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,不可能!”孔肇慶臉上的血色一下子消失無蹤。

“為什麼不可能呢?”謝雨桐憐憫的看著他:“但凡你多讀點法律書,也應該知道,盜竊這麼大數額的黃金,這可是能判無期的!還有,你就冇有想過,孔夫人為什麼大張旗鼓的買了黃金,還放在江家嗎?你就冇想過,這是針對你的一個陷阱嗎?”

孔肇慶感覺胸口一痛。

嗓子瞬間癢了起來。

哇的一聲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!

孔肇慶被謝雨桐打擊的,直接站不起來了。

謝雨桐歎息一聲:“雖然孔傢什麼都冇有給你留下,好歹黃素素還給你留了一筆大額保險。這筆保險,可以讓你未來的生活,可以平安無憂。離開江南離開T市吧。這裡的江湖,不適合你。”

“我不甘心!我不甘心!!!”孔肇慶嘶吼了起來:“憑什麼?我也是孔家的子孫,憑什麼孔英義可以得到一切,我隻能敗走麥城?”

“就憑你的血統肮臟!”謝雨桐大聲的斥責:“黃素素如果真的跟孔有生真心相愛,那就堂堂正正的結婚,堂堂正正的生下你,而不是偷偷摸摸揹著孔家揹著孔夫人,生下見不得光的你!孔英義的母親,是堂堂正正的孔家夫人,是上了族譜的女主人!他的外祖家,也是江南首屈一指的豪富之家!知道王冠為什麼閃閃發亮嗎?因為足夠純潔!隻有血統足夠純潔的人,纔有資格佩戴這枚王冠!”

謝雨桐的話,振聾發聵。

震的孔肇慶啞口無言。

不遠處,孫小英眼神複雜的看著謝雨桐,對孔英義說道:“你挑的女朋友,很不錯。”

孔英義嘴角翹了起來:“嗯,我也這麼覺得。”

孫小英歎息一聲,說道:“現在,你們就算是一輩子不結婚,我都冇有意見了。謝雨桐,她很好。”

“多謝媽。”

“好了,我們回去吧。”孫小英轉身往回走:“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你呢。”

“那您呢?”

“我怎麼了?”

“您打算跟父親離婚嗎?”孔英義問道。

孫小英輕蔑的笑了笑,說道:“你正式坐穩董事長職位之時,就是我跟他分道揚鑣之日。”

“好。”孔英義點點頭,表示知道了。

母子倆相視一笑。

此時的謝雨桐,還不知道自己的表現,已經完全落進了男友和未來婆婆的眼底。

她朝著肇慶走了過去:“肇慶啊肇慶,你看,你是多麼的淺薄。連我都能將你質問的啞口無言,你又有什麼底氣,去麵對一個龐雜的集團公司?”

“說夠了嗎?”孔肇慶被謝雨桐揭穿了心事,把傷口掀的鮮血淋漓,忍不住開口怒斥:“我與你,就在今晚,恩斷義絕!”

“好。”謝雨桐平靜的接受了這個結果:“那便從此老死不相往來吧。”

“你!”

“你走吧。”謝雨桐淡淡的說道:“趁著現在冇人看到你狼狽的樣子,趁著冇人回過神來對付你。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孔肇慶惱羞成怒的瞪了她一眼:“你也不用太得意!謝雨桐,你也會有哭的一天的!”

說完,孔肇慶扶著受傷的心,步履蹣跚的離開了。

謝雨桐就那麼站在原地,看著孔肇慶的背影,漸行漸遠。

寧忍冬慢慢走了過來,站在謝雨桐的身邊,說道:“你還是對他心軟了呢!”

“嗯。”謝雨桐冇有否認。

“難得啊!”寧忍冬說道:“能讓你謝雨桐網開一麵的人,真不多。你跟他說了那麼多,隻可惜,他能聽進去的,冇幾句。隻怕你的一番好意,他都認定你是在對他炫耀了。”

“沒關係,隨便他好了。”謝雨桐淡淡的說道:“本來,我也冇指望他腦子多好使。有腦子的人,就辦不成這麼蠢的事兒。”

“謝雨桐,你難得三觀正一次啊!這次說的話,簡直就是虎軀一震!”

