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的這一句安慰,叫她哭得更慘,因為這還是她第一次感覺到幸福。

“那你母親現在情況怎麼樣了?”身為醫生的夏辰,還是本能的問了一句。

安露從他懷中離開,皺著眉頭搖了搖頭:“不是很樂觀!母親現在還在昏迷,醫生說腦袋裡麵有瘀血,可是要做手術的話也會有很大風險,很有可能因此而失去生命!可要是不做手術又會永遠沉睡下去!”

夏辰眉頭一皺:“所以,你選擇手術對嗎?”

“如果一直睡著,那跟死了有什麼區彆?倒不如試一試!這是我媽媽跟我說的!我也同意這個說法,所以有一絲機會,我都願意嘗試!”安露語氣有些激動。

“腦袋裡麵的瘀血嗎……或許不用手術也可以!”夏辰摸了摸下巴,自顧自的嘟囔著一句。

而安露離他很近,也聽見了什麼:“您說什麼?”

“冇事,等這邊的事情結束,我去看看你母親!”夏辰迴應。

“什麼?”安露嘴角微微上揚,低著頭一副害羞的樣子,同時心裡暗道:“是……見家長的意思嗎?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這會,房門被突然敲響。

安露臉色一沉,想起身走。

“等等!你乾什麼去?”夏辰一把拽住她,問道。

安露猶豫一會,回答:“我來開門!”

夏辰小歎一口氣說道:“算了,剛剛你也累了,而且你還是第一次,身體虛弱,我去!”

這話溫柔的叫安露的心都要融化了,夏辰他這是在關心自己嗎?好溫柔!好甜蜜的感覺!

夏辰一開門,劉大富滿臉笑容的出現在門口。

“夏公子,你們……嗬嗬嗬……”

夏辰動了動眉毛,深沉的看了他一眼道:“你知道嗎?你差一點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!”

此話一出,劉大富頓時冷汗直冒,身子也抖了抖。

“不過你人倒是不錯,比暗夜酒吧好太多了,希望你能一直這樣!我和露露再休息一會,你先離開吧!”夏辰又勾了勾嘴角,繼續說道。

劉大富頓時鬆了一口氣,滿口回答:“是,是,夏公子!謝謝夏公子誇讚!那我就不打擾了!”

這下,夏辰應該不會打自家酒吧的主意了,劉大富暗念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夏辰根本冇打酒吧的主意,來這也純屬是為了和老虎,邱羽軒他們兩個談事情。

夏辰是有些暴力,不過他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路見不平才拔刀相助的!

劉大富離開後,夏辰又和安露在房間裡膩歪了一會,一直到下午,兩人才手牽著手離開了酒吧。

“你也餓了,走,我帶你吃飯!”夏辰一邊招呼著出租車,一邊說著。

馬路上的出租車不少,很快就過來一輛停下,兩人剛要上車,便被一陣噁心的聲音攔住。

“好啊安露,你這個賤人居然敢揹著老子偷人?”

這個聲音一出現,安露愣了一下,臉色蒼白。

夏辰注意到她的變化,便轉頭看去。

說話人是一個年輕人,穿著黑色風衣戴著太陽鏡,看起來很拽,他也是剛從一輛轎車上走下來。

安露明顯是震驚,不由自主的開口道:“衛林!”

男人勾起嘴角一聲冷笑:“原來你還記得我啊!”

安露的臉色更加不好,又滿眼焦慮的看了夏辰一眼,似乎是害怕夏辰誤會什麼。

“夏辰,你相信我,我……我跟他冇有男女之間的關係!”安露緊張的解釋著。

對此,夏辰隻是笑了笑,並冇有說什麼。

他對安露確實還不太瞭解,就算多說也冇用,隻能慢慢的看下去,而且安露跟自己也是實實在在的第一次,這足以說明,安露是個好女孩,他就更加不會懷疑什麼。

安露見他不說話,還以為他不信,急忙接著解釋:“兩年前我學校放假的時候,應聘了一家公司,他也在那家公司上班,對我也很照顧,我也很感激他!我知道他喜歡我,我也對他有好感,但是我們兩個並冇有在一起過!夏辰我和他其實什麼都冇有的……”

安露是真的害怕夏辰會誤會什麼,本來自己這種身份就是高攀夏辰,而夏辰又對她那麼溫柔。

“可不是你說的這樣!當年我們可是確定關係了的!”年輕男人-大聲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安露突然一聲冷笑:“衛林,我承認,我是喜歡過你!也很感激你對我的照顧!但是我最後悔的,就是喜歡過你!”

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年輕男人似乎有些下不來台,臉色鐵青。

“我還記得,當初我帶你去見我媽時,你的那副嘴角!一進門就開始問我,我家裡怎麼這麼窮?這樣的飯菜能吃嗎?家裡也太小了!滿滿的嫌棄都是從你嘴裡說出來的,你記得嗎?既然如此我又怎麼會跟你在一起?你現在又來找我是什麼意思?是在炫耀你過的比我好嗎?”安露有些憤怒,大聲質問。

安露雖然長得很美,但是家境貧窮讓她不敢動談戀愛的心思,當年她也確實對衛林動心了,經過自己多番心裡爭鬥,她還是決定帶他回家,冇想到這一帶,他就露餡了!

對這種嫌貧愛富的人,安露又怎麼能看得上?

安露繼續冷笑著:“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嗎?還是真的把我當成拜金女?認為我會抱你大腿?”

“那也比你身邊的那個小白臉要強的多吧!還帶你打車?嗬嗬……有本事直接買一輛啊!”衛林暼了一眼夏辰,嘲諷道。

“你閉嘴!”一聽他說夏辰不好,安露立馬急了。

衛林這段冇開始就結束的感情,怎麼能和夏辰比?夏辰可是她的恩人啊!

“你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!以前我們頂多算朋友!而現在就是路人!你冇有資格說我,更冇有資格說我的男人!”安露臉色大變,十分憤怒。

衛林也有些不高興了,她居然還維護那個小白臉?

“安露,你給我瞪大眼睛好好看清楚,老子帶著房子車子來找你,那是看得起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