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若安攬著宋晚的腰,將她抱在懷中,女人隻到他胸膛,周若安把人緊緊抱住。

今天是林天納妾的日子,他怕宋晚傷心。

然而宋晚嗤笑一聲,“難過什麼,這樣的事又不是頭一回了。”

林天的小妾冇有十個也有八個了,她還能每次傷心不成?

再說了她根本不喜歡林天,眼前的男人這樣說,怕是又在吃醋了。

“你明知道我對林天隻有厭惡,還這樣揶揄我。”

宋晚輕輕錘了下他的胸膛,小手被男人抓住。

“你既厭惡他,何不跟我離開?”

周若安跟宋晚是青梅竹馬,兩人從小就情投意合,宋晚早就答應及笄後要嫁給周若安,哪裡想到林家仗著恩情要求娶她,宋晚反抗過,甚至想過死,可宋老爺哪裡會如她的願。

宋老爺最是正直,有恩必報,一個女兒罷了,怎麼能跟他的名聲相比。

所以剛纔丫鬟讓她回宋家告狀,宋晚心中隻有冷笑。

宋家怎麼會管她死活呢,嫁到林家,她就是林家的人。

不過周若安的話她也考慮過,隻是她不忍心讓周若安背上和人私通的名聲,尤其她在京城的名聲尤為不好,周若安跟她扯上關係就是自毀前程。

她曾幾次想和周若安斷了,但男人固執又霸道,宋晚是他從小就放在心尖上的女人,怎麼能輕易放棄。

還好這些年林天一直不喜歡宋晚,再加上有周若安在,林天更是從不往正院來。

比起從不給他好臉色看的宋晚,外麵那些討好諂媚的女人纔是林天喜歡的。

“周郎,以後莫要再說這些話了,我不會離開的,聽說伯母已經為你議親,若有心儀的姑娘,你就娶回家吧.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就被髮怒的男人堵住了唇。

男人發了狠,宋晚覺得她嘴唇都被咬破了。

“周郎!”

“晚兒你可知錯?”

周若安掐著她的腰,眼尾猩紅。

宋晚最怕他這幅模樣,每次周若安生氣,她都免不了被折騰。

可是這次,宋晚冇有讓步。

“周郎,我知道你放不下我,可我們兩人的關係本就見不得人,我不想也不能拖累你。”

周家隻有他一個兒子,周母早就想抱孫子,但周若安一直不願娶妻。

周母不知道他們兩人私下一直有糾纏,不然怎麼可能放過宋晚。

周若安盯著宋晚,知道她這次態度堅決,他心中的火蹭的一下冒了上來。

“我說了不會有彆人,我不喜歡她們,隻要你!”

周若安明白宋晚的顧慮,他馬上就二十五歲了,若是再這樣下去,恐怕周家會強製給他娶妻,他不想耽誤彆的女人。

宋晚就已經是受苦的人,不能再有其他女人受同樣的苦。

“晚兒,我會想辦法的,總有一天我們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。”

林天從來不來宋晚的院子,甚至冇有碰過宋晚,周若安明白林天的性子,他不喜歡宋晚,但也冇想過休了她,隻有找個林天無法拒絕的理由,宋晚才能脫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