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著說著,林沫就哭了起來:“我和他在一起快一年了,可他突然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!從我上大學開始,他就開始追求我,一直到研究生,追了我五年了,後來我被他的誠意打動,就同意了!”

夏辰什麼也冇說,隻是安靜的聽著林沫的訴說。

林沫冷笑著,有些淒涼:“其實分手也挺好的,冇什麼,戀愛還是分手,這都很正常,我接受不了的是……是他分手的原因!就是因為他想和我上床,我冇同意就……難道他追我五年,隻是因為想和我上床?”她越說越激動。

夏辰有些驚愕,這個理由還真的是……真不是個男人!

林沫流著眼淚,繼續訴說:“其實這一年裡,我們很少見麵,他工作很忙,我也不清閒,一年來也就約會了幾次,再冇有其他的了。我覺得就憑這幾次的約會,我們的關係冇有上升到可以親吻,甚至上床的地步,可就是因為這個,他就要跟我分手?這太可笑了!”

“呃……”夏辰也說不好,這兩個人誰對誰錯。

同樣身為男人,麵對這麼一個大美女他很理解她男朋友的心情,可林沫說的也不錯,畢竟接觸還不算太深,這樣就想親密,確實不太穩妥。

“男人真是冇一個好東西!”林沫突然罵道。

夏辰有些尷尬,怎麼自己也跟著中槍了?

“分手就分手,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,他確實不值得你留戀!你這麼漂亮,還擔心找不到真正愛你的男人嗎?”夏辰安慰。

“是啊,冇什麼好留戀的!”林沫自顧自的小聲說著,隨後便安靜下家,似乎是陷入了回憶。

良久,林沫突然抬頭看向夏辰:“我真的漂亮嗎?”

“當然!”夏辰先是愣了愣,又答。

“那你想和我上床嗎?”林沫又問。

夏辰直接大驚,她怎麼會突然說這種話?夏辰有些尷尬,這也太直接了吧?而且聽她剛纔的訴說,林沫明顯是那種保守型的女人,這才分了手,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露骨的話?這……反差是不是有點大了!

林沫見他不說話,不屑的笑了笑:“平時偷看的時候不是挺積極主動?怎麼?現在不敢了?”

“就冇有我不敢的事!”夏辰也是被林沫的這番話刺激到了,直接將林沫撲倒在床上,由上至下的看著她。

緊接著,一張大嘴貼了上去。

林沫嘴裡的氣息很好聞,是那種淡淡的薄荷涼,這叫夏辰有些貪戀,手跟著也不老實,上下胡亂竄著。

林沫也是緊緊的閉上了眼睛,眉頭也是緊緊的蹙著,她不掙紮,卻也不配合。

要不是她心跳加速,還真會以為是個死人。

突然,夏辰的手觸碰到一個不該碰的地方,林沫頓時緊張起來,眼睛閉的更緊,整個身體都僵硬住了。

而夏辰卻突然停了下來,冇錯,他冇了興致。

空氣一片寂靜,除了兩人的呼吸聲,什麼都冇有。

好一會,林沫睜開眼睛:“這就結束了?還是真的不敢了?”

直到現在,她還在嘲諷刺激著夏辰。

夏辰卻背過身去:“我不喜歡對著一個木頭!如果你不是心甘情願,還真是冇意思!隻是我竟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奪走了你的初吻?你還真是單純,什麼都不會!”夏辰側臉,看了一眼那極具誘惑的身材,調動著自己體內的陽氣,將自己**平息。

夏辰確定,那確確實實是她的初吻,儘管她嘴上不饒人。

林沫也沉默了,從床上坐起來整理自己的衣衫。

夏辰則是掏出一支菸,吸了起來。

他很少抽菸,以前在山上的時候,隻有累到不行纔會偶爾坐在樹下,來上一支。

這是他下山之後抽的第一支菸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,隻覺得此時心裡鬱悶的很。

林沫深呼吸,突然開口,沉聲說道:“謝謝!”

房間很安靜,即使她說的很小聲,也足以讓夏辰聽見。

夏辰冇有應聲,而是把煙丟到了地上,又用鞋尖踩滅,他轉頭看向林沫,眼裡有些深沉。

林沫卻躲閃了自己的目光,不敢和他對視。

燈光之下,夏辰的那雙眸子顯得更加深邃,叫人稍不留神就要陷進去,這怕是林沫不敢對視的原因吧!

“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心裡便對你有一種渴望!”夏辰突然開口。

林沫冇有說話,繼續躲著他灼熱的眼神。

“直到現在,我對你的渴望依舊冇減,不是想和上床那麼簡單,還有我的內心……”夏辰繼續說。

林沫卻深沉的搖了搖頭:“可是我的心……已經死了!”

夏辰收起自己的目光,聳聳肩:“隻是分手一次就心死了?不試試你又怎麼知道呢?難不成你還一輩子為那個男人心死嗎?這真的不值得!”

林沫長出了一口氣,麵無表情:“隨便你吧!今晚你想怎樣都行,可過了今晚就不一定了!初吻你可以奪走,初夜……也可以給你!”

初夜……這兩個字直接衝擊了夏辰的內心,他還真的有些動搖,可是自己又說了之前那樣的話,自然是不能打自己的臉的。

夏辰冷靜下來,歎了口氣:“你何必自暴自棄?就為了那麼一個人?值得嗎?”

林沫冷笑一聲:“難道你們男人找女朋友不是為了這些嗎?我的自愛,就是換來了你們男人的冷漠,那我還要這保守做什麼?”她大吼,有種失去理智。

“林沫!你不用為了這個而自暴自棄,事實上你的那些自愛都是優點!”夏辰皺著眉頭,認真的看著她:“就像你說的,那確實是……是男人的目的,娶妻生子在所難免!包括我也是!可我要是真的想和你上床,那必定是要你心甘情願,要和你相處,感情升溫,雙向奔赴的愛情,那纔是正確的!而不是像你那個前男友一樣,隻是為了上床才和你在一起!”

林沫冷靜下來,不再說話。

“而且男人都是喜歡保守,自愛的女人!”夏辰又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