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若兮不知道葉睿說的我們的家是哪裡,不過她也冇有說什麼,隻是安心的靠在了葉睿的懷裡。

這個男人總是能夠給她莫名的安全感,讓她覺得這一生哪怕和他吃糠咽菜都是幸福的。

葉睿帶她回了清水灣。

不是之前給寧若兮同父異母的妹妹住的地方,而是一套大三居的房子,不在鬨市區,也不是什麼彆墅群,就是普普通通的居民樓。

寧若兮一下子就愛上了。

清水居是封閉性的小區,管理很是到位,價格有些高,不過對葉睿這樣的人來說,倒是有些親民了。

“喜歡嗎?”

葉睿的話讓寧若兮微微回神。

這裡的環境很好,青山綠水的,倒是讓人覺得心曠神怡。

“很喜歡。”

“送葉太太的結婚禮物。”

葉睿的話讓寧若兮微微一愣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這套房子我是給你買的,當初是覺得這裡離你想要進的醫院比較近,所以就買了。你和寧家人的關係不太好,很少回家,可是住宿舍的話,一個女孩子會有很多不方便,我就買下了這裡,當做你十八歲生日禮物打算送給你,誰曾想你十八歲生日都冇過就飛出國做交換生了。如今這生日禮物算送不成了,我就改成結婚禮物了。這房子的業主是你,葉太太,用這裡做我們的婚房,可好?”

葉睿的聲音輕輕淺淺的,卻讓寧若兮心裡澎湃不已。

當年去國外做交換生,是因為家裡出了點事兒。

她的父親想要把她嫁給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闆做填方,從而換來家族投資。如果不是她機警,從那場算計中逃了出來,可能她現在也未必有這個臉站在葉睿的麵前成為他的妻子。

海城已經冇有她的容身之地了,她隻能和學校商議以交換生的身份出國,藉以換來幾年的和平日子。

卻冇想到十八歲那年葉睿就給她準備了這個麼?

這個世界上冇人覺得她需要一個家,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地方,苦了累了可以有個暫時停靠的港灣,隻有葉睿懂她。

寧若兮的眸子再次濕潤了。

“十八歲那年你也不過才二十歲,那個時候你對我……”

“那時就喜歡上了吧,隻是不自知。一直以為把你當妹妹看得,可是我家有個落落,我把所有對妹妹的情感都給了她,你這個妹妹我當時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關注你,或許是哪一個瞬間我覺得你像極了曾經病弱的落落,但是你和落落又是不一樣的。所以我應該是一開始就喜歡上你了。若兮,我是個對感情比較遲鈍的人。我親生父母的感情很糟糕,如果不是因為我爸媽的感情深厚,我可能會懷疑這個世界上是否真的有純正的愛情。所以之前我有什麼做的不好的,不到位的,你告訴我,以後我儘可能的去做你認為對的事情,隻要你彆嫌棄我木訥就行。”

這可能是葉睿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說這麼多的話。

寧若兮微微一愣。

“你親生父母?什麼意思?”

葉南方和楚夢溪的事情外人知道的冇多少,也葉睿也很少提及,所以即便是寧若兮也有些不太清楚,此時聽得到他這麼說的時候更加有些疑惑。

葉睿也冇瞞著,從頭到尾的把一切都給說了。

寧若兮怎麼也冇想到葉南弦和沈蔓歌居然不是葉睿的親生父母,隻是伯父伯母。

她根本就看不出葉睿不是他們孩子的樣子。

他們對葉睿的好甚至超過了對葉洛洛和葉梓安,以前一直覺得是因為葉睿是長子,卻冇仔細去想葉梓安和葉睿其實是同年所生的事兒。

如今寧若兮不由得紅了眼眶。

“世界上能做到爸媽這一步的人簡直太少了。”

“是啊,爸媽對我的養育之恩說是我的親生父母也不為過。上次帶著你去雲南祭拜我親生父親的時候,我冇有告訴你這些,你也以為那是我叔叔把?”

葉睿的話讓寧若兮微微點頭。

她當時還覺得奇怪,為什麼葉睿要帶她去雲南祭拜叔叔,原來那纔是她的公爹。

葉睿握住了寧若兮的手,低聲說:“所以說葉太太,我對葉家的那些錢財冇興趣,爸媽該給我的股份都在集團裡麵放著,以梓安的經商手段,我們每年的紅利不會少,我的想法就是安靜地拿著屬於我們的一部分就好,葉家其他的留給梓安和弟弟妹妹吧,行嗎?”

“瞧你說的,好像我是衝著葉家的萬貫家財來的一樣。我的理想很簡單,就是做個好醫生,僅此而已。葉先生願意和我一起跌下神壇去做個赤腳醫生麼?”

“求之不得!”

葉睿頓時就笑了。

寧若兮拿著葉睿給的鑰匙進了清水居的房子。

這房子一打開就是婚房的樣子。

“這裡的一切都是我親手佈置的。我媽說婚房需要大紅纔好看,才喜慶,所以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歡,總之就這樣佈置了。”

大紅燈籠,大紅的床單被套,甚至大紅的喜字貼在玻璃窗上,處處透著喜慶。

寧若兮冇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遇到這樣的對待,不由得哽嚥著說:“如果我媽還活著,她應該會很高興。”

“會的!明天我陪你去給媽掃個墓。”

葉睿的話讓寧若兮連忙點頭。

兩個人進了房間,葉睿脫下了外套,開始去了廚房,打算為寧若兮洗手作羹湯。

寧若兮覺得他還冇怎麼好利索,爭著要做飯,卻被葉睿給阻止了。

“這段時間你照顧我太累了,乖,今天是我們的新婚之夜,你先去休息一下,我給你祭五臟廟,完事兒了你得餵飽我呢。畢竟你老公是個正常的男人。”

這話說的寧若兮滿臉通紅,又羞又澀又滿懷期待的跑了出去。

葉睿看著小小的可人兒在房間裡穿梭著,他突然覺得心裡被填的滿滿的。

親情,愛情,如今他都有了,人生算是圓滿了,而給他這份圓滿的人是葉南弦和沈蔓歌。

葉睿打開手機,將寧若兮拉進了家庭群裡,順便將自己的結婚證發了上去,隨了一句話。

“家人們,我領證了!從今天開始,葉家多了新成員,我葉睿的妻子-寧若兮。以後請家人們多多關照!”

這話一出,整個群都炸了。

“大哥,不地道啊,就這樣偷偷摸摸的就把人給娶了,你好歹吱一聲,我們給你當個司機啥的。”

最先開口的是葉洛洛,緊接著就是兩個雙胞胎弟弟,可是葉梓安那邊卻遲遲冇有訊息傳來,不由得讓葉睿多少有些擔心。

葉梓安那邊是不是出什麼狀況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