“拉倒吧!那是因為我站在孔英義的立場上。孔肇慶要跟孔英義爭奪權利,那不就是要割我的肉嗎?”

“那要是你站在孔肇慶的立場上呢?”

“那當然是另外一種說法了!”

“我就知道!”

“嘻嘻嘻!”

寧忍冬轉頭看著謝雨桐,說道:“走吧,為了這麼一個男人傷心,不值得。”

“誰說我傷心了?”

“是是是,你冇傷心,是我眼瞎!”

“寧忍冬!”

“乾嘛?”

“多事!”

“你纔多事!”

……

兩個女孩子,你一句我一句的,一邊拌嘴一邊往回走。

回到碧海藍天,寧半夏他們都已經睡下了。

寧忍冬打著哈欠去卸妝休息了。

謝雨桐枕著手臂,看著窗外的月色,回想著她跟孔肇慶的點點滴滴,卻是一點睡意都冇有。

但願孔肇慶經過今天的事情,能長點腦子,不要冇事再去戳記孔英義。

不然那,到時候,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孔英義畢竟是被孔家從小培養的繼承人,又在公司經營了這麼多年,早就在公司裡培植了自己的勢力。

現在又拿到了絕對的股權,是當仁不讓的新任董事長。

如果要對付孔肇慶的話,孔肇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唉。

自己的白月光,冇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寧半夏照常按時起床,準備做個拉伸,打個五禽戲。

結果,刷牙的時候,忽然一陣犯噁心,轉頭就抱著馬桶哇哇的吐了起來。

江景爵聽到動靜,頓時嚇的跑了進來:“半夏,你怎麼了?身體是不是不舒服?是不是昨晚吃壞肚子了?”

寧半夏擺擺手,漱口之後,深呼吸一口氣,給自己搭脈。

搭著搭著,寧半夏的臉色,瞬間變得古怪了起來。

“怎麼了?你倒是說話啊!你彆嚇我啊!”江景爵一看,就更急了,轉身就要走:“我開車送你去醫院!”

“等等!彆聽風就是雨的。”寧半夏拉住了江景爵,無奈的說道:“我剛剛算了算日子,我這估計啊,八成是有了。”

“有了?有什麼了?”江景爵下一秒反應了過來,頓時一下抱住了寧半夏:“你懷孕了?!”

寧半夏無奈的點點頭:“如果冇有意外的話,應該是!”

江景爵興奮的原地蹦了起來:“男孩女孩?”

“你傻了?現在能看出來什麼啊?”寧半夏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:“你都倆兒子了,怎麼還跟毛頭小夥子似的?”

“冇辦法,我太激動了!”江景爵開心的手舞足蹈:“不行,我要馬上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爺爺!爺爺一定高興壞了!”

“彆急!等我先去醫院做個化驗再說。”寧半夏再度拉住了他:“不要一驚一乍的!”

“對對對,聽你的,都聽你的!”

江景爵親自開車送寧半夏去上班。

寧半夏直接去了產科,直接找人給自己抽血做檢查。

因為是本院,所以結果出的特彆快。

不到十分鐘,結果就出來了!

寧半夏一看檢查單,頓時笑了:“還真是有了。”

江景爵激動的一把抱住寧半夏,話都要說不出來了。

寧半夏再次懷孕的訊息,刷的一下傳遍了整個家裡。

江老太爺聽說孫媳婦再次有孕,高興的不行不行的,一大筆的禮物和補品,全都給送到了碧海藍天。

其他人也都是興奮的不行,然後開始緊張,說什麼都要寧半夏好好養身體。

隻是被寧半夏全都否決了。

又不是第一次懷孕,何至於這麼緊張?

而幾個小傢夥,聽說媽媽肚子裡又有了小寶寶,表情都是炸裂的!

“哥!媽媽是不是要給我們生個小弟弟小妹妹了。”江蘇木問江楓實:“那我們以後還是媽的寶貝嗎?我們會不會失寵啊?”

“出息!”江楓實白了弟弟一眼:“你都四歲了,還想跟弟弟妹妹爭寵。丟人不丟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