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再說什麼,也跟著走進。

餐館地方不大,卻乾淨的很,剛走進去就能聞到香味。

“走吧!”周佳韻突然拉住夏辰的胳膊往裡麵走。

夏辰一愣,看了她一眼就跟了進去。

“歡迎光臨,幾位是隨意坐,還是包間?”門口不遠的櫃檯,一個微胖的中年大叔,慈祥的笑著,臉上卻突然閃過一絲驚喜:“佳韻?”

“遲叔叔,是我!好久不見了!”周佳韻也笑得高興。

“佳韻啊!我聽說你考上了錦江大學,真是有出息!”大叔開懷大笑:“也不知道我們家那丫頭能不能考上!”

“遲叔叔彆擔心了,小靈兒學習很好,肯定能考上!”周佳韻迴應。

遲叔叔?小靈兒?夏辰似乎想到了什麼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。

“靈兒,出來!快看看誰來了!”大叔朝著裡麵喊著。

夏辰順著大叔的眼神看去,一個嬌小又熟悉的身影赫然出現在自己麵前,是昨晚的遲靈!看來還真是有緣啊!

遲靈一眼就看到了夏辰,十分驚喜:“大哥哥?你怎麼在這?”遲靈跑到夏辰身邊,開心的問道。

“嗯?你們……認識?”周佳韻愣住了。

“是佳韻姐姐啊!你也在!”遲靈這纔看到身邊的周佳韻。

周佳韻有些尷尬,明明因為自己來了才把她叫出來,怎麼還忽略了自己?

夏辰見到遲靈,心情大好:“真冇想到,我們又見麵了!”

羅一揚幾人相互看了一眼,滿眼的嫉妒!

這小蘿莉長得好可愛啊!活脫脫一個漫畫少女,又清純又可愛,隻是……尼瑪的,又被這個夏辰給收了!

天,夏辰要不要這麼禽獸?連小蘿莉也不放過!人家還這麼小,就下手了?啥也不說,太牛了!

夏辰這是什麼運氣?蘇晴雪,何瀟雨,周佳韻,就連吃個飯都能碰到小蘿莉!

“大哥哥和佳韻姐姐也認識嗎?”遲靈看了兩人一眼,好奇的問道。

“我們兩個在一個班裡!”夏辰回答。

“原來是這樣!太好了,以後我就可以經常找你們玩了!”遲靈很興奮。

“好了,靈兒,彆光顧著聊天了!趕緊帶你佳韻姐姐去包房!”大叔笑眯眯的提醒著。

“嗯!”遲靈點了點頭,長長的雙馬尾晃動著,可愛極了。

遲靈帶著幾人進入一個包房,裡麵不是很豪華,卻很整潔。

“靈兒,先來一箱啤酒,剩下的讓周佳韻點吧!”夏辰主動開口。

“好!”

周佳韻心裡煩悶,怎麼叫她靈兒,卻叫自己全名?她嘟著嘴,看著菜單點了十多個菜。

羅一揚卻吵嚷著不夠,非要周佳韻破費的樣子,眾人也是跟著起鬨。

很快,菜逐一擺上,幾人嚐了之後,確實都覺得味道不錯!尤其是招牌菜,好吃的冇話說,羅一揚等人更是狼吞虎嚥。

吃了一會後,羅一揚突然端著酒杯站了起來:“這頓飯還真是得感謝周大美人!我敬周大美人一杯!”

“好……”幾人跟著起鬨。

夏辰則是淡淡的看著。

“可是……我不會喝酒啊!”周佳韻有些為難。

“你這樣,可就是不給我麵子了!”羅一揚不依不饒。

“可是我……”周佳韻猶豫。

夏辰看著她這樣,於心不忍:“我替她喝!”

“這怎麼行?老大要是替她喝,那也得替我喝!可不能重色輕友!”楊凱調侃起來。

見狀,周佳韻隻好應了下來:“那……那我少喝一點吧!夏辰你下午還有比賽,不能喝太多!”

說著,周佳韻拿起酒杯,喝了一口,隻是這一口下肚,周佳韻的臉色就有些紅了。

羅一揚和楊凱等人卻不想放過她,連哄帶騙,一邊勸一邊逼迫的,周佳韻又喝了一杯。

這一杯,叫周佳韻滿臉通紅,脖子也變了顏色,能看得出來,確實不會喝酒,夏辰趕緊製止,不過卻晚了,周佳韻,喝醉了!

周佳韻瞬間眼神迷離,捧著自己的臉,笑嘻嘻的看著夏辰:“夏辰,你覺得我好看嗎?”

夏辰瞬間愣住了,心裡暗道:“完了,又一個喝醉的!女人可真夠麻煩的!”

“你醉了!歇一會吧!”夏辰歎了口氣,迴應。

“哇哦……”見勢,羅一揚等人立馬起鬨:“周大美人能不好看嗎?”

周佳韻卻皺起眉頭,瞪了他們一眼:“滾!老孃又冇問你們!夏辰!你怎麼不說話!”

“我……”夏辰心裡頓時覺得無奈:“好看……”

雖然無奈,不過周佳韻也確實好看!

“那我和蘇晴雪……誰更好看?”周佳韻暈暈乎乎的,又問。

“你喝多了,彆再說了!”夏辰再次勸說。

“不!你說!我就要你說!”周佳韻突然站了起來,醉眼迷離的看著夏辰,大聲說道。

“嘖……”

就在夏辰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。

“啊!”

一聲尖叫,打破了微妙的氣氛。

“靈兒?”夏辰臉色一變,直接站起身來。

“靈兒!靈兒?你怎麼了?”遲大叔急切的聲音也傳了進來。

“靈兒怎麼了?”周佳韻也緊張了。

夏辰趕緊跑出包間,剛出去就看到了遲靈,和一個年輕男人。

“你這個小姑娘怎麼回事?笨手笨腳的,把茶水倒在我身上,還打我一耳光?”年輕男人一臉邪笑。

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你……”遲靈被嚇得哆哆嗦嗦。

“靈兒,出了什麼事了?”遲大叔也趕過去問道。

“爸,是他!他想耍無賴!”遲靈委屈的低下頭,眼淚吧嗒吧嗒的流了出來。

原來是那個年輕男人,見遲靈長得可愛,把她堵在門口,甚至想動手動腳,遲靈害怕,下意識給了他一巴掌。

“你這個臭丫頭,竟還胡說八道?你自己笨就算了,還想汙衊我?”年輕男人-大怒,朝著遲靈大聲吼叫。

“行了靈兒,趕緊給客人道歉!”遲大叔卻皺著眉頭,嗬斥起來。

“爸!真的是他!是他把我堵在這裡,不想讓我走!他們都看見了!”遲靈委屈的指著看熱鬨的客人解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