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隻是秦良玉被驚動了,連同龍玥和龍刑等人,也感受到了天象的異常,而且,那股蓋世的威壓,還越發的強烈起來。

而且隨著這股威壓蓋世而來,整個地球也隨之震動,天空中烏雲滿天,天雷滾滾,無數粗大的閃電,直擊地麵!

如果不是帝墟已經開啟了護山大陣,恐怕連帝墟都難以保全!

一道道天雷和閃電,儘數擊打在了護山大陣之上,連大禹鼎都發出了一陣陣的嗡鳴之聲!

出現瞭如此恐怖的天象,絕對足以震驚整個域外了!

一旦天然的屏障被諸天神界攻破,那麼,對於整個地球來說,都是毀滅性的災難!

但此刻,諸天神界的一角,已經穿過了天然屏障,直入域外,甚至域外之人,已經可以看到那片大陸,橫陳在虛空之上了!

此時此刻,無論是皇族,還是一般的世家,即使連魏地和趙地的眾人,也都在惴惴不安!

或者說,此刻已經是人人自危了!

域外已經同諸天神界對抗了數萬年之久,但此刻,卻被對方攻入了域外,那隻能說明,前線已經兵敗如山倒了!

如果說那些上古時期的老怪物早些出山的話,舉許域外還有一搏,可如果他們遲遲未能出山,那結果就是域外被諸天神界屠殺殆儘!

此刻,那些隱世數千年,甚至上萬年的老怪物們,幾乎成了所有人最後的希望!

隨著一道道銀輝灑下,大地之上,也陡然升起了一道青色的屏障,這幾乎就是地球最後的抵抗了!

緊接著,在眾人注視之下,兩道氣息,直接對撞在了一起,一時之間,天地氣象隨之一變!

似乎整個世界,都將在下一秒崩潰了一般!

無數大山,紛紛倒塌,無數江河,都掀起了萬丈波濤,大海之上,更是海嘯頻發!

無數火山,幾乎都在同一時間甦醒了過來,沖天的火光,綿延萬裡,無數曾經的世外桃園,此刻,都化成了火海!

而紅印傲然立於天淵之中,冷冷的看向外界!

隨著他的一聲輕喝,無數銀輝紛紛向他的體內彙集而來!

這些銀輝在融入紅印體內的同時,一股被壓抑了數百年的氣息,突然爆發開來!

這一刻,紅印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,周身的氣息暴漲了數倍,實力也隨之接連攀升!

“那個人竟然是紅印?難道他一直都在藏拙?”

“不可能,紅印絕不可能隱藏實力!”

“或者說,他來到地球之後,受到了某種壓製?!”

不隻是其他眾人都在議論紛紛,連魏無忌和龍古二人,都將目光投向了萬裡之外的紅印身上。

“龍老將軍,難道此人一直都在藏拙?”魏無忌眉頭緊鎖的開口說道。

之前的紅印已經足夠恐怖了,在他看來,紅印的潛力,絲毫不弱於蕭戰!

而如今,他已經大有超越蕭戰之勢了!

龍古看到眼前的一幕,也略顯震驚的道:“看來傳聞果然不錯,百多年前,就有人曾經預言過,此人他日必將成為域外的心腑大患!”

“想不到,這麼快就應驗了!”

“哦?他將會成為域外的心腑大患?那當時為何不將之鏟鋤?!”魏無忌極為不解的說道。

此時此刻,紅印的氣息已經蓋壓天地了,讓這樣的人留在域外,豈能不出變故?

“他是宇外一方勢力的繼承人,或者說,是一方天地的主宰,因此,想殺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!”

“再者,域外的高層裡,也有不少叛徒,他們早已經與紅印達成了某些利益聯盟,想殺紅印,首先連他們那一關都過不雲啊!”

“隻是可惜,我們域外根本找不出任何一個,能與之比肩之人,不隻是年輕一代,連我們這些老朽,也冇有一人能與之相比啊!”

龍古無奈的歎息了一聲道。

他的話絕非是危言聳聽,如果不是因為帝俊活著的時候,加固了那道天然的屏障,阻擋住了一半以上的宇外大軍,恐怕域外早已經不複存在了!

而當年姬發為了一己私慾,暗算了帝俊,令帝俊英年早逝不說,在帝俊死後,那些曾經追隨過帝俊的強者,也紛紛隱世了!

自此,宇外戰場的屏障也就根本冇人過問了。

否則,諸天神界根本不可能衝破屏障,殺入域外!

“精血池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九百童男和九百童女的精血,隻待你將之吸納之後,快速提升實力了!”龍古淡然的說道。

“什麼?九百童男,九百童女?!”魏無忌不禁愕然。

“不錯!雖然他們都是我大魏的子民,但也正因如此,他們理應為了大魏的未來犧牲自己!畢竟亂世將至,如果你不儘快提升實力,我魏地將會陷入被動!”

龍古扭頭看向了魏無忌道。

即便龍古的實力再強,也無法與戰國四大公子相比!

魏無忌隻是境界不濟,卻不是天資不足,相比於龍古,魏無忌隻要得到恰當的機緣,進步速度,將遠非龍古可比!

“唉!可歎了那些童男童女啊,他們畢竟都是我們大魏的子民!”

魏無忌狠狠的握了握拳頭!

當年,始皇帝一掃**之時,魏無忌曾經率令魏軍,拚死抵抗!

但最終,還是因為魏國人口太少,兵源匱乏,終究雙拳難敵四手,被秦軍團團圍困,魏無忌萬般無奈之下,隻得拋下魏國的將士,逃進了域外!

如今,再讓他以童男童女的精血提升實力,魏無忌的心裡,真好似刀絞一般!

“成大事者,不拘於小節!隻要保住魏地,那些童男童女的血便不會白流!如果魏地失陷,那將是成千上萬的生靈,慘遭屠毒!”

魏無忌最終也隻能長歎了一聲!

眼看域外與諸天神界的最終決戰即將來臨,他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,先提升自己的實力,纔是王道!

隨著無數銀輝灑落,夜魔天腳踏虛空,手握巨劍,直奔域外飛來!

而他的目標,正是孔家所在的東域!

此刻,孔家數位聖徒儘出,一道道金光照耀萬裡,無數上古天卷當空展開,守護著孔家廟院!

但就在孔家全力自保之際,地府卻戰據了大風城以北的數十座大城,進一步壓縮了孔家的勢力範圍!

這可以說是孔家自食了惡果!

若非子產相助,單以紅印一人之力,根本無法打通屏障,諸天神界更不可能破開屏障,直入域外!

此時此刻,子產也一步踏出,來到了虛空之上,與夜魔天對麵而立!

“降者免死!”

夜魔天揹負著單手,一副君臨天下的氣勢,踏著一道銀華,直奔孔家而來。

在眾人詫異的目光注視下,子產順從的低下的頭顱,衝著夜魔天抱拳一拜!

顯然,他們之間早已有了交易,而代價就是孔家屈服於夜魔天,向諸天神界投誠,夜魔天則代孔家出手,將地府奪走的地盤,重新還給孔家!

但自此,孔家也將成為夜魔天身邊的一條忠犬!

“嘶!”

眼看夜魔天直接掠過了孔家老宅的上空,直奔被地府所占的那十幾座大城而雲,各方勢力,都發出了一聲驚歎!

難道說,宇外還要代孔家攻打地府不成?!

“蕭先生,你看!”秦良玉用手一指夜魔天的方向,駭然的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