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露感覺到夏辰的變化,猶豫了一會,然後一下子撲進夏辰的懷裡。

夏辰突然心跳加速,他本能的想推開安露,奇怪是自己居然冇有力氣。

這會,安露更加主動了,雖然她很清純什麼都不會,但也學著彆人的模樣撩撥著夏辰。

被她這麼一主動,夏辰更加不淡定了,彷彿整個人都在燃燒,很快便失去了理智。

他狠狠的將安露攬入懷抱,那種感覺,真是太奇妙了,他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很多男人會留戀煙花柳巷。

可突然:“等等!”

就在夏辰要瘋狂的時候,安露突然從他懷裡逃走。

夏辰頓時覺得不爽,不過他還是冷靜的說道:“你要是後悔了,也是可以的!”

“不是!我想著……這畢竟是我……第一次!我不想那麼草率!”安露咬著嘴唇扭扭捏捏,樣子更加迷人。

“你想做什麼?”夏辰有些好奇。

安露擺擺手:“你彆誤會!我隻是想洗個澡而已!”

我日,想洗澡就說洗澡,怎麼廢話這麼多?還以為什麼?

“嗯,去吧!”夏辰點了點頭。

不得不承認,安露是個名副其實的大美人,那種清純可人,柔柔弱弱的模樣,是每個男人心中的白月光!

洗澡就得卸去妝容,應該會更加清純動人,夏辰想著。

安露點了點頭,又突然說道:“我知道,你是一個好人!謝謝你!”

正常來說,像夏辰這個年輕氣盛,火力旺盛的年紀,這種時候一般都是忍不了的!恨不得馬上給對方吃了!可夏辰卻很尊重自己,這讓她有些感動。

如果是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這樣的男人,纔不會後悔。

安露朝著浴室走去,而夏辰則是坐在沙發上,平靜情緒。

他掏出香菸點上,眼睛環視著房間內的擺設,這麼仔細看,這房間還真是不錯,夠豪華!乾淨的席夢思床,真皮沙發,大彩電和那浴缸,能夠得上五星酒店的水準了!

看來劉大富在這件事上也是花了心思的!

嘩啦嘩啦……

從浴室內傳出來的水聲帶走了夏辰全部的思緒,他不由自主的朝著浴室看去。

半透明的玻璃,能隱隱約約的看到安露那姣好的身段。

夏辰緩緩起身,不是朝著浴室,而是走向房間門,反鎖!

要做些事情還是得嚴謹一些,放縱就放縱一次吧!更何況還是為了救命呢?

是啊,男人在這種情況下意誌力都是薄弱的,總是會尋找各種各樣的藉口為自己的行為買單。

夏辰掐滅了煙,安露也從浴室裡出來。

當看到安露的那一瞬間,夏辰立馬不淡定了,簡直比想象中還要美,這下他似乎理解她為何要化妝示人,要是以這樣清純的麵容在酒吧裡,指不定引起多少紛爭!

朦朧的水霧縈繞在女孩身上,紅撲撲的小臉蛋嬌羞可人,大大的眼睛時不時的看著夏辰,彷彿是害羞,又彷彿是擔心,又彷彿是期待,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更為動人。

一雙纖長細嫩的腿,暴露在空氣之中,偶有幾滴調皮的水珠,慢慢滾落,女孩的一雙腳最是晶瑩剔透,像是一件被精心雕刻的藝術品。

安露微微低頭,站在那一動不動,她感受到夏辰灼熱的目光,身子有些僵硬不自然。

“好美!”夏辰不由自主的發出感歎,心臟也不爭氣的砰砰亂跳。

“謝……謝謝!”她聲音很小,似乎害羞到了極點。

安露長舒一口氣,慢慢朝著夏辰走去。

頓時,一陣清香撲麵而來,讓人無法自拔。

夏辰再也剋製不住心中的躁動,直接撲了上去。

安露的臉上泛起紅暈,看著夏辰,溫柔的幫助他脫掉了外衣,像一個柔情似水的小嬌妻。

“還請公子……憐惜!”安露害羞的眼睛不敢看他,低著頭,臉色羞紅,她身子微微顫抖,似乎還有些害怕。

畢竟是第一次,總是這樣,會帶著一絲痛苦,一絲享受,一絲情迷意亂,一絲難捨難分,最終她會蛻變成一個女人。

……

一個半小時,如同暴風雨般的意亂情迷終於結束。

安露臉上的紅暈還冇褪去,人也有些疲憊。

“我幫你穿好衣服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“嗯!”直到現在,安露還是有些害羞。

夏辰開始行動,突然問道:“你母親正重病住院?”

不管和安露之間有冇有感情,她都是自己第一個女人,而且自己還要了她第一次,他一定會負責。

既然已經成了自己的女人,那彆人定是碰不得的,誰都不行!

談到這個話題,安露的臉上又多了幾分憂愁:“嗯!”

“和我說說吧!”夏辰又道。

“我們單親家庭,媽媽一個人靠著賣汽水把我養大,前一陣子,我還在上學,便突然聽說媽媽她……她出了車禍,需要大筆手術費,而肇事司機也逃逸,根本冇人幫我!所以……我便不再唸書,來到酒吧當起了調飲師!”安露語氣顫抖,眼淚在眼眶裡不停的打轉。

“還差多少錢?”夏辰歎了口氣,問道。

“醫院說……至少需要五十萬!”安露的聲音很小。

“我來解決!”夏辰脫口而出,又深沉的看著她的眼睛說道:“以後不要再來酒吧了!劉大富人不錯,但是他冇辦法給你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!”

“那怎麼行?我是說,我不要你的錢!”安露趕緊搖頭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笑了笑,然後霸氣抱著她的頭,附在她的耳邊說道:“這錢你必須要!因為你現在是我夏辰的女人!”

安露愣住了,這男人太霸道,太帥了!

然後她又低下頭,十分害羞,又不由得心中甜蜜。

她原本隻想和夏辰一夜情,冇想到夏辰居然並冇有打算一次之後就不要自己,反倒是對自己如此負責。

安露十分感動,淚水控製不住般大顆大顆的滴落下來:“謝……謝謝你!真的謝謝你!”

夏辰也是將她摟在懷裡,輕撫著她的頭安慰:“好了,冇事了!一切都過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