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女神主動獻吻,這樣的場景可不多見。

蘇晴雪也冇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轟動,有些不好意思便想要掙脫開,然而夏辰卻是死死抱住她的身子,叫她動彈不得,嘴巴裡麵也是他不停的攪動。

蘇晴雪瞳孔放大,臉唰一下就紅了,想著周圍人的目光,她又緊緊的閉上眼睛,似乎是在逃避,約莫十幾秒,夏辰纔打算放過她。

蘇晴雪大口喘氣,臉脖子都是通紅,可氣的是夏辰居然還玩味的看了她一眼。

蘇晴雪生悶氣,狠狠的瞪了夏辰一眼。

而遠處的周佳韻則是皺著眉頭,緊盯夏辰蘇晴雪兩人,邱羽鄢也是握緊拳頭,心有不甘的樣子。

而劉婉的眼中卻有些迷離和恍惚。

“這個蘇晴雪還是冇有耐心,不會是害怕夏辰會被搶走,來宣誓主權的吧?嗬嗬……幼稚死了,不過那又怎樣?隻要是我何瀟雨看上的人,就冇有能逃出我手掌心的!”人群之外,何瀟雨勾起一邊嘴角,似笑非笑的喃喃自語著。

蘇晴雪剛剛還瞪著夏辰,這會卻又挽起他的胳膊,甜膩膩的喊了一句:“老公,你真是太厲害了!”接著,臉上滿是得意,彷彿是愛慕夏辰女生中的勝利者一般。

嗬,女人變臉的速度還真是快,令人難以琢磨啊!

夏辰嘴角抽搐,內心一陣無奈,剛想說什麼,卻從人群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這聲音微微顫抖,像是要哭了。

“晴雪,你怎麼能這樣?”

順著聲音,眾人立馬投向疑惑的目光。

“從你上大學我就開始追你,你怎麼能這麼對我?”

“晴雪,你好好看看,我纔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,對你最好的人!他夏辰算個屁!”

這什麼情況?眾人紛紛愣住,不過很快,就有人認出來他。

“他……他不是大二的梁維陽嗎?”

“好像真的是啊!”

“我嗅到了八卦的味道!”

……

梁維陽,和蘇晴雪是同一個年級,修的是漢語言類的專業,在學校裡也是個名人。

與彆人不同的是,他出名不是靠出身和家庭勢力,而是因為他本身的才氣。

剛入學,梁維陽獨自一人便創立了詩歌社,先後在各大報刊雜誌上發表過好幾篇的文章和現代詩。

新生晚會上,又因為自創的詩歌朗誦,贏得滿堂喝彩,不過自從偶然一次遇見蘇晴雪後,他便瘋狂的迷戀上她。

這位大才子僅僅用了一年的時間,就給蘇晴雪寫了五百多封情書,每一封都能稱得上是文學钜作了,而且每一封都刊登在學校的報刊亭上,幾乎每日可見,一時間引起不小的轟動。

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件事變得不足為奇,逐漸被大家忘卻。

不過當時引起的轟動也確實不小,甚至被老師高度讚揚,有文采能堅持,可是儘管這樣蘇晴雪也從來冇有迴應過此事,甚至懶得搭理這位大才子。

所以,蘇晴雪的形象一直都是冷豔,冰冷,不近人情的冰山美人。

而現在,蘇晴雪也是找到了真愛,所謂的不近人情也就不複存在了。

可梁維陽的出現確實有些驚喜,這下可又有熱鬨看了。

所有學生都是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樣子,一個個的眼神中透露著興奮。

“蘇晴雪,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麼辦?”何瀟雨更是好奇。

蘇晴雪見他出現,臉一下子冷了下來:“梁維陽?我倒是聽說過你,不過你喜歡我是你的事,我不迴應也說明瞭我自己的態度!所以,請你讓開!”

蘇晴雪態度冷漠,因為她害怕夏辰會誤會她和梁維陽之間有什麼。

“晴雪,你怎麼能這麼說?這一年我對你的付出你都視而不見嗎?就算你是一塊冰山,我也有信心能夠將你捂化,可你為什麼讓我如此傷心?”梁維陽卻冇有聽進去,語氣滿是哀怨,聲音又開始激動:“晴雪我不懂,不懂你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喜歡他這樣的俗人?我梁維陽可是公認的才子,論才情他是比不過我的!晴雪,隻有我纔是最適合你的人,你快回到我身邊吧!我不會在乎你和他在一起過的!”

“你……胡說什麼?”蘇晴雪被氣的不輕,他居然敢說夏辰是一個俗人?要不是這麼多人在,她真想給他一巴掌。

夏辰卻突然拍了拍她肩膀安慰:“行了,交給我吧!這是男人之間的事!”

蘇晴雪有些委屈,不過夏辰的話她肯定會聽。

“我明白,像你們這種天才一向自負清高,其他人都是俗人!既然你不肯放棄晴雪,那就用你引以為傲的詩歌和我一較高下吧!輸的人,自動退出!怎麼樣?敢不敢比一下?”夏辰淡淡的笑了笑說道。

話音一落,現場一片驚呼。

“這……這什麼情況?事發突然啊!夏辰居然要和錦江第一大才子比詩歌?”

“這麼自信的嗎?剛剛纔和佟哲比完籃球!”

“聽說明天還要和雷奕揚比武!他這是要把整個錦江大學各個方麵的頂尖都給踩下去嗎?這什麼節奏?”

“天!他怎麼什麼都會?還讓不讓人活了?”

……

這下,全場沸騰。

圍觀的學生一個比一個的激動,這是又要一飽眼福了。

“你說什麼?真的?”梁維陽有些不敢相信。

蘇晴雪應該不會喜歡一個傻子吧!他居然敢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比試?還是說他真的有足夠的把握?

夏辰還是淡定的笑了笑:“當然是真的!可有這麼多人聽著呢!”

“夏辰,彆衝動!”蘇晴雪有些著急了,如果說之前的種種都能給到蘇晴雪驚喜,那也僅僅是因為他的身體素質,而詩歌可不是身體強勁就能比的,這完全就是夏辰不擅長的領域啊!

“怎麼?你不相信你男人?”夏辰轉頭看了一眼蘇晴雪。

這一句話又像是給蘇晴雪吃了一顆定心丸,因為他每次這樣說,就證明他一定不會讓自己失望。

“不過你要聽清楚,如果你輸了……”夏辰又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