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展白出行照例是帶了麵具出行,隻是這次出行和之前不同的是,他好像有心事,全程一直沉默不語。

車子在醫院大樓停車場停下,季展白被保鏢推下車,直奔病房。

慕清池以為季展白這次來醫院是要做檢查,冇有想到壓根不是那麼回事。

季展白冇有去檢查身體,而是讓保鏢推著去了急救室。

急救室門口守著兩個保鏢模樣的人,還有一箇中年婦女。

看見季展白過來馬上迎上來,恭恭敬敬的問好:“少爺!”

“人現在怎麼樣了?”季展白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“在裡麵做手術,醫生說是闌尾炎,少爺您不用擔心。”

季展白哦了一聲,雖然看不清他臉上表情,但是慕清池明顯的感覺到他和來醫院的路上相比心情好了許多。

裡麵急救的人到底是誰?看季展白的樣子好像很重要啊?

慕清池在心裡暗暗揣測著,在外麵等了半個多小時,急救室的門開了,醫生推著病人走了出來。

看清楚被推著的人的臉,慕清池嚇得倒退了一步。

慕清雅!竟然是堂姐慕清雅!

季展白怎麼會認識慕清雅的?他這樣的身份完全不可能和慕清雅有關係啊?

不會是他懷疑自己的身份讓人查到了慕清雅頭上吧?

如果是這樣他且不是馬上就會知道自己身份了?慕清池心裡七上八下,慌得不行。

而季展白卻冇有注意到她,吩咐人把慕清雅送進了病房。

季展白被保鏢推著進入了病房,慕清池冇有跟進去,站在門口焦慮不安。

現在怎麼辦?要是慕清雅醒過來發現自己對季展白指明一切,她且不是成了待宰的羔羊了?

她要不要現在就逃走?

可是逃能逃到哪裡去?隻要慕清雅指明一切,她的身份,她所有的秘密都會暴露出來,以季展白的能力會很容易找到她的。

還有那個和她交易的麵具男,到時候事情敗露麵具男會不會對父母動手以絕後患?

慕清池想到這些臉色越發的白了,她把目光看向病房,見季展白坐在病床邊正凝視著床上昏睡的慕清雅。

他整個人明顯的和之前不太相同,身上少了淩厲的氣勢,也冇有生人勿進的感覺,而是給人一種非常溫柔的感覺。

溫柔這個詞從腦海裡冒出來慕清池愣了一下,又往裡仔細的看了看。

冇錯,季展白此刻展現出來的的確是溫柔,不會是他喜歡上慕清雅了吧?

腦海裡冒出這樣一個想法,慕清池自己都嚇一跳。

慕清雅長得漂亮,身材也很火辣,季展白喜歡她好像也說得過去。

隻是她們是怎麼認識的?這好像說不通啊?

慕清池滿臉複雜的看著裡麵的季展白和慕清雅,心裡糾結到極點。

慕清雅一直在昏睡,冇有醒來的跡象,季展白接了一個電話冇有再呆下去。

一行人離開了醫院,上車後慕清池心裡吊著的石頭暫時落了地。

她坐得裡季展白遠了一些,腦子亂鬨哄的,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讓她擔憂害怕起來了。

季展白對慕清雅的態度太不一樣了,隻要她在季展白身旁就不可避免和慕清雅見麵吧?

以她對慕清雅的瞭解,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戳穿她的身份的。

她要不要對季展白坦白自己的身份?

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