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繼續說道,語氣淡定又夾雜著由內到外的傲氣,渾然天成,叫陳立很是佩服。

不愧是被宋神醫看中的人,無論是見識,氣質,亦或是談吐,都高人一等。

陳立歎了口氣,像是上了一節課,受益匪淺的樣子:“你說的不錯!我很認同你的觀點!醫術再好,醫德和素質纔是前提!事情我已經瞭解了,不知道夏公子想要一個什麼結果?”

“等等,院長,我……我……”聽著的李東海卻著急了。

“結果?嗬嗬……我記得我早就說過了!我要他們兄妹二人滾出醫院,還要整個錦江市的所有醫院都容不下他們!這樣的大話我不經常說!但說了,就一定辦到!”夏辰不理會李東海反應,直接說道。

陳立有些麵露難色,帶著懇求的語氣說道:“夏公子,您看能不能給我一個薄麵?雖然這件事確實是他們的錯,可是……”

李霜紅之前說的那話不假,李東海是有真才實乾的,醫術也確確實實是數一數二的!真這麼趕他走,還是有些可惜的!更何況這事還是李霜紅的錯,和他關係不大!

可冇等他話說完,夏辰就打斷著說道:“陳院長,我是看在你和老宋之間的關係才和你談一談!不然你以為,我玩死他們有多難?當然,要是陳院長願意主動開除,我自然會和陳院長你多多來往,來這附屬醫院走動走動,要是你不願意,我隻好用我自己的方式處理了!”

夏辰冇有留一絲情麵,語氣更是陰冷的可怕,之前那對兄妹已經徹底的激怒自己,說什麼他都是不會放過他們了!

更何況,夏辰根本就不是那種會心慈手軟的人!

見夏辰態度堅決,陳立也冇有彆的辦法!且不說夏辰這身逆天的醫術,就說他和蘇家,劉家的背景,他也是惹不起的!他相信夏辰靠自己也會處理這對兄妹,與其這樣,倒不如讓自己做個好人,還能攀一攀夏辰這顆大樹。

想到這裡,陳立也冇什麼好猶豫的,直接深吸一口氣,臉色一沉,對著李東海說道:“你們兩個自己寫好辭職信,送進辦公室!”

這話一出口,在場人瞬間驚訝萬分!

什麼情況?陳院長竟然被這個小子欺壓住了?

這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子逼迫院長開除李東海?院長還同意了?

李東海是誰?那也不是個軟柿子好捏的!

整個醫院誰不知道牙科的李東海,不僅醫術高超,背景也是不好惹的!這也就是李霜紅敢如此囂張的原因。

這個叫夏辰的到底是什麼人物?怎麼會有這個能力?

瞬間,眾人眼神閃爍的看向夏辰,見他這樣厲害,女護士們一個個眼睛放光,想要勾引夏辰一般。

而夏辰,還是那副淡淡的笑容。

夏辰聽到滿意的答案後,又對著李東海說道:“愣著乾嘛呢?還不快滾?給有醫德的人騰地方!”

太囂張了!

忍了許久的李霜紅終於忍不住了,大聲吼叫:“囂張的狗雜種!你得意什麼!我要你死!”

“你認為你贏了?”原本尷尬又著急的李東海突然冷靜,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:“錦江市是什麼地方?人才雲集!你真的以為我是靠醫術走到今天這個地位的嗎?嗬嗬……那你就錯了!一通電話……就想擺平我們?笑話!”

見他這樣,陳立臉色大變,有些驚恐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陳立,是你先翻臉的!彆怪我無情了!老子從來就冇怕過誰!既然這小子主動送上門來,我倒要看看他還有什麼能耐?”李東海表情突然變得可怕,笑聲也是越來越大:“好啊!你想比背景!那就看看今天是你死還是我死!”

夏辰也完全冇在怕,淡定依舊:“嗬……有點意思!我等著!”說著,他又突然拉起身邊正在擔心,驚訝的安露:“我們先出去,這裡是病房!不能解決事情!”

不過剛到門口,夏辰又停下了腳步,他淡淡轉頭,眼神凜冽,勾起一邊嘴角冷笑:“醫院正門口等你!對於你要弄死我這件事……我很期待!”說完,他又拉著安露離開了。

李東海同樣滿臉冷笑,跟著離開病房。

李霜紅趕緊跟上,抓著他的胳膊問道:“哥,你是打算讓清萱姐姐出麵嗎?”

“還不是你惹出來的麻煩?不然還能怎麼辦?”李東海瞪了一眼李霜紅,恨不得給她兩個巴掌。

李霜紅有些激動的笑了笑,語氣輕快,十分自信:“隻要清萱姐出馬,我看那個狗雜種怎麼囂張?”

——

繁星點點的夜空下,是霓虹燈閃爍著的喧囂的城市,平日裡比較清淨的還是醫院門口,可今天,卻圍著很多人,異常喧鬨,嘈雜。

這些人也是雜七雜八,有的是醫院裡的醫生護士,還有看熱鬨的路人。

夏辰帶著安露,李東海和李霜紅,四人正站在人群中央對峙著,而不遠處還有陳立,滿臉的驚慌和著急。

“既然你如此自信,我給你二十分鐘!不管你叫來什麼人,我夏辰都接下了!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聲音洪亮,十分霸氣。

既然對方想好好玩玩,那麼小爺一定不客氣,不玩到你崩潰,玩到你絕望是不會收手的。

夏辰眉眼帶笑,淡然的從懷裡掏出一根菸點了起來。

李東海也是有恃無恐,冷笑著看了夏辰一眼,便轉身打起了電話。

“我現在在附屬醫院門口,有一個人說不想讓我在錦江市混了,已經讓院長給我開除了!”李東海聲音深沉,表情嚴肅。

電話那頭冇有很多聲音:“知道了!”然後,便掛了電話。

“掛了?清萱姐姐怎麼說?”李霜紅有些著急。

“應該會來的!”李東海輕聲迴應,語氣又有些苦澀:“這是第二次機會!”

“沒關係的哥,不是還有最後一次嗎?我看你和清萱姐姐相處的也不錯,要是你們能在一起談戀愛,那以後不就……”李霜紅越說越激動,眼中大放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