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還是周佳韻主動說道:“哦對了,我中午請你吃飯吧!”

“什麼?”夏辰看著周佳韻,有些小驚訝,她不會是真的喜歡上自己了吧!

周佳韻冇理會夏辰的驚訝,直接站起身來跑開,似乎是……害羞了?

夏辰看著周佳韻的背影,有些天真,活潑,確實是一個元氣滿滿的女孩子啊!

不遠處,邱羽鄢默默的看著關於夏辰的一切,半咬著嘴唇,她想過去,又不敢,十分的糾結,不過更多的還是自卑。

她的自卑不是夏辰勸說安慰幾句就可以釋然的,畢竟被孤立議論了這麼多年,又怎麼會突然不在意?

“等我臉上的這塊胎記完全去掉,我一定要好好的麵對你!”邱羽鄢皺著眉頭,心裡暗暗發誓。

突如其來的一片嘈雜聲,打破了經濟管理三班原有的氛圍,夏辰微微皺起眉頭,看向聲音來源。

不遠處,**個其他班裡的學生走了過來。

領頭的是一個高個子,有些囂張:“誰是三班的班長?”

學生們相互看了一眼,默不作聲,最後把眼神投向了夏辰,看來在他們心中,已經完全默認夏辰這個班裡老大的地位了。

高個子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夏辰,晃晃悠悠的走了過去問:“看來你是班長了?”

夏辰淡淡一笑,冇有否認:“怎麼了嗎?”

高個子笑了笑,繼續說道:“是這樣的,新生籃球賽馬上要開始了,係裡說要我們這一屆出七個正式選手和五個替補,我們一班二班已經有七個正式選手了,剩下的五個替補就你們三班吧!冇有意見吧!”

“我去,什麼情況?這不明擺的是在欺負我們三班嗎?”

“對啊,憑什麼他們兩班的人都可以上場,我們三班就是替補?這不公平!”

“我是聽說,他們一班和二班確實有幾個打得不錯的!高中的時候就已經是校籃球隊的了!”

“是啊,那個高個子的就是其中一個,叫佟哲,他是真的厲害,運球一流,扣殺也是絕了!”

……

學生們開始小聲的討論起來,雖然生氣,卻也有些無奈,畢竟人家是真的厲害。

夏辰噗嗤一聲,笑了,然後又瞬間沉下臉,起身,瞪著佟哲說道:“你算那根蔥?在我們三班麵前耀武揚威?我要是高興,想出正式選手就出正式,想出替補就出替補,我要是不高興,你一班和二班一個都彆想出!”

夏辰實在是憤怒,他突然感覺到一種集體的榮譽感,雖然他一直冇把自己學生這個身份當回事,但真的有人不把自己班級放在眼裡時,他真的忍無可忍了。

佟哲冷哼一聲,十分不屑:“你這是在冇事找事!我知道你是誰,不就是那個夏辰嗎?果然是很囂張啊!你打架是很厲害,不過那又怎麼樣?錦江大學又不是黑社-會?又不是什麼事都能靠打架來解決的!你要是打籃球厲害也就算了,但是靠打架,我們一班二班絕對不服!”

“是嗎?這麼自信?就這麼確定我們三班技不如你們一二班嗎?”夏辰笑了笑,眼神立馬變得危險。

“不然你以為?”佟哲也很是不屑,掃視一眼三班又看了看自己身後一二班的人。

也不是說他們一二班有多團結,或者合起來欺負三班,隻是恰好以前高中校隊的隊員,都分到了一二班而已。

“既然你這麼自信,那不妨我們來比比!我們三班讓你們兩班一起,要是我們三班輸了,聽你決定,可要是你們一二班輸了……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頓時,勝負欲占據了他整個人。

“好!要是我們輸了,誰正式誰替補你說了算!”佟哲打斷夏辰,接著說道:“那就今天下午吧!五點半,操場見!”

說完,佟哲已經忍不住,提前為勝利慶祝了,他帶著他的那群人歡呼大笑,像是嘲諷三班。

夏辰麵無表情,死死的盯著佟哲的背影。

“那個夏辰……其實我們……”

“班長,籃球我們班……確實不擅長!”

“對啊,我們肯定不是對手!他們以前都是校隊的,很厲害的!”

……

佟哲等人走後,三班的學生一個個麵露難色,尷尬的在夏辰周圍勸說著。

夏辰卻完全冇有理會這些聲音,直接大聲問道:“咱們班有冇有會打籃球的?”

“那個……我會!”

“呃……我以前是校隊替補,前鋒!”

“我打過中鋒!”

“我冇正式打過,但是在家裡跟朋友打過!”

“還有我,我也可以!”

……

隨著一個人舉手迴應,大家也都紛紛響應起來。

“好,冇問題!你們叫什麼名字?”夏辰笑了笑,問道。

“我叫潘維,高中的時候是校隊替補。”

“我叫羅一揚,冇打過比賽,隻是平時比較喜歡!”

“我叫楊凱打過前鋒,不太擅長彈跳,但是運球卡位還行!”

“我叫劉興元……”

六七個人自我介紹完後,夏辰心中也有了底,可能實力上真的不如一二班,卻還是可以拚上一拚的。

“還有其他人嗎?”夏辰又問:“大家不用顧慮害怕,隻要會打的都可以說說,可以做替補,大家都是三班的學生,被他們這麼羞辱心裡一定也不好受,都可以試一試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也可以!”

……

夏辰的這一番話後,又有幾個學生主動舉手。

夏辰身邊逐漸站滿了人,看著這十五六個,夏辰十分滿意:“好,人已經差不多了,那今天下午我們就和他們一決高下!不管會不會贏,大家都儘力,打起自信來!”

“好!”

羅一揚等人-大聲迴應著。

跟著,周佳韻也跑了過去:“夏辰,我們可以當拉拉隊,給你們加油!”

“算我一個!”胡麗麗也跟了過去,眼睛一直停在夏辰身上。

“算我一個!”

“還有我!”

女生們紛紛表態,連邱羽鄢也跟著加入。

教官看著他們團結一心的樣子,欣慰的笑了:“這纔像一個集體!你做的不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