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!等等!你要是嫉妒了也不能拿病人撒氣啊!你動作小一點,被人看到不好了!”

“有什麼關係?反正也醒不來,什麼都不知道!怎麼弄不都一樣?再說了,這可是最低端的病房,還指望我們像皇上太後一樣的伺候啊!”

聽著這些聲音,夏辰的臉色越發難看。

當然,安露也聽見了,她先是愣了愣,然後大怒,直接快步走進。

“砰!”的一聲,病房門被安露重重推開。

“你們乾什麼?”安露控製不住的大聲質問。

夏辰跟著走進,暼了一眼裡麵的情況。

兩名穿著護士服的年輕女孩正在給床上的婦女擦著身子,不過女孩們臉上滿是嫌棄的神態,而婦人身上則是青一塊紅一塊,可想而知,她們是怎樣對待病人的。

女孩們先是嚇了一跳,不過當她們見來人是安露時又鬆了一口氣,滿臉的嘲笑和輕佻之意。

“我們還能乾什麼?當然是給你媽擦身子啊!你要是想感謝我們大可不必,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!”其中一個化著濃妝的高個子說道。

說完,這兩人還相視而笑。

“你們……”安露被氣的身子發抖:“你們就是這麼對待病人的嗎?”

聽安露的質問,那女孩雙手抱胸,顯得更加有恃無恐:“聽你這話是在威脅我們嗎?你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?最便宜的病房,臟兮兮的,我們能來伺候這老東西就是給你麵子了!你彆不知足!還真是給臉不要臉!”

聽著的夏辰有些忍不住了,立馬投去陰冷的目光,看向說話的女孩。

那女孩一怔,有些驚恐的向後邁了一步,但反應過來之後又滿臉怒氣,對著夏辰就是一頓破口大罵:“你看什麼?你就是她勾引過來的男人了?嗬嗬嗬……勾引一個窮酸小子有什麼用?瞧他那個樣子,真是搞笑!難道還想不爽嗎?”

“你……”安露氣的差點衝上去動手,還好夏辰及時阻攔。

“好了,交給我吧!”夏辰輕聲說道。

安露這才安靜下來,看著夏辰深深的點了點頭。

夏辰走上前去,看著那個女孩便問:“叫什麼名字?”

“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女孩火氣很大,冇有迴應,直接白了夏辰一眼。

“呃……她叫李霜紅,心情有些不好!我叫張小豔剛剛確實是我們不對,非常抱歉!”身邊的微胖護士回答。

“道什麼歉?我也是實話實說!你們要是嫌我照顧不好,那就轉到vip病房啊!冇錢在這裝什麼裝啊!搞笑!”李霜紅又瞪了一眼夏辰。

“嗯……李霜紅是吧!”夏辰冷笑著點了點頭:“趁我冇有徹底發怒之前,道歉!請求她的原諒!否則護士這工作,你就彆做了!礙眼!”

夏辰聲音不大,氣勢卻十足,表情也是拽到爆。

李霜紅愣了一下,然後又玩味的盯著夏辰上下審視了一番,接著又開始哈哈大笑,就連剛剛還道歉的張小豔也捂嘴偷笑。

平靜下來的張小豔又對夏辰說道:“這位先生,她的哥哥是醫院裡最出名的牙科醫生,所以你威脅不到她的!”

“哼!你小子也很有勇氣,居然敢對我說這種話!好,我今天就把話放這了,今天老孃我就跟你對上了,我倒是要看看你憑什麼能讓我失去工作!在我麵前裝什麼呀?”李霜紅冷哼一聲,死死的看著夏辰說道。

夏辰心中歎了口氣:“要不是她是女的,真想揍死她啊!”

看來是她自己找死,那就彆怪自己手下不留情了:“行!那你就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著吧!你們院長是誰?”夏辰問。

“就算你知道了也冇用!他也得聽我的!整個醫院都是我家的!就你一個土包子也想跟我鬥?我告訴你,你要真的惹火了我,我直接把床上這個老東西給丟出去!冇錢看什麼病?”李霜紅滿臉不屑和嘲諷。

“你說什麼?”看著安露也有些不淡定。

夏辰更是眼中帶著怒氣,他先是冷笑一聲,陰沉的說了一句:“我本來是不想動手打女人的!但是看你如此冇有教養,就得替你老子好好教訓教訓你啊!”

“你敢!”李霜紅狠狠的瞪著他,眼中充滿了威脅。

夏辰又哪裡會怕?她一口一個“老東西”已經叫他忍無可忍:“你找死!”

話音剛落,夏辰一個腳步衝上去,抬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他力度不輕,像這樣的人不狠狠教訓是不會長記性的!所以夏辰一定得狠一點。

這一巴掌直接把李霜紅給扇懵了,好一會才反應過來。

“啊!”李霜紅大聲尖叫,瘋了一般的大吼著:“你這個狗雜種居然敢打我?老孃我要殺了你!”這一聲,整個樓道都能聽見。

“今天我要是不讓你跪下給我道歉,我跟你姓!”說著,李霜紅拿出了手機,快速撥打電話:“喂,哥!我剛纔被一個狗雜種給打了!你趕緊來!”

電話那頭的聲音也很激動:“那你現在在哪?我這就過去!”

“我在613病房!”李霜紅一邊哭著一邊回答。

夏辰當然不怕,倒是來了興致,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醫生,能讓他的妹妹這麼狂?

此時此刻,安露十分擔心:“夏辰……怎麼辦啊!”

因為李霜紅的這大嗓門,病房門口已經出現了不少圍觀群眾看熱鬨,這些人-大都是護士和實習醫生,都在小聲的討論著什麼。

夏辰也不說話,就站在那裡等著。

而李霜紅,她不敢動手,因為眼下的情況她一個女人肯定是打不過夏辰的,隻能時不時的狠狠的瞪著夏辰。

夏辰也不理會,隻耐心等著。

大概五分鐘,一個身穿白大褂,同樣高個子的男人快步走了進來,看模樣大概三十多歲。

見到男人到來,李霜紅立馬撲了過去,哭哭啼啼的說道:“哥,就是他!就是他剛剛打我!你一定得給我報仇!”

男人立馬朝著夏辰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