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這裡,清萱眉頭緊鎖,又瞥向夏辰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。

這個男人……是誰?

她從來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什麼天才,有的隻是努力和更加努力的人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這句話,她向來都是淡淡一笑。

而今天看到夏辰,她知道了,或許天才,還是存在的吧!

這個隻有二十多歲的男人,實力竟然如此強悍,強悍到麵對戴興都輕而易舉,甚至完虐戴興。

這雖然有些不可思議,卻也是事實。

瞬間,清萱對夏辰來了興趣,這還是她第一次對一個人感興趣。

“這……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除了清萱小姐,冇人能打敗我!”戴興呼吸急促,低著頭大聲念著,似乎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。

戴興的力量從小就驚人,十歲便比成人的力氣還大,十六歲的時候更是能推動三百斤的巨石,在錦江武堂裡,就是怪物的存在。

可是夏辰的出現,讓他曾經的這一切都崩塌了。

清萱無奈的歎了口氣,上前將戴興扶起:“彆放棄,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天才!缺的隻有翻天覆地的勇氣!”

戴興一震,感激的看著清萱,從地上站起來,不過麵對夏辰,他還是滿滿的不服氣。

夏辰有些無奈,攤了攤手:“怎麼?不服氣?”

就在眾人以為戴興會再次出手時,他居然麵對著夏辰,深深的鞠了一躬:“抱歉!之前是我的錯!我服氣,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!不過也隻是現在!”

夏辰淡淡一笑:“不打不相識嘛!我看好你哦!”

這話夏辰是出自內心說的,戴興這人他很欣賞和敬佩,他敢於接受事實,能屈能伸。

不過最讓他敬佩的還是清萱這個女人,居然一句話就讓戴興重拾信念,她到底有什麼魔力?

清萱暼了一眼夏辰,冇有朝著他走去,反倒是來到了李東海兄妹這邊。

“清……清萱!”李東海瞬間緊張起來,心臟砰砰亂跳,看來越發逼近的清萱,他低下了頭。

“你說有人欺負你們,是他嗎?”清萱指了指夏辰問道。

李東海眉頭緊皺,他也瞭解戴興的實力,隻是冇想到會這麼輕易的輸給了夏辰。

“嗯!”李東海點了點頭,但他明白,這個仇是報不了了。

清萱冇有說話,而是有些淡淡的失望。

“清萱姐姐,就是他欺負我,還打我!你可要為我報仇啊清萱姐姐!”李霜紅抬眼,哀求著說道。

清萱並冇有理會,甚至冇有看她,而是朝著夏辰走去。

“你是夏辰?”清萱直接開口問:“小婉是你治好的?”

夏辰眼中閃過一絲驚喜:“你們認識?”

“怎麼?你是怕我把剛剛對我說的話告訴她嗎?”清萱勾了勾嘴角。

“哪句?”

“你說……你要我成為你的女人!”清萱說的很淡然。

“這句啊!嗯,你說吧!我無所謂!”夏辰很是自信。

清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收回笑臉:“你膽子很大!”

“不大怎麼能把你這樣的女神弄到手?”夏辰攤攤手,說的有理有據。

“很好!”清萱眼神閃爍:“我開口,放過李家兄妹如何?”

這話一說出來,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聽她的語氣是在和夏辰商量?還真是稀奇,向來隻要清萱開口,那就是必須要辦!

可更震驚的是,夏辰居然拒絕了!

“不如何!我拒絕!”夏辰認真道?

什麼?冇聽錯吧!

這小子真是該死!太囂張,太太狂妄了!要不是打不過,真想弄死他!

“什麼原因?”清萱意外,卻也冷靜。

“他們惹了我,我就這樣放過?冇好處的事,不乾!”夏辰一擺手,不滿意的迴應。

“說說,你想要什麼好處?”清萱眯了眯眼,覺得夏辰還真是不一樣。

夏辰勾起嘴角:“好!我要你!”

清萱先是一愣,然後有些氣憤,不過還是強忍下來:“真夠囂張的!你知道我是誰嗎?隻要是我,就算蘇老爺子和劉老爺子開口,那也冇辦法!”

“嗬……那你知道我是誰嗎?隻要是我決定的事,天王老子來了,也攔不住!你真以為我囂張是因為那兩位老爺子?就算冇有他們,我依舊如此!”夏辰毫不懼色,死死的盯著清萱,大聲道。

這股強大的氣魄是怎麼回事?

兩人僵持不下,繼續對峙。

一個男聲打破了這樣的氛圍:“清萱?你和一個傻小子在這乾什麼?看樣子是被威脅住了?不會吧!我們天不怕地不怕了的清萱大小姐也有這麼一天?哈哈哈……”

聲音一響,立馬引起了所有人的目光,包括夏辰和清萱。

聲音的來源是一個年輕的男子,看起來溫文爾雅,長得也是帥氣逼人。

夏辰看著,眼睛立馬眯起,心中更是一陣驚濤駭浪襲來,不是因為男子,而是因為他身邊的兩個保鏢。

這兩箇中年男人居然是中級武家,和自己的等級一樣!雖然看不出是初期還是後期,但一定不簡單,看來自己是遇到對手了!

“這蠢小子可真夠倒黴的!看樣子是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了!”男子暼了一眼夏辰,不屑的說道。

夏辰並冇有說話,隻是眼神凶狠,露出殺意,投向男子。

“井瑟?你怎麼在這?這是我的事,你最好彆管!”清萱有些意外的看著男子,警告道。

“怎麼能不管?你可是我未婚妻啊!總不能看著你被欺負我袖手旁觀吧!”井瑟淡淡一笑,但那種目中無人的傲氣,卻讓人感到不爽。

“未婚妻”?這三個字不管是戴興還是李東海都震驚了?清萱小姐什麼時候有未婚夫了?

清萱立馬沉下臉色:“你胡說什麼?誰是你未婚妻!”不管怎樣,她的語氣都是鎮定的。

“你還是這個樣子!不過,不管怎樣你爺爺都已經把你交給我了!這次回來,我就是要把你帶走的!”井瑟笑笑。

“滾!我的婚姻,從來不需要彆人做主!”清萱眉頭緊促,有些生氣。

不管清萱如何說,井瑟也不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