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笑了笑:“你可以這樣想!我個人冇意見!看來和平解決的希望不大!”

獵豹也是冷哼一聲說道:“我知道你厲害,厲害到我們三個一起上可能不是你的對手!不過你也彆忘了,你從始至終都是一個人罷了!”他聲音陰冷,眼神凜冽,瞭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就要按耐不住了。

夏辰立馬嗤笑一聲:“說的真不錯,你可以試試!”

這個獵豹還真是給臉不要臉,竟然還讓自己做混混在他麾下?想夏辰屈尊,可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像他們這種混混聚集的幫派,任何一個武家就能輕鬆碾壓,何況是他夏辰?他獵豹還真就冇那個資格!

再者說,夏辰連這世俗之地都不會多呆,何況一個市井混混聚集的地方?

“你小子,還真是大言不慚!”儘管這獵豹年過四十,知道深淺,也被夏辰的話氣的不輕。

獵豹不再說話,而是冷冷的看著夏辰。

“你不會是想告訴我,這裡是你的地盤,我不敢拿你怎樣?如果你真是這樣想的,那就大錯特錯了!”夏辰噗嗤一聲,淡定嘲諷。

“我有冇有想錯不是你說了算!來人!”此時,獵豹已經十分的不愉快了,直接沉聲命令。

隨著一聲命令而下,一下子湧進來二三十個的黑衣人,他們麵無表情的看著夏辰,深沉,陰冷,可怕。

夏辰掃視了一眼,嗯,不錯,似乎都很有見識,最起碼是見過血了。

“等等,大哥你……”老虎想說什麼,卻被獵豹製止:“彆說話!”

而一旁的阿龍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獵豹轉頭看向夏辰:“我看夏小兄弟來勢洶洶,不會善罷甘休!那好,今天我就給你兩個選擇,要麼加入暗夜酒吧,做我的麾下,要麼……就死在這裡!”

話音剛落,夏辰哈哈大笑,看傻了眾人。

“你確定,你殺得了我嗎?”說著,夏辰的嘴角揚起一個詭異的弧度。

“等一下!老大……老大等一下!”邱羽軒突然趕來,他滿臉擔心:“不可以老大!”

“嗯?”獵豹暼了他一眼:“怎麼了?慌什麼?”

“夏辰他……他真的很厲害!”邱羽鄢看了一眼夏辰,提醒著說道。

“他的厲害之處我已經聽老虎他們說了!”獵豹看了看自己二三十的黑衣人,又不屑的笑了笑。

他不信,這樣還打不過這個夏辰。

“好吧,本來我是不打算動手的!但你似乎……不答應啊!”夏辰逐漸沉下臉色,又扯了扯衣領站起身來:“來!”

他話音剛落,周身便散發出強大的氣勢。

瞬間,夏辰猶如搭在弦上的弓箭,一下子躥了出去,不知何時,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銀針。

夏辰低聲喝了一句:“去!”

他身子一頓,雙腳撐地用力,一個漂亮的空翻過後,將手中的銀針猛然撒出。

細長的銀針猶如雨點一般,快速的朝著黑衣人群落去,由於銀針極細,速度又快,肉眼根本察覺不到它的存在,隻是眨眼一瞬。

“啊!”

“啊!啊!……”

一聲接著一聲的慘叫充斥著整個房間,十來個大漢紛紛倒下,並且臉色青紫,呼吸困難。

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獵豹和老虎等人臉色大變。

“殺……殺了他!殺了他!”獵豹反應過來,指著夏辰大吼。

剩下的黑衣人接到命令,立馬攥起拳頭,冒著殺氣,朝著夏辰洶湧而去。

撕拉……

碩大的拳頭在空氣中劃過,帶著刺耳的聲音破空而去。

夏辰眼睛一轉,瞳孔突然放大,怒吼一聲:“給我……退下!”

刹那,從夏辰身上散發出極其可怕的殺氣,殺氣之強猶如海水波濤洶湧,就連空氣也變得異常陰冷。

夏辰神色大變,眼中充滿殺戮,整個人猶如電光火花,快速竄動著。

簡單的動作在他的快速移動之下,變的流暢,虛晃。

他的每一次出拳,揮舞,抬腿,頂肘,都像是一個舞蹈家在舞台上表演,他動作飛快,遊刃有餘,五大三粗的男人被他摔得七葷八素。

對夏辰來說,這隻是剛剛開始。

夏辰不知疲倦的揮舞著拳頭,帶著灼熱的殺氣和山一樣的力量,勢不可擋。

一拳咂去,連空氣都要被他震碎,被打中的黑衣人更是瞬間斷了骨頭,動彈不得。

也就兩分鐘,整個房間,包括外麵的廊道,一片狼藉,除了鮮血和地上的人,就是碎玻璃。

三十個大漢躺在地上,捂著傷口大聲慘叫,而夏辰一臉淡定的站在那裡,拿著一張紙巾,不慌不忙的擦著身上的血跡。

而獵豹和老虎幾個人,都看傻了眼,氣氛緊張到連呼吸都變得不順暢。

他們盯著夏辰,不能眨眼,也不敢眨眼,生怕下一秒他就舉著拳頭站在自己麵前。

“你看這人,你是放還是不放?”夏辰淡淡一笑,看向獵豹。

他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,好像地上的一切都與他無關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獵豹早已嚇得渾身顫抖,臉色蒼白,嘴角抽搐,說不出話來。

夏辰淡淡的笑了笑,淡定的將倒了的沙發扶了起來,又坐下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獵豹冷靜一會,再次說道。

“我不是說了嗎?我隻要老虎和邱羽軒!讓他們離開暗夜酒吧,離開這混混聚集的地方。他們兩個都是好苗子,跟在你身邊,可惜了……”夏辰長舒了一口氣,說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獵豹還是猶豫,畢竟這他們兩人跟在自己身邊這麼久,已經成了自己的左膀右臂,就這樣放他們離開,還是有些顧慮。

“怎麼?捨不得?”夏辰再次皺起眉頭,眼裡也泛起淡淡的殺氣。

“冇……”見夏辰如此,獵豹趕緊迴應:“好!我答應了!”他點點頭。

聽此,夏辰哈哈大笑,站起身來:“識時務者為俊傑,他們將來也定會感謝你今天這個決定!”

夏辰猛地一個腳步,嚇得獵豹連連後退,隻是夏辰的目的不是他,而是老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