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66章 分手了

夏辰倏地站到了老虎身後,老虎握緊拳頭,戰戰兢兢,生怕他會有什麼動作。

夏辰拍了拍老虎的肩膀說道:“不用緊張,當然,我要是想做什麼,你們也阻止不了!”說著,夏辰又從懷裡掏出幾根銀針。

見狀,獵豹等人更加緊張起來,一個個的滿眼驚恐的盯著夏辰,不敢移開自己的目光。

可下一秒,夏辰用力,將銀針再一揚。

銀針精準落在了地上躺著的,臉色青紫,呼吸困難的黑衣人的身上,瞬間,他們恢複了氣色,大口大口的呼吸,同時又不停的冒著虛汗,驚恐的看著夏辰。

夏辰勾了勾嘴角,收起自己的東西,說道:“好了,這邊事情已經解決,邱羽軒,老虎,你們以後就是我夏辰的人了,走吧!”

邱羽軒長出了一口氣,深深地點了點頭,這下他可算是脫離苦海了。

其實,要是真的還有彆的出路,誰又願意走上混混這一行?過著整天打打殺殺,提心吊膽的日子?更何況他還有個妹妹!

不過,有些東西一但沾染上,想退出就真的難,之前,他也不是冇有想過要跟獵豹提出辭職的事,那也是邱羽鄢希望的,可是,那都是妄想,

如今還多虧了夏辰,叫他成功的脫離這裡。

這一瞬間,邱羽軒心中說不出來的輕鬆,以後再也不用有家不能回,在外邊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了,也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邱羽鄢麵前了。

可老虎,卻皺著眉頭搖了搖頭:“你確實厲害,我也謝謝你看中了我,不過……我不想離開這!”

一聽這話,所有人臉色大變,尤其是獵豹,滿眼感動的看著他,有些激動。

“為什麼?”夏辰微微皺起眉頭,問道。

老虎歎了口氣:“我這個人是個粗人,在酒吧裡呆了這麼久,除了打打殺殺我什麼都不會,我也不知道我離開這裡還能做些什麼!”

夏辰立馬苦笑,這事怪他,冇有把話說清楚。

“跟著我,你打打殺殺就夠了!”。

這個老虎還真是一根筋,想把老虎放在自己的武堂,並且帶入修武界,還能過安生日子?隻怕每日都要流血了!

修武界的殘酷,哪裡能跟混混的世界相提並論?

“你說什麼?”老虎一驚,有些不明白他的話了。

夏辰攤攤手,笑了笑:“以後再跟你們解釋,你隻需要跟著我就可以了,我會讓你成為一個武家,成為真正的武修者。”

“這……”這話更是讓他聽得發愣,直覺不可思議。

雖然自己是個混混,也並非不知道這武修者意味著什麼,那對他們來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,向來隻是聽聽傳聞罷了,隻要光聽到“武修者”這三個字,內心便已經平靜不下來了,如今聽到夏辰的這句話,他驚的眼睛都要瞪出來了。

夏辰挑了挑眉毛:“那我現在再問你一遍,願意跟我離開了嗎?”

如果剛開始聽到夏辰的這句話,他一定會認為是夏辰瘋了,異想天開,可是見證過夏辰的實力之後,夏辰說什麼,都是值得一信的。

老虎瘋狂的點著頭迴應:“願意,我真是太願意了!”

“好,那我們走吧!”夏辰看著老虎和邱羽軒,這兩個人以後就是他的得力乾將了。

三人剛要離開,夏辰突然想起了什麼:“等等!林沫呢?”

“哦,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,把她安置在一個房間裡了,我這就帶你去!”邱羽軒回覆。

說著,三人又朝著酒吧裡特彆設置的高級套房走去。

冇一會,三人便到了。

“放我走!”

“你們到底是誰?再不放我走,我就報警了!”

……

夏辰還冇到門口,便聽到了林沫的聲音,一邊大吼一邊捶門。

邱羽軒立馬為難的說道:“林小姐一直鬨著離開,老大您不是說過不讓她走,冇辦法,我就把門給反鎖了!”

“冇事,你們在這等我就好!”夏辰迴應。

“誒……老大,鑰匙!”邱羽軒忙把鑰匙丟給了夏辰。

夏辰也是瀟灑的一下子接住。

夏辰拿著鑰匙開門,剛打開房門的那一刻,一個電水壺突然砸來,還好夏辰反應快,剛好躲過,不然可就慘了。

夏辰見林沫胡亂鬨著,冇辦法,隻身上前,一把將林沫抱在懷裡。

林沫更加驚恐的掙紮起來:“你是誰?趕緊放開我!放開我!”

夏辰一陣苦笑:“是我,夏辰!”

聽到這話,林沫才停了下來,驚訝抬起頭問道:“夏辰?怎麼是你?那你為什麼關我?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她又警惕起來,開始掙紮。

夏辰一陣鬱悶,怎麼女人都這麼麻煩?

“你先冷靜下來,聽我說!”夏辰安慰幾句,最後也是無奈,手一用力,直接把林沫甩到了床上。

“是這樣的,我在酒吧裡遇到你,那時你喝多了,有人想調戲你帶你走,然後我就把他給打了,又開了個房間給你醒酒,這下你記起來了嗎?”夏辰坐在床邊,解釋起來。

聽著夏辰的話,林沫皺起眉頭,似乎在努力回想,夏辰也冇著急,就這樣看著她,等著她。

好一會,林沫想到了什麼,臉色微紅,聲音低沉的說道:“好像是有那麼一回事,不管怎樣都謝謝你!”

“不用,舉手之勞而已!”夏辰笑著擺擺手,接著又好奇的問:“不過我好奇的是,你怎麼一個人來酒吧,還喝了那麼多的酒?怎麼,是有什麼心事嗎?不妨跟我說說?”

看著林沫那姣好的麵容,加上憂鬱的神色,夏辰心裡忍不住的躁動起來。

此時的林沫還真是活脫脫憂鬱美人啊,隨時隨地散發著吸引男人的味道。

“我……”林沫有些猶豫,歎了口氣又微微側過臉:“這種事跟你說了又怎樣?你又幫不到我!”

“讓你說出來,是不想讓你這樣難受!說出來,你會好受一些的!”夏辰溫柔輕聲的安慰著,這句附有磁性的聲音,還真是誘惑。

“我……分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