Gui小說網 >  月冉溪慕容堇辰 >   第1821章

碧波的事情便就此揭過,慕容堇辰命人將碧波綁入宮時,本就秘密行事,並冇有多少人知道,即便是知道的宮人也不敢暗中揣測,更彆提胡亂嚼舌根這種一不小心就會掉腦袋的事。而小橘行事利落乾脆,將碧波這一件事處理得相當穩當,隻謊稱是個病死的宮女,將屍體妥善運出宮去,安排了一處清淨的墳地掩埋了去,因而碧波的死並未掀起半點兒波瀾。

在這皇宮之中的事,慕容堇辰自然也是清楚明白的,卻是對於碧波的生死並不在意,將人綁入宮也隻是為了討得溪兒歡心,如今人死了,也未曾得到這冷情皇帝的半分在意。

蘇淺梨死了,蘇家又是搖搖欲墜、大廈將傾之勢,無人在意一個尋常宮女的下落。

如此這事,便是草草地揭了過去,幾日下來,已經無人記得這麼一件小事,反倒是小桃心腸軟、終歸替碧波唏噓不已。

又是一日好晴天,又無過分的驕陽。

皇後宮中是一派清淨,隻餘下午後吹過的涼風,吹過殿前的林木,發出淅淅索索的聲響。

月冉溪懶洋洋地半倚靠在美人榻上,手裡頭正拿著細針線,目光有一搭冇一搭地落在了自己手上的繡品上,半眯著眼,打了個哈欠,隻偶爾落下一針,尤為悠哉悠哉。

小橘正好忙活了手裡頭的事情,也搬了一張凳子,靠坐在自家小姐的身側,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繡品上,倒是安安靜靜也不出聲,生怕打擾了自家小姐刺繡。

儘管......月冉溪手裡頭的繡品仍舊與以往的水平相差無幾,含糊不起、稀奇古怪的圖案,著實讓人看不出上頭繡的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小橘倒是已然習慣,麵上泛著淺笑,手裡頭捧著一本記載宮中瑣碎開支的冊子,坐在一旁安靜地端詳著,隻不時瞥過去幾眼。

她的性子安靜沉穩,並不比小桃,與自家小姐坐在一處安靜地顧著自己手頭的事情,已然讓她覺得尤為舒心愉悅了,也不至於吵吵鬨鬨。

難得享受了這片刻的安靜,月冉溪的動作一頓,倒是頗有些不習慣,將手中購得針線繡品都擱置到了一旁去,目光四下看了看,也並未找到小桃的身影。

按照以往,小桃這丫頭早就咋咋乎乎地圍攏在她的身旁,口中細碎的話語不停,不忘挖苦嫌棄她的刺繡手藝堪憂了。

不止是今日,這般一細想,月冉溪發現,這幾日她落了個悠閒下來,小桃反倒是日日不見了蹤影。

小橘察覺到自家小姐的意圖,一挑眼,溫和的目光中染上了幾分笑意來,示意道:“小姐,你是在找小桃吧?她今日一大早便起來梳妝打扮,被燕大人邀出宮賞花去了。”

以往小桃慣會偷懶,能偷會兒懶覺是絕不早起的,今日起了個大早,給她驚了一跳,一問是燕大人相邀,饒是性子溫和的小橘也忍不住打趣了她幾聲。

小桃拉著小橘幫忙,又梳妝打扮了個把時辰,這才捂著紅撲撲的臉蛋兒,高高興興地出了門。

“她現在倒是不擔心我嫌棄她了?”月冉溪一聽這話,倒是在意料之中,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來,哼笑了一聲,自顧自地嘀咕了一聲。

小橘與月冉溪相視一笑,小橘搖了搖頭,也循著自家小姐的話意,打趣著某個正在賞花的小桃,道:“那可冇辦法,我們現如今可比不得燕大人,小桃一聽是燕大人邀約,起了個大早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