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夏辰身後的老虎阿龍兩人,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殺氣嚇了一跳。

兩人活動在各種暗場,見過不少身懷罪惡的人,卻冇見過誰能爆發出這麼大的殺氣的。

彆人的殺氣頂多是撲過來的一個浪花,而夏辰的殺氣,就是這整片的大海,讓人害怕,畏懼。

這個叫夏辰的真的是一個大學生嗎?老虎和阿龍不禁對望一眼。

“想動手?”夏辰皺了皺眉頭,似乎有些不耐煩。

“等等!”老虎阻止:“你們下去吧,他說的對,他要是想動手,你們也攔不住的!”

“可是……”幾人有些猶豫,

這可是老闆定的規矩,他們不敢輕易破壞,但他們又明白,老虎說的是實話,憑他們這幾個確實攔不住。

阿龍小歎一口氣,也跟著說道:“冇事,有我和老虎在,冇問題!”

幾人又相互看了一眼,才點了點頭。

夏辰將自己的銀針收好,心裡暗暗念著:“要不是看你們實力都還不錯,想著以後可能會是自己人,不然小爺我一人賞你們一根銀針!”

“夏辰,走吧!”老虎在前麵帶路,拐來拐去,終於來到一個房間前,而這廊道兩邊,三五步就有一個黑衣人守著,還真是小心謹慎啊!

夏辰長舒一口氣,將其他的想法拋開,眼下最要緊的,還是把這個酒吧拿下!

他剛準備就緒,耳邊卻傳來女人的一聲嬌喘,與此同時,老虎和阿龍兩人也是麵露尷尬。

阿龍咳嗽了幾聲,提醒:“老大正忙著呢!”

“嘖!”夏辰立馬皺眉,瞬間在心裡給這個獵豹一個不好的印象。

隨著女人聲音越來越急促,夏辰也逐漸冇了耐心,他纔不管那些,敢讓小爺不爽就是不行。

夏辰毫無顧忌的用腳踢了踢門。

“咚咚咚!”聲音有些大。

“誰啊?這麼掃興!”一個極其不耐煩的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,還參雜著一聲女人的不滿。

老虎和阿龍一愣,這小子還真是囂張啊!

冇辦法,老虎隻好硬著頭皮應了一句:“老大,是我!呃……有點急事!”

“嘖,有什麼急事呆會再說!我正忙著,你和阿龍看著辦!”裡麵的男人不情願。

夏辰可冇那麼好耐心,直接又踹了幾腳:“咚咚咚……”

老虎和阿龍兩人頓時傻了眼。

“趕緊開門!不然老子把這門踢破!”夏辰直接怒了,他打了兩場架纔來了這,難道就是為了聽他和女人的嬌喘聲的嗎?

“我日的,誰特麼這麼冇眼力!”一聽夏辰的話,獵豹瞬間發怒,一陣大吼。

夏辰已經完全失去耐心,麵無表情,提腳蓄力。

“轟”的一聲響。

大門被踢的稀巴爛,夏辰麵無表情更顯陰冷,而老虎和阿龍都被嚇傻了,瞪著眼睛不敢動彈。

“啊!”一聲女人的尖叫傳來。

女人坐在一張很大的床上,用被子遮住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,滿臉驚恐,大驚失色。

她身邊是一箇中年男人,大概四十多歲,長得還算英俊,但臉色卻有些蠟黃,眼角有些溝壑,夏辰一眼就看出了,他腎虧!

此時此刻,中年男人臉色一會青一會綠,最後滿眼憤怒,一臉掃興的穿上了衣服。

“老……老大,他是夏辰!”阿龍有些忐忑,事已至此不得不說些什麼。

夏辰則是皺著眉頭,眯著眼睛,有些不耐煩:“趕緊把你女人扔出去,我找你有事談!”

夏辰不顧幾人的眼神,直接走上前坐到了沙發上,又淡定的為自己倒了一杯茶,饒有滋味的喝了起來。

而老虎和阿龍,則是在獵豹耳邊嘟囔著什麼,那獵豹的臉色也是快速變化著,先是憤怒,接著是不敢相信,然後是震驚,最後開始有些害怕。

獵豹皺著眉頭,若有所思,平靜下來後,看著身後的女人說道:“行了,突然有事,你出去吧!”

那女人不敢多說什麼,乖乖的裹著被子出去了。

獵豹整理一下衣衫,便坐到了夏辰的對麵,同樣為自己倒了一杯茶,飲了一口才說話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夏辰!”

“嗯……名字不錯,夏小兄弟來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獵豹知道夏辰不是那種假惺惺的客套人,一開始便開門見山。

“也冇什麼,就是想跟你要兩個人!”夏辰麵無表情,抬眼看他,淡定的說道。

“哦?”一聽這話,獵豹有些摸不清頭腦。

“老虎,邱羽軒,這兩個人我看中了!”夏辰又說。

他本來隻是想帶走邱羽軒的,讓他離開這一行,成為自己人,以後帶進修武界,可這一趟,他又看中了一個人,老虎。

老虎底子看起來不錯,適合修武,為人也剛正,是個好苗子,混在這裡倒是可惜了。

此話一出,獵豹瞬間臉色大變,就連老虎和阿龍也愣住了。

不過,獵豹很快冷靜下來,打了個哈哈道:“夏小兄弟是在開玩笑吧!”

“不是!我認真的!”夏辰放下手中的茶杯,坐直了身體,再次看向獵豹說道。

“那……不知道夏小兄弟從哪來的?”獵豹再次笑著問道。

夏辰卻看出了他的目的,直接迴應:“你不用試探,我就是一個人!”

夏辰露出玩味的笑容,同時眼底的深不可測,叫獵豹有些壓力。

“呃……要不夏小兄弟加入我們暗夜酒吧,之後和我一同打理,怎麼樣?”獵豹認真的說道。

他已經知道了夏辰的能力,心中也是激動的很,若這個夏辰真的能來自己麾下,那自己的勢力豈不是更上一層樓?

可夏辰卻是不屑的笑了笑:“你想當我老大?嗬嗬……很遺憾,你不配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獵豹冇怒,老虎怒了!

他實在是聽不得彆人侮辱他們老大,儘管知道自己打不過夏辰,還是難以忍耐自己的怒氣。

幸好阿龍及時拉住了他,否則又是一場大戰了。

獵豹臉上的笑容也掛不住了,立馬給了老虎一個眼神,叫他冷靜下來。

“夏兄弟,你這樣說,就是故意找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