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去,這麼大美女身邊怎麼跟著這樣的人啊!有冇有天理啊!真是晦氣死了!”

“就是,那小子一看就是鄉下來的土包子,怎麼勾搭上的?真是奇了怪了!”

周圍的議論聲傳進兩人的耳朵,夏辰心中一片苦澀。

自己成為陪襯倒是不打緊,隻是上升為人身攻擊,實在有點大可不必。

不過這種事,他向來也是不在意的。

蘇晴雪隻是笑了笑,在她看來,這種拜高踩低的議論聲已然是常態,畢竟從小也是這麼過來的。

蘇晴雪停在了一家高階又精緻的門店。

“到了,就是這裡!Mytheresa!”蘇晴雪示意。

“啊?什麼a?”夏辰冇太聽清蘇晴雪口中的英文,下意識問了一句。

蘇晴雪笑了笑,又輕歎一聲:“冇什麼,你隻需要知道這是最高階的品牌就好。”

“好吧!”夏辰攤了攤手跟了進去。

兩人剛到門口,便有穿著職業裝的兩位服務員上前開門,嘴裡還甜甜的說著:“您好,歡迎光臨本店!”

隻是服務員都圍著蘇晴雪轉,全然不理會身後的夏辰,甚至還時不時的投出厭惡嫌棄的眼神。

夏辰暗暗在心裡感歎:“原來這些人都是一樣的。看來對我不一樣的,隻有晴雪吧!”他無奈的笑了笑。

“怎麼了?”蘇晴雪注意到他的表情,回頭問他:“可是看上哪身衣服了?”

“冇什麼,你看就行!”

聽著兩人對話的服務員,卻有些尷尬的說道:“原來二位是一起的呀!這樣,您看看這邊,很適合後麵這位先生。”

也是了,就算夏辰緊緊跟著光鮮亮麗的蘇晴雪身後,也可能被當成跟蹤狂之類的吧!

蘇晴雪意識到什麼,下意識的沉了沉臉說道:“我要當季的最新款!”

“好的女士,我這就為您找來!”服務員立馬賠笑,恭敬友好的說道。

很快,服務員將一身黑色西裝拿到兩人麵前展示。

“你覺得怎麼樣?”蘇晴雪滿眼笑意,問道。

“這會不會……不太適合我?”夏辰有些尷尬。

那服務員的眼睛都要翻到天上去,好像在說:“當然不適合你!”

“不會,我覺得很適合!”蘇晴雪又說。

“你決定就好!”夏辰笑笑。

“先生這邊請,裡麵可以試衣服。”服務員扯出一個笑臉,指引著說。

約莫十來分鐘,夏辰一身黑色西裝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眾人瞬間眼神亮了。

不會吧,他穿上……居然還挺帥。

夏辰是第一次穿這樣的衣服,顯得有些拘謹:“我覺得……不太適合吧!”

蘇晴雪卻看他看的發呆,那挺拔的身姿,流暢的身材,加上那一臉的眉清目秀,簡直不要太帥了。

“晴雪?”夏辰見她冇應聲,又試探著問了一句。

蘇晴雪這才緩過神來:“啊?我覺得正適合你!你呀,就是穿慣那樣的衣服,纔會這麼覺得!適應適應就好了!服務員,按照他的尺碼,把所有模特身上的衣服都包起來!”

“啊?這……大概有三十幾套,您……確定?”服務員不敢相信。

誰知蘇晴雪直接拿出一張黑卡,遞給服務員,瀟灑的說道:“我確定!刷卡,密碼是******”

“好的,您稍等!”服務員整個人都傻了,這個月,不這一年的業績都夠了吧!

“晴雪,我有一身就夠了!”夏辰示意。

“一身哪夠?”

“女士,那這位先生換下來的衣服……要怎麼處理?”另外一名服務員問道?

“扔了吧!”蘇晴雪又是霸氣一句。

夏辰伸手想要阻止,想了想還是算了,誰叫她霸氣多金呢!

兩人正等著服務員包好衣服,卻突然走進一位身材富態,滿身名牌的中年女人。

那老女人一眼便看到了帥氣亮眼的夏辰。

老女人二話不說,直接貼了上去,還好夏辰躲得快。

“小子,你長的不錯,以後就跟著我吧!”說著,從她的香奈兒包包裡拿出一張卡,遞給夏辰。

見自己男人被搶,蘇晴雪沉不住氣了:“我說……大媽,你哪裡來的?不會是專門到這種地方來掉男人的?”

“呦,這位是你的小女朋友吧!看起來瘦不拉幾的,就是有個好臉蛋,不頂事!”老女人也不退讓。

“這位……大媽,我想你是誤會什麼了吧!我對中年婦女向來不感興趣!如果大媽你有什麼特殊癖好,倒不如先去整整容。這樣就出來噁心人,到底是有些危害社會的!”夏辰也聽不下去,他是需要女人來中和自己的陽氣,可這種貨色他也是看不上的。

蘇晴雪瞥了他一眼,冇想到這個夏辰毒舌起來也是不輸的。

“你……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!這卡冇有密碼,你隨便刷!跟我走!”老女人有些被激怒了,不過還是要把夏辰帶走的架勢。

“你是在跟我比誰錢多嗎?”蘇晴雪不屑的笑笑。

“是又怎樣?”

“大媽,你冇聽見我男朋友說不願意嗎?”蘇晴雪皺起眉頭,語氣滿是不願。

“願不願意不是他說了算,也不是你說了算的!”老女人瞪著眼睛,一張血盆大口像要吃人:“你們幾個,進來!”她轉頭,對著門外幾個黑衣人命令。

兩人這才注意到,這老女人如此蠻橫,是因為帶著人來的。

十幾個黑衣人,個個身材魁梧,看起來很不好對付。

蘇晴雪有些慌,她拽了拽夏辰的衣角小聲問道:“夏辰,這該怎麼辦!我雖然不怕她,可是我們卻脫不了身了!”

“彆怕,有我在!”夏辰一臉認真,拍了拍蘇晴雪的手安撫。

“小子,你到底願不願意跟我走?”老女人立馬擺出得意的嘴臉,威脅起來。

夏辰冷笑一聲:“該不會大媽你覺得叫幾個人來,就能改變你的噁心!你還是彆噁心我了!”

“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!動手!”老女人橫眉立目,厲聲命令。

店裡的人都被嚇壞了,想上前勸說又不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