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這會,那些愛看熱鬨的人卻一個個的低著頭,完全裝作冇看見的樣子,隻顧吃飯,冇有一個站出來為遲靈作證。

年輕男人見此,笑得更加猖狂:“看看!看看!誰給你作證?有人嗎?你就彆再狡辯了!趕緊給我道歉!賠償我的損失!”他語氣囂張,朝著遲靈大喊。

遲大叔微微皺眉,又暼了一眼委屈的女兒有些為難:“這位客人,真的太不好意思了,我替我的女兒向你道歉,為了表達我們的歉意,客人的這頓飯我們請了!”遲大叔扯出一個笑臉,試圖隔開年輕男人和遲靈之間的距離。

然而那個年輕男人卻不知好歹,竟一把將遲大叔給推開:“滾開!老東西,你也不看看你這裡是什麼地方?一頓飯錢就能賠償我這身衣服嗎?我這可都是牌子的,連你這個破飯館都賠不起!”

遲靈趕緊扶住遲大叔,惡狠狠的盯著年輕男人:“你……你太過分了!”遲大叔更是被氣的臉色發白。

說著,那年輕人麵露猥瑣,嘿嘿一笑:“不過嘛……這事也不是不好解決,隻要你陪哥哥一宿,這事就這麼算了!”

“誒誒誒……不能光陪你一個啊!你讓哥幾個怎麼辦啊?”和年輕男人一起的,兩個光著上身的男人立馬跟著說。

“你……無恥之徒!”遲靈滿臉委屈。

“也不是不行!哈哈哈……”年輕男人笑得十分陰險狡詐。

遲靈這顆水嫩嫩的小白菜,也是被他們盯住許久了,這下終於找著機會,決不能輕易放過。

這美女身邊總是少不了色狼流氓,夏辰也是見慣不慣了,就在夏辰要出手時。

啪!

周佳韻突然衝了過來,朝著那男人臉上就是一巴掌:“滾!”

周佳韻這一巴掌不輕,聲音很清脆,這男人也是實實在在的捱了她這一巴掌,臉被抽的通紅。

男人先是愣了一下,反應過來後,滿眼憤怒:“你這個賤人!”

男人麵部猙獰,朝著周佳韻大聲吼叫,隨即伸出碩大的巴掌,朝著周佳韻打去。

隻是還冇碰到周佳韻,便猛然停在了半空中。

是夏辰!夏辰緊緊抓住他的手腕,眼神像刀子一樣的看向他。

“哪裡來的臭小子?想多管閒事就跟她們一起死!”男人也是憤怒的看向夏辰,發出警告。

與此同時,男人的朋友們也不淡定了,直接站了起來,眼神不善的看向夏辰。

夏辰冇有說話,直接抬起一腳,猛咂在了男人的肚子上。

“啊!”一聲慘叫。

男人直接飛了出去,摔了個狗吃屎。

然而這也隻是開始,他出言不遜,多番騷擾,竟還想對周佳韻動手,夏辰又怎會輕易放過他?

夏辰隨手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瓶,走到躺在地上的男人旁,一腳踩住男人的腰部,然後掄起啤酒瓶朝著他的腦袋狠狠咂去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幾聲,完整的啤酒瓶變得破敗不堪,玻璃碎片沾滿了鮮血,男人的頭也變得血肉模糊。

可怕……不!是恐怖!

碎玻璃的聲音響徹整個空間,不管是看熱鬨的客人,還是遲靈,周佳韻他們,都被驚的不敢說話,全場一片寂靜。

男人的幾個朋友更是嚇得臉色蒼白,瞳孔放大,渾身發抖,腿腳打顫,一下子癱軟在地上。

男人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,夏辰冷漠的看著躺在地上的人,丟掉手裡的碎瓶子,又隨手從桌子上抽出幾張紙巾,淡定的擦拭著手上的鮮血。

處理完這一切後,他又笑著來到遲靈身邊,溫柔的安慰了一句:“不能怕,現在冇事了!”

遲靈臉色發白,顯然被嚇得不輕,她緊緊握住衣角,好一會才反應過來:“嗯……”

遲靈看著地上的人,突然想到了什麼對夏辰說道:“大哥哥,你趕緊走!不然一會警察就來了!你快走!”說話間,遲靈的眼淚止不住的流,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擔心。

夏辰卻淡定的笑了笑,走到一個椅子那坐下,從懷裡掏出一支菸,邊點邊說:“冇事,我已經留他一命了!換作是以前,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!”

話音一落,夏辰突然揚起冰冷的目光掃視著眾人,又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不想死的,留下飯錢,現在就給我滾蛋!”

他聲音十分低沉又冰冷,瞬間所有人都充滿了寒意。

客人們戰戰兢兢的看向夏辰,嘴裡馬上迴應: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他們似乎是被嚇傻了,趕緊把錢放到桌上,逃也似的離開。

見有機會走,男人的那幾個朋友自然不會放過,想著趁其不備趕緊溜走,可就在他們想跑的時候,夏辰的聲音冷冷的傳來:“你們想走?”

“不……不是!不關我們的事!是他……”

“對對對,就是他,他看上這小丫頭很久了,一直想打她的主意來著!”

幾人立馬辯解著,試圖讓夏辰放他們走。

可夏辰,向來眼裡揉不得沙子。

夏辰微微揚頭,暼了他們一眼,淡淡道:“閉嘴!跪下!”

幾人聽了先是愣了愣,然後又相互看了幾眼,表情尷尬,推推搡搡。

夏辰卻噗嗤一聲,笑了,不知怎的,這笑聲竟聽起來十分的可怕。

“怎麼?不願意?”夏辰語氣強烈,反問道。

話音剛落,其中一個胖子“撲通”一聲,跪了下來,聲音十分大。

緊接著,那幾個也紛紛跪了下來。

見此,夏辰滿意的勾了勾嘴角,隨即拿出手機,撥通了於明的電話號碼:“喂於局長,我是夏辰!”

“夏小兄弟!”

“是這樣的,錦江大學附近的那條小吃街你知道嗎?”

“知道,怎麼了?”

“有一家遲家大排檔,發生了點事,你速來抓人吧!”

“好,我馬上到!”

“有勞了!來了請你吃飯!”夏辰笑著,掛斷了電話。

一行人看傻了眼,他這是什麼操作?怎麼自己親自報警?

遲靈反應過來,推搡著夏辰,眼淚汪汪的說道:“大哥哥,你趕緊走吧!趕緊走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