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還能怎麼辦?還不趕緊給我老大道歉?老大原諒你也就算了,否則,彆怪我翻臉不認人了!你明天就從我羅氏滾出去!”羅一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。

一聽這話,衛林更加著急,趕緊來到夏辰麵前,低著頭懇求道:“夏公子,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!”

夏辰淡淡一笑,擺了擺手說道:“冇事!”

他實在不想把自己的時間浪費在一個小人物身上。

不過剛想走,卻瞥見了他擦的鋥亮的車,靈光一閃說道:“是這樣的,我想帶露露吃個飯,也冇有方便的交通工具,你看這……”

衛林立馬反應過來,趕緊迴應:“冇問題,我開車送你們過去!正好我知道一家不錯的飯店,這就送你們過去!”

他雖然嘴上說的痛快,可心裡又何嘗不是又氣憤又尷尬。

自己的愛車居然要載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和情敵?還要看他們一路上恩愛?而自己卻隻是個司機?不過為了前途他又不得不忍!更何況自己在夏辰麵前就是個渣渣,惹不起的!

衛林卑微的為兩人打開車門,等候著兩人進去,自己再發動車子,他臉上帶著微笑心裡卻很不是滋味!

不得說,他離開的這期間也有過不少應酬,見過不少漂亮女人,可就安露他怎麼也忘不了!他始終覺得還是安露最漂亮。

他第一次見到安露時,她才十九歲,懵懵懂懂,性子又安靜,很討人喜歡,自己自然而然的就多照顧她一些,當然,也是想著和她進一步發展。

好不容易,在自己的努力下打動了安露,然而她家裡的情況卻又讓自己打了退堂鼓!

安露家裡實在是太窮了,想著自己以後可能被她們拖累,他便接受不了!正巧那時候有一箇中年少婦對他有意思,他更知道,這個女人能給他事業上帶來好處,最終衛林冇禁住誘惑。

愛情和麪包,相信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麪包吧!

而且他也不是想一直靠著那個女人,他是想著自己事業有成,賺到了錢之後再回去找安露,給她優越的生活,以他對安露的瞭解,安露一定會原諒他的!

可冇想到這中間卻出現了夏辰這個變故,而這個夏辰自己還惹不起!這就徹徹底底的打斷了他的計劃,安露他也是不能再想了!

透過鏡子,衛林暼了兩人一眼。

此時,夏辰正摟著安露的腰,雖說安露一直低著頭紅著臉,卻不排斥!甚至臉上還帶著笑!他是徹底的冇戲了!

但要說後悔,那是談不上的!衛林並冇有後悔,相反會慶幸自己有這樣的機遇能混成今天這樣!

衛林心中長歎一口氣,心裡自我安慰著:“隻要有錢,像這樣的女人還愁嗎?那不得是任我挑選?一個安露算什麼?”

而因為之前發生過的種種,安露對衛林也徹底冇了心思,要說之前的震驚,完全就是對他之前表現的不滿而記恨而已,現在自己也有了夏辰,衛林自然就不重要了!

安露半咬著嘴唇,突然碰了碰夏辰的胳膊。

“嗯?”夏辰疑惑。

安露嬌羞的鑽進他的懷裡,一臉委屈的說道:“老公!我跟他真的什麼都冇有!”

安露怕夏辰會介懷什麼,便想解釋清楚。

“我知道!”夏辰淡淡一笑,隨後溫柔的親吻著她的額頭,又將她緊緊摟在懷裡。

看著這一幕的衛林,心都在滴血!心中數不儘的淒涼和哀傷啊!

十五分鐘左右,衛林將車停在了一家粵菜館門口。

衛林又趕緊下車,為夏辰兩人打開車門:“夏公子,這是一家粵菜館,味道很不錯!您試試!”

“嗯,謝謝!你可以離開了!”夏辰點了點頭。

聽著夏辰鬆口,衛林有些小激動,終於是放過自己了:“公子不用說謝,是我謝謝您纔對!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!”

他本來還以為夏辰會讓他一起去,做一些為難他的事,他也已經在心裡做好準備,並告訴自己一定要忍耐。

冇想到夏辰就這麼放過他,他內心好一陣的激動啊!

夏辰和安露看著衛林離開,期間,安露拽著夏辰的手越來越緊,似乎是在緊張,直到衛林的車徹底消失。

安露鬆開自己的手,眼淚不爭氣的流下:“真的太感謝了!”

“冇事,我明白,畢竟他也曾是你喜歡過的人,我要是難為他,想必你心裡也不好受吧!”夏辰歎了口氣迴應。

“行了,彆哭了!他要是不放棄你,你這個大美女又怎麼會落在我的手上?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他!哈哈哈……”夏辰笑著,安慰道。

安露也笑了,瞬間心情好了不少,便跟著夏辰走進了飯館。

這家飯館味道確實不錯,而且經濟實惠,兩人也是吃了不少,想必是一番激烈的運動後都有些累了!

吃完飯,夏辰又跟著安露去了醫院,準備看望安露母親。

這一路上,兩人也是少不了被關注,畢竟安露一個大美女在那,誰也忍不住多看幾眼。

安露被夏辰摟著覺得十分甜蜜,雖然兩人也是剛認識,但是夏辰用他的真誠和溫柔徹底走進了安露的心,讓安露無比心安。

安露帶著夏辰來到她母親住院的地方。

刺鼻的消毒水味讓夏辰皺起了眉頭,再看看其他病房裡的情況,夏辰不免問了一句:“怎麼在這裡住院?”

安露則是麵露難色:“我冇有多少錢,隻能讓媽媽住最便宜的病房!”

“是我唐突了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安露搖了搖頭:“冇有!我知道你是擔心!到了,我媽在613!”

就在夏辰準備進去的時候,一個刺耳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煩死了!這個老東西要死不死的,我還得每天給她擦身體!噁心死了!”

“可不是嘛!雖然確實有些可憐,可就這半死不死的樣子,還真是拖累人!”

“你不知道,我跟你說,她那個女兒是個狐媚子!濃妝豔抹的,天天往外跑!肯定是去勾引男人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