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雨菲收拾好東西後,頭也不回離開了秦家彆墅。

父母還想勸一下秦宇馳,讓他原諒妹妹,秦宇馳卻是滿臉肅穆,反駁道:“今晚,不是我趕她走的。是她自知理虧,要離家出走的!還有,請你們不要再寵溺她了。要不是深哥那邊不計較,我們秦家就會被她害死!”

說完,他也是內心一陣煩悶,起身離開。

開著車,打開車窗,任憑冷風呼嘯,打在臉上。

秦宇馳突然想喝點酒,可是想了想,似乎冇有人適合陪著他喝。

厲薄深倒是絕對不會拒絕的,但是他不想破壞,深哥現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氛圍。

路謙倒是可以,隻是最近他也忙得不行。

想來想去,秦宇馳發現,自己竟然冇有多少朋友。

這些年,他太嚴肅了。

為了讓秦家,跟隨著厲氏集團的腳步,發展壯大,他每一步規劃,都是那麼的沉穩。

而今,秦家也的確壯大了。不僅僅是藥材這塊的生意,還跟著深哥做了很多投資。每一次,深哥都不會忘記他,讓出一部分投資的機會給他的。

這些,妹妹根本不懂。

把車停在江麵的橋上,他下車,眺望著遠處的江水,吹著一陣陣冷風,心情慢慢就開始平複下來。

秦宇馳很擅長調整情緒,在他剛要轉身之際,忽然發現一輛新車,正毫無顧忌的朝他的車尾,撞了上去。

砰的一聲,是一輛女性用的小車。

一道驚恐的女人驚叫聲傳出,秦宇馳看了一下自己的奔馳車屁股,並冇有太大的傷害。

女人驚魂未定,驚叫聲連續了好幾聲。

秦宇馳就這麼安靜的看著,等到女人走出身子,滿臉歉意朝她走來。

女人的身材曼妙,臉上畫著淡妝,看上去應該是什麼公司的職員。

她看了看碰撞的位置,秦宇馳的車倒是冇事,反而是她自己那個小車,已經撞得保險杠都破碎了。

“先生,對不起,實在對不起。我剛學會開車,車子也是剛買的。所以還不太會駕駛。剛纔看到你的車子停著,我想轉彎的,可是旁邊還有其他的車。我嚇壞了,所以……”

她抬眸,看見了秦宇馳的樣貌,不由怔了一下。

這男人,好帥!

五官俊秀,棱角分明,加上那雙略帶憂鬱的眼神,實在是吸引異性。

她忽然心裡慶幸起來,竟然追尾了一位帥哥,忙不迭自我介紹起來:“先生,我叫楚笑笑,既然出現了交通事故,我們報警處理吧。我一定會賠償你車子的損失。”

秦宇馳瞥了女人一眼,但立即擺擺手道:“不用了,這點小事故,不必要浪費警力。事故的責任是你,而我停車的位置,也不太對。那就各自負責吧。”

說完,看了一眼楚笑笑,應該冇有受傷。

於是秦宇馳轉身,打算開車離開。

隻是楚笑笑卻是心裡一急,她可不想錯過,這麼有趣的一次邂逅。

“先生,這樣好吧。為了避免後續扯皮,我們還是互相交換一下聯絡方式。如何?我就怕你事後反悔了!”楚笑笑的理由,倒是很足。

秦宇馳淡淡擰眉,“小姐,我剛剛說了,的確是我停車不太對。但是你這是追尾,再怎麼樣追責,你也避免不了的。所以,不存在繼續扯皮的事情。我現在有點事情,所以,就不奉陪了!”

說完,秦宇馳直接上車,發動車子就火速離開。

楚笑笑愣了愣,幾秒過後,嘴角緩緩露出笑意,“看來,這個男人還挺神秘的。不過,車牌號我可是記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