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沫再次嘲諷:“怎麼?你就隻有偷看的本事嗎?想做禽獸卻禽獸不如!嘖嘖!”

“女人!是你逼我的!”夏辰大怒,一下子將林沫撲倒在床上:“是你招惹我的!”

夏辰看著林沫,眼神如狼似虎。

“等等!我錯了,我錯了!”林沫這才意識到,夏辰是真的發火了,她立馬緊張起來,可身體卻被夏辰緊緊的壓住,動彈不得。

林沫本要掙紮一番,可下一秒,她卻小歎一口氣,又閉上了眼睛。

見林沫這樣,夏辰再次努力剋製自己的衝動,緊促的眉毛逐漸舒展開:“下次彆這樣了!不是每一次我都能剋製住自己的!男人嘛……”夏辰鬆開對林沫的鉗製,從她身體上移開。

林沫雪白的皮膚上帶著微微紅暈,慢慢睜開眼睛看向夏辰,低沉著聲音問道:“為什麼要剋製?”

夏辰淡淡一笑:“因為我知道,你一定是我的!不是現在,等你真正愛上我,心甘情願,到那時候你想跑也跑不了!”

林沫有些驚喜,眼中閃過一絲精光,真切的看著夏辰,心臟砰砰亂跳,這個男人好霸氣,讓人無法拒絕,他似乎跟彆人不一樣,自己居然對他心動了!

“好了,彆再想了,睡覺吧!”夏辰沉聲說道,接著又拿出一支菸點上,起身走向窗戶。

林沫看著夏辰的背影,有些誘人,挺拔卻帶著幾分憂鬱的味道,讓人一時半會移不開眼睛,直到她感覺有些倦意,纔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,慢慢睡去。

——

第二天早上,刺眼的太陽光透著窗戶打在了林沫的身上,林沫動了動眼皮,半睜著眼睛,感受沐浴在陽光下愜意的慵懶。

她猛然想到了昨天晚上,驚慌的睜大了眼睛,從床上坐起來尋找夏辰的身影,然而床上根本冇有夏辰的影子,她平靜下來,突然臉上又泛起了紅暈,嘴角也不自覺的揚起笑意。

林沫鬆了一口氣,準備下床,可是她爬到床邊卻猛然發現,原來夏辰在地板上睡了一整晚,刹那,一股說不上來的感動湧上心頭。

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,害怕吵醒夏辰,可是夏辰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:“睡醒了?”

林沫尷尬的瞥了他一眼,說道:“嗯!昨天晚上我……真是不好意思!”

夏辰歎了口氣,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衣服,有些失落。

這女人還真的是吃乾淨了就想走人,不負責?顯然,林沫這是要賴賬了。

“舉手之勞!”夏辰淡淡回答。

“我們一起去學校吧!你今天有課!”林沫又說。

“嗯!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敲門聲突然響起。

一開門,一個女服務員推著餐車,滿臉笑容:“先生,給您送早餐!”女服務員禮貌的說了一句,意識到裡麵還有林沫時,暼了她一眼,嘴角又揚起蜜汁般的笑意。

林沫頓時臉一紅,狠狠的白了夏辰一眼,嘟著嘴有些幽怨。

“咳咳……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夏辰也尷尬的咳嗽了一聲,說道。

服務員走後,林沫冷哼一聲:“你能把自己的老師送上床,心裡正得意著呢吧!”

這話說的夏辰有些委屈:“可是我卻什麼也冇做!再說了,你又比我大幾歲?男未婚女未嫁的,這有什麼?那群老男人不也是一手一個小姑娘?”

林沫噗嗤笑出聲:“你這是……後悔了?”

“可不是嗎!簡直是太後悔了!這麼一個大美人躺在床上,我卻什麼都冇做!能不後悔嗎?”夏辰深深的點了點頭。

林沫笑得更加高興:“那好,老師我就再給你一個機會,你還會那樣嗎?”

夏辰看著笑得像花一樣的林沫,心裡直癢癢:“還真是美豔動人,老子遲早把你拿下!”

能夠征服自己的老師,想必一定很有成就感!

兩人整理好後,便一起趕往了錦江大學,林沫回到辦公室,夏辰也趕緊往操場跑,因為還有那無聊的軍訓等著他。

不出意外,夏辰再一次的遲到了,而這一次的懲罰也由十圈增加到了二十圈。

而對於夏辰來說,卻冇有什麼區彆,他又一次在眾人的目光下,展示了自己驚人的體力,再次輕鬆完成。

軍訓的過程很是無聊,無非就是什麼站軍姿,正步走,跑步等,周而複始的練習,一兩個小時後,終於能休息一會。

夏辰百無聊賴的坐在樹蔭下,周佳韻卻突然坐到了他身邊。

“我靠!周佳韻居然坐在了夏辰身邊?”

“我去,這夏辰還真是豔福不淺啊!”

“我怎麼感覺周佳韻對夏辰有意思?”

“唉~看來周佳韻是不能再想了,那胡麗麗呢?”

“那更不用想了,人家可是榜上有名的大校花了!追求者無數,哪能看得上咱們?”

——

周圍羨慕嫉妒的聲音一片,這傳進夏辰耳朵裡,讓他莫名的有一種優越感。

“給你!”周佳韻拿著一個粉色的保溫杯遞給了夏辰。

夏辰看了一眼,問道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茶,我在家裡泡的!喝點吧,不然會中暑!”周佳韻笑了笑。

“呃……”夏辰有些意外,她不會是喜歡上自己了吧!

而且……這為毛又是粉色的?難道女人都喜歡粉色嗎?

周佳韻突然意識到什麼,解釋著說道:“你彆誤會,這是為了感謝你昨天幫我揉腳的!”她臉色微紅,嘟著小嘴。

夏辰笑了笑,接過杯子打開,順勢喝了一口,真彆說,這味道還不錯,雖然有些澀澀的,卻很清香,喝了一口果然精神了不少。

“嗯,確實不錯!謝謝啊!”夏辰感歎。

在山上跟著老頭子生活了許多年,茶他也是不少喝的,老頭子嘴巴刁得很,喝的都是好茶,所以對於茶葉,他是有一番研究的。

周佳韻泡的這個茶,應該是上等鐵觀音,雖然比不上極品,卻也難得。

“不用!”周佳韻放好杯子後,微低著頭笑了笑,也不說其他話。

夏辰也不說,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