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呃……je……je……”梁維陽臉色越來越難看,在學生們的注視下也是越來越緊張。

“到底能不能說出來?”

“就是!不行就不行吧!”

……

學生們也逐漸不淡定了,看著梁維陽磕磕巴巴的冇個進度,一個個的開始催促。

夏辰則是打了哈欠:“這句法語是很難,你說不出來也是理所當然!我確實為難你了!”

這話更讓梁維陽不服氣,可是還是歎了口氣迴應:“這局你贏了!我……確實接不上來!不過這詩我確實讀過,隻是還冇學會!”

夏辰淡淡一笑:“這詩你當然讀過!而且剛剛你還提問我來著!”

“什麼?”梁維陽一愣。

“還是那首拉馬丁的《湖》,隻不過我提問的是前兩句而已!”夏辰解釋。

“難怪……我覺得如此熟悉!你……你玩陰的!”梁維陽立馬投入不友好的眼神。

“這算什麼陰的?”夏辰攤攤手,一臉無所謂。

蘇晴雪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激動的心,大聲呼喊:“夏辰,我愛你!你太厲害了!”

她是真冇想到,夏辰居然連這都會!簡直太優秀了!優秀到讓人不敢相信的地步。

“我去,太誇張了吧!夏辰真的什麼都會啊!連梁維陽也比不過?”

“夏辰這題出的太打臉,好一個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,叫他出外國詩!”

“對啊,搬起石頭咂自己的腳,冇想到同一首詩他就答不上來!”

“太無敵了吧!難怪人家會被蘇晴雪看上!”

“是啊,你看現場的女生們都不淡定了!我要是女人也喜歡他!”

……

討論聲越發激動,也讓夏辰在眾人心中的形象閃閃發光。

夏辰是又一次,震驚了眾人。

“好!第一局你贏了!”梁維陽也不做過多辯解,他隻想好好利用第二局來打夏辰的臉。

“好,你先還是我先?”夏辰淡定問道。

夏辰給人的感覺還真是多變,打架就有打架時的霸氣,比文就有文人墨客的高度,不急不躁,真是讓人賞心悅目。

而此時的梁維陽,滿心就是想打夏辰的臉,他眉頭緊鎖,額頭冒著汗珠,看起來有些急躁。

“那就我先吧!”梁維陽主動開口。

“可以!”

梁維陽平複心情,逐漸冷靜下來,暼了蘇晴雪一眼,微微揚頭,一字一句的念著。

“冷簫聲聲響,姣盼明月歸,

花容月貌裡,銀簪髻上窺,

許一世情緣,莫問此生悲歡,

但君相闕,千裡共酒消愁。”

梁維陽一唸完,臉上止不住的得意,看向夏辰主動問道:“你覺得如何?”

“聽起來確實不錯,朗朗上口!這是梁維陽自己剛作的?”

“人家可是詩歌社社長,這點文采還是有的!”

“可誰知道他是現場作的,還是之前作好這次拿出來的?”

“你看他那個得意的樣子,還真是讓人覺得不爽!”

“不過這詩聽起來確實不錯!不知道夏辰該怎麼應對?”

……

不少學生又開始嘀嘀咕咕的議論起來,對詩的評價不高,不過卻很有味道,朗朗上頭,對仗也算工整,對於這個年紀的學生來說,確實不錯!

“你這詩聽起來倒是有點味道,不過究其根本卻又有些普通了!辭藻確實華麗,不過引人注目的也就是辭藻華麗,冇有什麼實際意義!仔細品品,意味全無!有些可惜!”夏辰搖搖頭,一副無奈的樣子。

“你說的好聽,倒是也作一首出來?”被當眾品鑒不足,梁維陽氣的臉通紅,自己好不容易作出來的詩詞居然被這樣評價?實在是不能忍。

“好吧!那我就獻醜了!”夏辰笑了笑。

“紅帳羅裳,一撚紅塵,

遠山黛眉,癡情一線。

醉念是落秋,君如百稚。

青絲是寒冬,卿為明月。”

夏辰唸完,嘴角勾起一抹淡笑,這笑容有享受,有品味,有意猶未儘。

不僅對照工整,辭藻也不俗,對於愛情的感歎,朦朦朧朧的美好,意味深長,又流連忘返。

不少人先是愣一愣,又細細品味。

第一句點名紅塵之意,一句紅帳羅裳更添美人的趣味,遠山黛眉,雖是女子的一種畫眉之法,和下一句放在一起,又可以理解為遠山,黛眉,取意味深遠,分離之意。

後麵兩句的惆悵之感更加深沉,而最後一句對美人的愛意,充分體現。

好詩,好詩啊!果真一個意猶未儘,朦朦朧朧之美。

“我的詩和你的詩相比,如何?”夏辰看向梁維陽問道。

“我……”梁維陽不好開口,難道要自己親自承認不如他嗎?

不過他的這首詩,確實境界更深沉。

“認輸!認輸吧!不丟人!”

“夏辰的詩就是比你好!”

“認輸!”

……

眾人見梁維陽不說話,直接齊聲大吼,劉曼和劉婉也加入其中。

這下梁維陽想耍賴也不能了。

梁維陽微微低下頭,皺著眉頭沉聲道:“你的詩,確實很好!”

“既然你也承認,那麼這一輪還是我贏!三局兩勝,我已經勝了,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夏辰淡淡一笑,繼續說道。

梁維陽低頭,沉聲不語。

“既然如此,也就請你履行承諾,從今以後不要在騷擾晴雪,否則的話,我一定不客氣!”夏辰留下這一句,便在一眾人的注視下,拉著蘇晴雪的手,離開了。

梁維陽站在原地,久久冇有動作,他尷尬又羞愧,更多的是迷茫。

“難道我真的不如他嗎?”梁維陽有些失魂落魄,自顧自的說著。

“誒呀呀,冇想到夏辰你這個大色狼居然還會作詩呀!”劉曼拉著劉婉,興奮的在夏辰旁邊說道。

“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!”夏辰白了她一眼迴應。

“醫術,打架,高爾夫,籃球,詩歌,你還會什麼?”劉曼好奇的又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