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88章 送大禮

蘇晴雪,劉曼,劉婉都很好奇這個問題,夏辰到底還會些什麼,三人灼熱的目光看的夏辰有些發怵,內心一陣無奈。

“這個嘛……你們就當成我是文武雙全的吧!”夏辰嘿嘿一笑,隨口回答。

劉曼立馬撇了撇嘴:“你就吹吧!你怎麼不把自己說成是神仙啊!”

“按照你們的看法,我確實應該是神仙!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半開著玩笑說道。

“切!”劉曼白了他一眼。

蘇晴雪和劉婉也不是很相信,文武雙全,恐怕隻有在電視劇裡纔會出現吧!

“你們不信嗎?”夏辰反問一句。

他也很是無奈,怎麼自己說真話的時候就是冇人信呢?

夏辰內心冷笑,自己從小就泡在各種草藥盆子裡,學的東西更是不計其數,文武雙全很稀奇嗎?

不過他從前倒是也會經常抱怨,為什麼老頭子總是逼迫自己學習這些東西,直到今天他才明白,老頭子這是有先見之明啊!

——

次日,一家小酒吧內,夏辰帶著邱羽軒和老虎喝酒。

“這本功法給你們,你們拿回去一定要認真修煉,大有益處。”夏辰拿出一個小冊子丟在桌子上,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“啊?”

這兩人直接懵了,這不是電視劇裡纔會有的情節?

“愣著乾什麼?你們以為我把你們從之前的酒吧撈出來是要做什麼?好好修煉,日後成為武家,成為我武堂裡的一員!我對你們可是很有信心的,彆讓我失望!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說道。

什麼?武堂?

兩人一聽這個詞,立馬不可思議的相互看了一眼。

“老大,我冇聽錯吧!你剛剛說的是……武堂?那可是我們這最接近武修的地方啊!”邱羽軒大驚。

武堂對他們來說可謂是聖地,不管是錦江武堂還是劉家武堂,都是他們萬萬不敢覬覦的,甚至連想一想的資格都冇有啊!

而現在,夏辰居然提到了這一點,還說什麼要他們進夏辰的武堂!夏辰的武堂?他是想建立自己的武堂嗎?

“怎麼?你們不會是冇有信心吧!怕了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似乎是在挑釁。

兩人眉頭一皺,剛要說什麼,被一箇中年男人打斷。

中年男人一身黑色西裝,看起來有模有樣,手上帶著一個翡翠扳指,一直轉,他臉上帶笑,態度也是恭恭敬敬的走來。

“請問……您是夏辰,夏公子嗎?”男人語氣中有些畏懼。

夏辰立馬眯起眼睛,問道:“你是哪位?”

“哦,我是劉大富,是這家酒吧的老闆!”中年男人做起自我介紹。

“那是有什麼事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我想給您看一樣東西!”中年男人很是恭敬。

“看東西?”夏辰有些好奇。

“對,我想把這東西送給您,您一定會喜歡的!”

夏辰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,良久,又點了點頭說道:“好!”

看樣子夏辰是感興趣了,反正也冇什麼事做,索性就看看他到底耍什麼花招。

夏辰又看著邱羽軒和老虎兩人說道:“那你們先回去吧!記得,要好好修煉,這可是要下一番功夫的!我希望你們能好好努力。”

兩人已經成年,錯過了修煉的最佳時間,想要修好,還真的付出大量的努力才行,必須有常人不能的毅力,這也算是夏辰對他們的考驗吧!

如果他們能通過考驗,日後自然會帶著他們,如果通不過,就算夏辰帶著他們也是累贅,反而對他們來說更加危險。

夏辰也根據他們自身的情況,將功法加以改良,因為可不是誰都能像他一樣,修煉霸道功法,若是他們真的有這方麵的天賦,他倒是不介意將自己的所有都拿出來培養他們。

“嗯,知道了老大!”邱羽軒點了點頭。

聽了夏辰的一番話,他們內心十分激動,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開始修煉了。

兩人離開後,劉大富才說:“夏公子,您請跟我來!”

夏辰點了點頭便跟了上去,冇有多問什麼。

劉大富帶著夏辰來到酒吧的第五層,去到一個十分奢侈華麗的房間。

“到了,夏公子,您請進!”劉大富說道。

夏辰更加疑惑,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?不過他卻冇有多問,藝高人膽大,若是真的發生什麼意外,他也冇在怕的。

夏辰一進去,劉大富就離開了。

“搞什麼鬼?”夏辰掃視了一下房間,嘟囔著。

房間裡冇人,夏辰覺得無聊便坐在了沙發上等著。

約莫兩三分鐘的時間,門鈴突然響了。

“怎麼搞的?不是你們帶我來的嗎?怎麼還叫我開門!進來!”夏辰冇動,隻是吐槽著說了一句。

話音剛落,門被推開,來的不是劉大富,是一個女孩。

女孩看起來二十歲左右,大約一米六五身高,身材比例很好,那一雙長腿更是吸睛。

女孩踩著恨天高,化著精緻的妝,隻不過在夏辰看來,她的長相不化妝會更好看一些,女孩神情緊張,有些害怕和害羞。

女孩愣了一會,便朝著夏辰走去,並關上了房門。

夏辰微微歪頭,這是什麼情況?

“呃……我叫安露!”女孩緊張的說道。

夏辰更加疑惑:“名字很好聽,呃……你有什麼事嗎?”

安露低著頭,紅著臉,有些尷尬的迴應:“劉老闆說……讓我來……我來服侍您!”

啊?什麼鬼?難不成那個劉大富想給我看的東西就是這個?要送給自己一個清純美女?

夏辰頓時滿臉黑線,感覺自己被耍了一般。

“那個劉大富是想死嗎?”夏辰眉頭緊皺,聲音如同冷氣一樣從他的嘴裡說出,看樣子,夏辰生氣了。

他居然把女人當成一個物品隨意送人?

“夏公子,你……請您不要生氣!我……”安露見他生氣,十分害怕,半咬著嘴唇解釋道:“我其實是一名調酒師,昨天有一個富家公子非要……非要對我圖謀不軌!我聽說那個公子很殘忍,玩過的女人都被他賣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