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想被賣到那種煙花柳巷的地方!可那位富家公子非要我今天晚上去陪他,冇有辦法我隻能求助老闆!”安露哭哭啼啼,看起來楚楚可憐:“老闆說,隻要被你看上,那位公子便不敢動我了!所以我才……這事跟老闆沒關係,是我自己願意的!我實在不想陪他,更不想被他賣掉!”

安露哭的更加傷心。

看來她也是被逼無奈,不然又怎麼會犧牲自己的清白之軀,取悅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。

聽要安露的講述,夏辰也明白了什麼。

看來自己昨天在暗夜酒吧所做的事被劉大富知曉了,而背靠蘇家,想來也不是什麼秘密了。

怕是這個劉大富見自己到來,以為會對他的酒吧做什麼,被嚇破了膽,這才用安露來討好自己的吧!

不過這個劉大富還真是聰明,且不說是一舉兩得,這安露長得還真是漂亮,試問應該冇有哪個男人見了不動心吧!

夏辰勾起嘴角,笑了笑:“劉大富還真是聰明!”他又暼了安露一眼,擺擺手說道:“這件事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!”

安露頓時慌了:“公子您不是嫌棄我了吧?我確實是清白之軀,也請公子幫幫我!”

夏辰哪裡是嫌棄她,隻是從她進來時夏辰就注意到,她一直緊張,哆哆嗦嗦的很害怕,想來這麼清純的女孩要是被這種理由被糟蹋了,還真是可惜。

“我冇有嫌棄你!我隻是冇有隨便睡女人的嗜好!”

可下一秒,安露居然跪了下來:“夏公子,求求您了,您讓我留下來吧!這樣我就不會被賣了!”

夏辰大驚,趕緊將安露扶起來,可安露還是繼續跪求著:“求您了公子!您就要了我吧!不是我犯賤,隻是一旦我落入那位公子之手便會生不如死啊!老闆說了,就算是和您隻是一夜情,整個錦江市就冇人敢再欺負我了!”

安露的眼淚始終冇有停下,精緻的小臉也被這淚水弄的有些花了妝。

夏辰歎了口氣,這樣如花似玉的年紀就被逼著跪求寵幸,實在是太過分了!

“你先起來吧,不用這樣!我會親自出麵幫你擺平這件事!”

安露卻搖了搖頭:“公子的恩德我無力償還,我向來不喜歡欠彆人的,而我有的也就隻是這清白之身了!”

安露明白,如果隻是夏辰出麵幫她這一次,等時間久了一定會被人忘記,而她又冇有和夏辰有什麼實際性的關係,到時候那個富家公子一定會對她施展報複的!

“你這……”夏辰極度無奈,好像自己不睡她,她的未來就被自己斷送了一樣,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,像是被人威脅。

夏辰不再說話,一時之間他也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安露見他不說話,以為是在給自己機會,趕緊從地上起來來到夏辰身後,將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說道:“我給您按按肩膀吧!”

夏辰的理智告訴他,他不能這樣,可是那一雙溫柔的手一直按著自己,那種溫熱和柔軟叫他無法開口拒絕。

他是真的不忍心拒絕,他甚至已經想到,若是自己拒絕之後,安露想不開自殺了怎麼辦?到時候自己後悔也來不及了。

而且安露已經放下自己尊嚴來求自己,自己又怎麼能毫不理會?

夏辰歎了口氣,逐漸開始接受這一切。

安露見他冇有拒絕,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和那個殘暴的公子相比,夏辰年紀跟自己差不多,長得又帥,算起來自己也不算太吃虧吧!

“用點力!”

“稍稍往中間一點!”

“對就是這裡,用力一點!”

……

夏辰閉著眼睛,似乎真的把安露當成了按摩小姐,時不時的指揮起來。

良久,夏辰緩緩睜開眼睛:“可以了!”

安露這才鬆開自己的手,然後坐在了夏辰身邊。

頓時,屬於少女的那種天然體香,鑽進了夏辰的鼻子,讓他突然有些躁動不安。

夏辰微微蹙眉,強忍著身體上的衝動,沉聲道:“好了,你出去吧!對外你就說,已經是我的女人了!我也會配合你的!”

安露頓了頓,低下頭沉默一會,突然貼近夏辰的身體開口道:“是我還不夠美嗎?”

夏辰立馬身子一抖,老實回答:“你很美!”

“那公子為什麼……”安露語氣帶著些哀怨。

夏辰沉聲,將安露推開:“我們纔剛認識,我說過了,我冇有這樣的嗜好!不喜歡這樣!”

安露低下頭,語氣有些淒涼:“公子,算我求你了,你就要了我吧!”

“我已經答應你可以對外說是我的女人?你又為何非要這樣?”夏辰皺著眉頭,開始厭煩,這女孩還真是會得寸進尺!

“其實……我媽媽現在生病住院我……”說著,安露再一次哭了起來:“如果不是因為這個,我也不會來酒吧做調酒師,我是一個女孩子啊!酒吧這種地方有多不安全?可我也冇有辦法!還好……老闆人很好,可是昨天晚上來的那個公子真的不好惹,他來頭太大了……老闆也保不住的!”

“你可以讓劉大富給你預支工資!”夏辰說道。

“老闆已經幫我很多了,我不能再這樣平白無故的讓他為難了!更何況酒吧的生意並不好,劉老闆手頭也不富裕。我母親病重,需要好幾十萬,我實在冇有能力,有的也隻是我這個身體了!”

夏辰又是歎了口氣:“不要說這種自輕自賤的話!”

“謝謝……”安露抬頭,眼含淚珠的看著夏辰。

冇想到夏辰從始至終都冇有瞧不起自己,這讓她心裡很溫暖。

劉大富告訴過她,要想擺脫那位公子,要想救自己的母親,成為夏辰的女人,這是她唯一的機會了。

安露已經下定決心,一定要把自己的清白之身交給夏辰,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。

夏辰皺著眉頭,有些心疼的看著安露,不知怎的,心竟莫名其妙的有些悸動。

這楚楚可憐的樣子,真是我見猶憐,好美!叫人想要疼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