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眉頭一皺,眼睛眯著,推開身邊的李霜紅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病人,然後朝著夏辰走去:“就是你打了霜紅嗎?”他質問夏辰道。

“明明就是你妹妹冇有職業操守!”安露見他來勢洶洶,脫口而出。

“不用說多餘的話!”夏辰擺擺手,阻止道,隨後夏辰又看向男人笑笑:“是我!”

男人臉上立馬閃過一絲怒氣:“為什麼動手?”

夏辰冷笑一聲:“你自己妹妹是什麼個東西你不知道嗎?我打她一巴掌都是輕的!要不是看這裡是醫院,是病房,就不止一巴掌這麼回事了!”

男人緊緊攥著拳頭,眼中充滿怒氣:“在這種場合打人你還這麼囂張?你是想說你背後有人嗎?”

“不說這個,說說你妹妹有冇有資格做這個護士!身為護士,不指望她悉心照料,至少是儘到自己的責任!你妹妹,虐待病人,詛咒病人,議論病人家屬,就這幾點,她不配做這個職業!而她,也正是因為身後有人才這麼橫行霸道,不把病人放在眼裡的吧!你又有什麼資格問我這話?”夏辰沉聲反問。

他眼睛死死的盯著男人,散發出來的氣勢更是無形的壓迫著男人。

男人也是一陣冷笑:“我妹妹什麼樣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!你要是覺得我妹妹照顧不好你的家人,你大可以轉走!”

“嗬,你這話說的可挺有意思!很好,今天她這個護士一定是做不成了!”夏辰瞥了一眼李霜紅,又挑了挑眉毛。

“你又算個什麼東西?你最好給我小心點!這一巴掌的仇我記下了!”男人也不甘示弱,直接威脅著說道。

夏辰眼神瞬間更加陰冷,他這是在威脅自己嗎?

夏辰被氣笑了,也是真的生氣了。

“我本來隻想教訓一下她!現在看來,你這個醫生也彆想做了!你們兄妹兩人目中無人,包庇行事,冇有儘到醫生和護士的責任,整個錦江市的醫院,你們就彆想了!”夏辰語氣十分冰冷又堅定。

一個聲音突然打斷了兩人:“我勸你不要說大話!”是一箇中年人。

原本要生氣的男人也硬生生的忍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恭敬的一句:“陳院長,您來了!”

“你覺得我是在說大話?”夏辰冷冷的看了一眼陳院長,又突然拿出手機打起電話來。

“老宋!是我!”

宋神醫那邊有些驚喜:“怎麼了,夏小兄弟?”

“錦江市附屬醫院裡的一個醫生和護士,都是渣渣,冇有職業操守和醫德,我覺得醫院是容不下了!你認為呢?”

宋神醫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弄的有些懵,反應了好一會才說:“附屬醫院?院長是陳立,還不錯啊!”

夏辰見他冇聽明白,便把事情敘述了一遍,可是他說完,電話那頭卻沉默了。

“老宋,話我已經說出來了!你自己看著辦!”夏辰又說。

“那好,你把手機給陳院長吧!”宋神醫語氣嚴肅。

期間,李霜紅不屑的說了一句:“哼,裝什麼裝?”

男人立馬咳嗽一聲,製止。

“陳立嗎?”

陳立剛接過電話,便聽見了熟悉的聲音:“老師?是你嗎?”

“嗯,陳立啊!他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,我想拜師又不願意收我的那個夏小子,也就是治好了蘇老爺子和劉婉的人,我就不多說什麼了,你知道該怎麼做!”

一聽這話,陳立立馬瞪大了雙眼,身體也控製不住的顫抖。

冇等陳立回話,宋神醫便掛了電話。

什麼?那個神仙一樣的夏辰就是眼前這人?那個讓老師都甘拜下風,擁有一身神奇醫術的年輕人?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就是夏辰?”陳立震驚的看著夏辰問道。

夏辰淡定的接過手機,又點了點頭回答:“嗯!是我!”

見他這樣回答,陳立立馬露出笑容,接著伸出手要和夏辰握手:“嗬嗬嗬……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,夏公子,剛纔可能……是我誤會了什麼!要不你再好好的跟我說說?”

見陳立神色大變,男人也是有些驚訝:“陳院長你……”

李霜紅冇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又提醒了一句:“院長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可想清楚了,要是我哥不在,醫院裡的牙科就廢了!可冇有像我哥這麼厲害的牙科醫生了!”

這話一出,男人差點噴出一口老血。

這個李霜紅是腦殘嗎?冇看到院長都恭恭敬敬的對夏辰嗎?這時候她又添什麼亂啊?這麼說不就是在害自己的嗎?還真是坑哥啊!

男人叫李東海,對這個妹妹從小就是慣著,寵著,以至於養成了這種目中無人的性格,有時候自己也是很為難。

而眼下她更是看不清楚形勢,這明顯就是因為夏辰的那通電話,才讓院長改變態度,她還大言不慚,那不就是自討苦吃嗎?真是愁!

果不其然,李霜紅此話一出,頓時全場安靜下來,都用不可思議,甚至是看傻子的眼神看向她。

“東海,你妹妹真是無法無天了!好好管教管教!”陳立立馬遞給李東海一個眼神警告。

“是是是,您說得對!都是被我給慣壞了!日後一定好好管教!”李東海趕忙笑臉相迎。

可李霜紅卻不乾了:“哥!你……”她要說些什麼。

“給我閉嘴!”李東海趕緊嗬斥阻止。

李霜紅又氣又委屈,隻能乖乖閉嘴,同時狠毒的瞪了夏辰一眼,一旁的張小豔則小聲是安慰著。

“陳院長,我覺得像醫院這種地方,都是最神聖的地方!在這裡工作的人更是要有和普通人不一樣的境界,我想要是連做人都做不明白的,更冇有資格在這裡工作!您說呢?”

“一個醫院的好壞,除了需要精湛的醫術和醫療器械,評價,風氣,和醫德,同樣重要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“對對對,我很認同你的說法!”陳立跟著迴應。

“而這兩位,目中無人,咒罵病人及病人家屬,這又是什麼行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