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不等這些毒蜂族人反應過來,楚烈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,一道道雷電隨著從楚烈身上向外蔓延出去。

一隻隻毒蜂族人如同下鍋的餃子一般,迅速的落在地上。

而楚烈則是伸手直接抓住之前這群人中領頭的那隻毒蜂族人。

“告訴我你所知道有關於那個蟲巢的所有資訊,不然我會殺光你的種族。”

楚烈語氣平靜,就像是在說一句再普通不過的小事。

這毒蜂族人顯然有些硬氣,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楚烈,“你誰也殺不了,因為他們就要到來了,你將麵臨死亡,你將麵臨我們蟲族的責罰。”

楚烈皺起眉頭,手掌用力,將其身體直接捏爆。

與此同時,楚烈抬起頭,一道肉眼幾乎看不清的流光向著這座星球迅速落下。

那是一艘飛船,而且應該是蟲族的飛船,他們應該是為了那枚蟲母的蟲卵所來。

這件事情恐怕會越來越麻煩,這裡恐怕不能多待了,待的時間越長,這裡恐怕會越危險。

楚烈冇有猶豫,直接登上飛船離開。

也就在他離開的時候,楚烈之前所看到的那艘飛船隨著降落。

說是飛船,但實際上更像是一隻巨大的蟲子,隻不過這艘蟲子可以在宇宙中飛行,甚至於比之飛船還有著許多飛船都冇有的優點。

這隻蟲子的嘴巴打開,隨後從裡麵走出數隻蟲族。

如果楚烈在這裡的話,就可以看到這些蟲族和那隻中子星境界的蟲族強者是一個種族。

楚烈的猜測明顯是對的。

而在這個時候,人族這邊終於開始離開那座神秘星球,回到滄海星。

這近乎一個月來,楚烈一直都在小世界中監督著綠色能量的研究。

雖然依舊還無法真正破解這綠色能量本身的含義,但是楚烈已經可以將其進行短時間的利用,比如說恢複極重的傷勢。

並且保證不會傷害到楚烈自身,這在某些戰鬥的時候無疑會起到極大的作用。

至於蟲母,已經完全在這裡安定下來,同時開始大規模的進行產卵。

以小世界現在的程度,現有的生物已經開始算的上是充盈了,所以楚烈最好短時間內再去找到一些碎玉,用作小世界的提升,否則日後小世界恐怕真的冇有餘力來存在更多的生物。

不過楚烈倒也不是十分著急,他可以肯定之後在潘格思統領的寶庫中,必定可以找到一些碎玉。

碎玉本身不顯,而是經常融合餘其他的東西,構建成某種寶物的形狀。

而這些寶物又多數被用於收藏,因此在某些藏有某些寶藏的地方,楚烈都可以找到一些碎玉。

隻是隨著回到滄海星之上,楚烈必須要小心一些人,比如說亞克斯,還有三皇子。

【話說,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,咪咪閱讀,wwwmimireadcom??安裝最新版。】

許多人不但對他有著敵意,更是有著能夠殺了他的實力,比如說三皇子本身的勢力。

唯一的好訊息就是他的實力足夠強,以及足夠多的底牌。

麵對一次次的殺機,楚烈不但不會受傷,反而會越來越強。

之前楚烈他們來到這邊的時候花費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而這次回到滄海星卻僅僅隻用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。

這是因為潘格思統領的戰艦有著獨立打開蟲洞的手段,這使得艦隊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想要到達的目標。

而就這種能力,整個天卡斯帝國實際上也僅僅隻有兩艘艦隊能夠做到。

從這裡也足可以看出潘格思統領的強大之處。

飛船落地,楚烈三人難得的再次聚在一起,大家一起放縱一下,同時也是商量下一步的動作。

楚烈本身冇有任何的目的,或者說他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在軍隊裡麵提升直接的話語權,爭取將來把地球劃歸為自己的治下。

但是不管是金銳還是穹,其來到這座星球本身就是有著自己的目的的。

“我來這座星球一部分是想要鍍金,而另一部分則是想要進入帝國密軍部。那是帝國最高級也是最秘密的軍隊,掌管著帝國絕大部分的職能和秘密。”

金銳隨意的說著話,似乎絲毫將這件事情當做什麼秘密。

至於穹,他的回答則是要猶豫一些。

“我來到這裡是因為我師傅的命令,我師傅要求讓我來到這邊,至於要求怎麼樣,他倒是冇有說明白。”

“我隻想要爬到更高的位置,然後做某些事情。”

楚烈也隨著說出他自己的想法。

兩人看了楚烈一眼,原本他們以為楚烈的目標會極有意義,然而卻冇想到楚烈回答的如此簡單。

“如果你想要在最短時間內爬到最高的位置,那麼最好的道路就是和我一起。我保證帝國密軍部是整個帝國中晉升速度最快,同時也是權利最大的部門。”

金銳伸手拍了拍楚烈的肩膀語氣調侃道。

楚烈點點頭,“好啊,不管去哪裡,我隻想要最短時間內能夠爬到掌管一個星球的地位上。”

楚烈的這句話讓金銳和穹對視一眼,兩人對於楚烈的目的似乎已經有所猜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