樹下的石桌旁,一抹白色的身影正趴在那裡,白影周圍的地上全是喝空的酒瓶。

我,“......”

還真如之前靳香和訛獸所說,褚今許成了一個醉鬼,成天喝酒,就冇有一刻清醒過。

現在看到那抹醉臥在樹下的白影,我的心情突然變得複雜,甚至腳步都邁不動了。

許是我上來時的腳步聲有些響動,那抹白影動了動。

“送酒來的麼,過來吧。”

褚今許熟悉的聲音響起,帶著沙啞和冷漠。

還喝還喝!

天天喝,就算不是人類身體也受不了吧!

這男人特麼的喝了幾十年!

我深吸了一口氣,對念念說道,“念念,走,跟媽媽一起去見你爸爸。”

念念狠狠的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。

褚今許背對著我,似乎醒了又似乎冇有,隻是身體支起來了。

“把酒給我。”

我看著褚今許風姿不減的背影,即便是醉醺醺的,也難掩他渾身宛如謫仙的氣質。

我不由又想到了在雲頂之上的少年褚今許,在我走了之後,他又是怎麼獨自度過幾千年的。

而麵前的這個褚今許......

在我消失的幾十年裡,日日買醉…心裡又是如何度過的?

“褚今許,我回來了。”

褚今許那慵懶的身子在聽到我的聲音後突然狠狠一怔。

在沉吟了許久之後,褚今許失望的聲音喃喃響起,“最近幻聽越來越嚴重了,竟然又聽到了笙笙的聲音......”

我,“......”

我直接繞過褚今許走到了褚今許的麵前,“褚今許,你抬頭看看我,還認不認得我是誰?”

褚今許抬眼看向我,眼眸失神,“今天還真是奇怪,不僅幻聽,連幻覺都出現了。”

“可即便是幻覺,我也想多看幾眼......”

“笙笙......”

“笙笙......”

看到褚今許如今的模樣,我是又心疼又氣憤。

我在褚今許的對麵坐下,伸手握住他要去拿酒瓶的手。

“褚今許,你摸摸看,看看究竟是幻覺,還是真實的。”

當我的手觸碰到褚今許的那一刻,他的手瞬間反握住我的手。

與此同時,他那雙總是醉酒迷/離的眼神驀然瞪大,隨即抬眸死死盯著我,不等我反應過來,他一把將我扯進懷裡緊緊的擁著我,這一刻,他想把我融進他的骨血裡。

“笙笙?”褚今許的聲音顫抖得不成樣子。

我回擁著他,“是我,我回來了。”

褚今許的臉狠狠的埋進我的頸窩,很久都冇有動。

“不是......幻覺......”

“不是幻覺。”我肯定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