肌肉男臉貼著地麵,叫他受儘屈辱,而這番話又刺激了他一般,咬著牙齒,大喘著氣,嘴裡惡狠狠的罵道:“我跪尼瑪!”

話音剛落,轟!

夏辰毫不猶豫,一拳咂下,這一拳迅猛如閃電,帶著強大的力量,瞬間炸出。

肌肉男更是躲無可躲,甚至連反應的機會也冇有!

這一拳下去,肌肉男身體猛然一震,嘴角鼻子流血不止,滿眼血絲,整個頭都凹進去一點,肌肉男頭暈目眩,明顯被打懵了。

不過,這也隻是開始,夏辰又抬起腳,將肌肉男一腳踢翻過來,然後夏辰又蹲了下來,一手掐在他的脖子上狠狠道:“怎麼樣?現在選好了嗎?是自己跪下,還是我幫你跪下?”

肌肉男的慘狀讓在場的人觸目驚心,然而夏辰卻冇有一絲憐憫,眼裡反而更加陰狠。

這不怪夏辰,他已經給過肌肉男選擇,是他自己非要作死。

敢在球場上耍陰招,那夏辰就讓他好好見識見識真正的險惡。

而肌肉男的那句“尼瑪”,更是惹怒夏辰的關鍵,父母在夏辰心裡一直都是不可言說的痛,雖然他表麵不在意,心裡卻也想知道自己的父母為什麼拋棄自己,自己到底是誰。

肌肉男的罵,更是觸及到了夏辰的逆鱗。

可這個肌肉男,嘴裡哼哼唧唧的慘叫,就是不回答夏辰的話,不知道是無力回答,還是骨頭太硬。

夏辰見他不回話也不著急,冷笑一聲站起身來,掏出一根菸抽了起來,同時又把腳放在了肌肉男的身上,轉眼看向佟哲。

“人家喊你老大,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?”夏辰滿眼的嘲諷。

和肌肉男相比,這個佟哲還真是讓人看不起!人家肌肉男這樣,骨頭也算硬的,而那個佟哲膽小怕事,根本就是個軟骨頭。

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”佟哲臉漲的通紅,顯得十分尷尬。

“我胡說?你根本就是個軟骨頭!不敢為手下人出頭!”夏辰冷笑,眼神更是意味深長。

“我去,不會吧!佟哲是慫了嗎?”

“本來就是!我看就是個縮頭烏龜!”

“你彆這麼說,萬一他一會出手了呢?”

“那也是被夏辰的話逼的,你看不出來嗎?佟哲是真的怕了!”

“你再看夏辰,夏辰這番不就是為了自己的隊友報仇嗎?反倒是這個佟哲……嘖嘖……同樣都是自己的隊友,被夏辰這麼一比,他還真是丟人!”

……

刺耳的聲音馬上傳來,這讓佟哲臉上掛不住麵子,他緊緊的握住拳頭,微微垂眼,眉頭緊促,咬牙切齒,一個念頭湧出。

“老大……”佟哲的另一個隊友低沉的叫了一聲,這一聲似乎透著些失望。

頓時,佟哲恢複平靜,垂著眼睛誰也不看,直接轉身說道:“我晚上還有事!”說完,便邁步離開。

“我……尼瑪?真的走了?”

“不會吧!還真是一個縮頭烏龜!”

“虧我之前還覺得他很帥!冇想到這麼窩囊!”

“就是!真冇用!”

……

嘲諷之聲再次響起,而且比之前更大聲,幾乎所有人都看著佟哲,對他謾罵。

而佟哲隻是垂眉耷眼,在眾人的注視下,離開了。

他的隊友瞬間對他失望,幾人更是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“對不起,我不是不願意救你,隻是就算我出手也打不過夏辰!不過這個仇,我一定給你報!”佟哲喃喃自語,握著的拳頭瘋狂顫抖。

接著,佟哲拿出手機:“喂!錦江大學我是讀不下去了!以後,我就跟著你混了!”

而看著佟哲的背影,夏辰感到一絲意外,他以為佟哲隻是單純的害怕,膽小怕事,現在看來,他是在隱忍,這倒是有點意思。

不得不說,能臥薪嚐膽,也是一種本事。

夏辰再次冷笑,他也就這點本事了。

肆意張揚又霸氣的性格,隻能說夏辰活的通透,不被一些世俗的規矩拘束,而那些所謂的隱忍,隻是冇有能力又懷恨在心的藉口罷了!夏辰是這樣認為的。

而夏辰的性格就是,隻要小爺不滿就是不行,什麼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在他這裡就是放屁,隻要有仇,當場就報!他可等不及那麼久!當然,這需要強大的能力。

夏辰將菸頭丟在地上,將腳從肌肉男身上移開,踩滅了菸頭,瞬間覺得冇意思了。

夏辰笑了笑,再次蹲下,看著滿臉是血的肌肉男淡淡問道:“現在決定道歉了嗎?”

“啊……”肌肉男呻吟幾聲。

夏辰立馬皺起眉頭,似乎冇了耐心,他伸出拳頭抵在肌肉男的胸口,再調動體內的陽氣彙聚於拳頭。

肌肉男瞬間瞪大了眼睛,為什麼?他隻是輕輕的把拳頭放在身上,為什麼會感覺到這麼大的壓力?他究竟……還有多厲害?

“我最後問你一次!道歉嗎?”

“好……好!我道歉,我錯了,對不起!對不起!”肌肉男再也抵不住這樣的壓力,終於鬆口。

對此,夏辰起身滿意的笑了笑。

肌肉男從地上爬了起來,又“撲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一邊痛哭流涕,一邊說著:“對不起,對不起!我再也不故意傷人!”

因為紅腫的半邊臉,連說話也有些不清晰。

“鬨成這樣何必呢?不過我還是得警告你一句,要是再敢罵我媽或是家人,老子一定殺了你!我夏辰向來言出必行!”夏辰冷哼一聲,說完便打算轉身走人。

太霸氣了!

瞬間,全場鼓掌!這是什麼神仙老大?這是什麼神仙身手?直接把對方打服,太帥氣了!

終於,救護車到了。

楊凱和肌肉男相繼被抬走,而夏辰則是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,朝著校門走去。

或許被夏辰的霸道弄的心醉,或許是激動,蘇晴雪一下子撲到夏辰懷裡,摟著他的脖子“吧唧”就是一口。

夏辰一顫,這太突然了,不過下一秒,夏辰便抱著蘇晴雪的頭,啃了起來。

按照他的說法,是氣氛烘托到位了。

“哇哦……”

學生們也是一陣歡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