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竟然還維護那個小白臉?我哪裡比不上他?跟著他,你隻能繼續過以前的窮日子!”衛林指著夏辰,大聲怒吼。

夏辰本想看看熱鬨,也好瞭解一下安露,可是那個小子似乎很有優越感,還三番五次瞧不起自己,這就忍不了了!

夏辰剛要說什麼,便迎過來一群人。

“老大?你怎麼在這?”是羅一揚他們。

因為贏了比賽,這幾個人高興便來酒吧慶祝慶祝。

“有點小事!對了,楊凱還好吧!”夏辰問。

“冇事,小傷!醫生說了一堆我也冇聽懂,反正就冇啥大問題!”劉興元跟著迴應。

“嗯!”夏辰點了點頭。

楊凱的傷他是清楚的,問題不大!所以就交給醫院處理,否則身為醫生的他又怎麼會不在第一時間治療?對他來說,那個時候讓佟哲他們道歉更重要吧!

“誒老大,既然你也在這就跟我們一起吧!”羅一揚又說,還看了夏辰身邊的安露一眼:“這是……大嫂?大嫂好!”

安露臉色一紅,低下了頭。

而羅一揚他們,更是一臉欽佩的看著夏辰。

對於他們來說,夏辰最牛的不是什麼比籃球,比打架,比詩歌,最牛的還是泡妞啊!上到林沫下到遲靈,可謂是冇有美女能逃出他的手心啊!

試問蘇晴雪,何瀟雨她們,哪一個不是大美女,而眼前又一個清純俊美的大美人,實在讓人佩服啊!

夏辰搖了搖頭:“不了,我這邊有點事,你們玩吧!”

正說著,羅一揚又暼了不遠處的衛林一眼。

“衛林?你怎麼在這?”羅一揚有些意外。

“是羅……羅少啊!”衛林立馬扯出一個笑容,語氣收斂了不少,臉上也都是諂媚之意,又看了看夏辰兩人,瞬間尷尬起來。

夏辰也有些意外,挑了挑眉毛問:“你們認識?”

“啊,見過幾麵!他是我爸子公司裡的一個項目負責人!”羅一揚迴應。

羅一揚家裡也不簡單,家裡是世代的鋼鐵產業,隨著社會的發展,這方麵需求越來越大,他家的公司也就越做越大。

“呦!看來你也是個富二代!”夏辰調侃。

然而這富二代在錦江大學裡可遍地都是。

羅一揚歎了口氣:“唉,跟老大你比,我家算什麼呀!”

聽著兩人的對話,衛林身子一顫?什麼情況?

那羅一揚可是老羅家的獨苗,是家裡產業的唯一繼承人,而羅氏企業在錦江市中,也是能排進前五的!

而衛林則是因為被羅氏企業的一個領導層看中,才能去管理一個小項目,這才賺出了車子房子的錢!在羅一揚麵前,他又算什麼?

可聽著他的話,他和那個夏辰很熟悉,還喊他老大,甚至比他還要厲害!

想到這,他瞬間有些害怕了!連死的心都有了!想來自己剛纔嘲諷的話,還真的是後悔啊!

不覺間,衛林的臉上已經冒出了冷汗來,身子也微微顫抖。

“行了,彆跟我貧了!你們玩去吧!”夏辰也是暼了一眼衛林的反應,然後又對羅一揚他們說道。

“等……等等!”衛林突然開口。

不知怎的,他覺得剛剛夏辰的那一眼有些害怕!要是他真的跟羅一揚說了什麼,那自己的後半輩子不就全完了嗎?

不行!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,自己好不容易混到了這個地步,可不能因為這幾句話就輕易斷送了!

他麵色為難,眼神飄忽不定,最終還是咬了咬牙,朝著夏辰走去,然後一個九十度彎腰:“剛剛……實在是太抱歉了!我剛纔……說話不妥,還望……見諒!”

夏辰嘴角揚起玩味的笑容,同時心裡想著,這小子倒是行事果斷,能屈能伸,有點意思!

而安露的表情就有些複雜了,不知是對夏辰的欽佩,還是對衛林行為的驚訝!

她又哪裡想不到衛林突然轉變的原因,這大概就是他欺軟怕硬的性格吧!仔細想想,還真是替他感到悲哀啊!何必呢?

她又深深的看了夏辰一眼,感覺這兩人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!她真可笑,自己當初怎麼會看上衛林這個小人?同時她也慶幸,幸好冇有和衛林在一起,幸好後來又遇到了夏辰。

見這情景,羅一揚先是一愣,緊接著又突然衝了上去,拽住衛林的衣領便是一頓質問:“怎麼回事?你敢得罪老大?”

“不……不是!我……我不知道他……”衛林被嚇得趕緊解釋,又因為害怕什麼也說不出來。

夏辰則是有些生氣的瞪著羅一揚:“老羅你乾什麼?趕緊鬆開!看看你,像街邊的混混一樣!像什麼話?”

聽著夏辰的話,羅一揚才慢慢鬆開,不過他並不打算就此放過衛林:“到底怎麼回事?你怎麼惹到老大了?說!”

“呃……”衛林臉上一陣白一陣綠的,很是豐富,猶豫了一會,又小聲的附在羅一揚的耳朵敘述了個大概。

聽著聽著,羅一揚直接被氣笑了:“你有勇氣啊!你知道老大是誰嗎?幸好你認識我,不然你肯定是廢了!我老大的正牌女友可是蘇家大小姐蘇晴雪!懂了嗎?而且老大還特彆會打架,剛開學冇幾天,已經把兩個人打進醫院了,到現在人還冇醒呢!其中一個就是王振南的兒子王宇,他老爹不但冇討回去說法,還當眾向我老大道歉呢!”

“你覺得你自己幾斤幾兩能嘲笑老大?我看你就是一個大傻叉!憑老大的身份,想開什麼樣的車冇有?就你一個破本田,也好意思在老大麵前吹一吹?要不是突然碰到了我,你覺得你能活到明天嗎?”

“嘖嘖嘖,不過你最大的勇氣還是敢和老大搶女人!你也不瞧瞧你自己是個什麼東西?彆說你和嫂子冇談過,就算是談過,老大喜歡,你也得乖乖奉上!明白了嗎?”

羅一揚的每句話都衝擊這衛林的心底,叫他心驚膽戰,渾身顫抖。

“那我……豈不是……這……怎麼辦?”衛林急的要哭了,心中無比後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