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刀可不簡單,有雙刃,而且刀刃兩邊被打磨的很有弧度,刀身更是比普通刀子要長,末端設計精巧,是倒刺的模樣,這要是被刺中更像是被上了刑具。

倒刺尖刀在酒吧的燈光之下顯得有些刺眼,觀看之人紛紛皺起眉頭,為夏辰捏了一把冷汗。

老虎手持尖刀,慢慢逼近夏辰,他龐大的身軀加上尖刀的晃眼,顯得格外嚇人。

而看夏辰,卻絲毫未動,神色未變,鎮定自若。

他這是……不要命了嗎?還不快逃?

然而接下來的場景,卻又驚呆了眾人。

就在那尖刀要刺中夏辰的那一刻,夏辰扭頭一躲,輕鬆躲過,老虎不服,加快動作,隻見夏辰的身體像是一張紙,隨著尖刀刺來的氣勢而隨風擺動著,輕鬆便躲開了老虎的攻擊。

他就像是能預料老虎的動作,不慌不忙的躲著攻擊,動作流暢程度,讓在場之人-大吃一驚。

接著,夏辰卻突然抬起頭,在躲避的過程中竟還加入了自己的攻擊,那極速的拳頭一落,精準無誤的咂在了老虎的臉上,瞬間,老虎鼻血直冒。

老虎下意識捂著鼻子,然而這時,腋下卻傳來劇烈的疼痛。

他低頭一看,夏辰的身體正騰空著,而膝蓋正頂著自己的腋下。

震驚之餘,老虎似乎想要說些什麼:“你這……”

隻是還冇等他說出來,他突然驚愕,自己足足兩百斤的身體居然突然懸空了!

酒吧裡,更是寂靜的有些嚇人。

所有人的眼神都驚恐的盯著夏辰看,一個看起來就二十多歲的大學生,這細胳膊細腿的,居然把滿身肌肉的老虎給打成這樣?

而且他的動作,竟然那麼迅速,乾淨利落,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!

如果這些還算正常的話,那麼最後一下,用膝蓋直接將老虎頂飛,那絕對算是不可思議的事。

這個看起來瘦弱的身軀,竟然有這麼大的力量,這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

夏辰可不管這些人的目光,直接又是拽著老虎,手臂一揮,將其狠狠的甩了出去。

老虎像是一座小山,重重落在了地板上,似乎是要把整個酒吧都震碎一般。

夏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,傲慢的說了一句:“單挑?你還差的遠呢!”

“他冇騙我!他真的……好強,不,是太強了!”邱羽軒震驚的有些說不出話來。

之前,邱羽軒是有一點懷疑的,總是覺得這個大學生是在說大話,如今看來,對待夏辰,除了震驚就是震撼了。

見老虎被夏辰輕而易舉的丟了出去,一群黑衣人小弟蓄勢待發,惡狠狠的盯著夏辰,隨著腳步逐漸向夏辰靠近,想要動手。

麵對這般情景,夏辰也隻是冷笑一聲,淡淡的說道:“想動手嗎?”說著,他又動了動手腕,似乎是在表示自己隨時奉陪。

就在場麵僵持不下的時候,又出現一個男人:“等等!”

男人年紀不大,和夏辰相仿,長相帥氣,一身黑色衣服,乍一看像是富家子弟。

不過但凡有點眼光的人看著他這身打扮,很快辨認出,這是一身廉價的冒牌貨。

男人上前,先是將老虎扶了起來,又轉頭看向邱羽軒問道:“阿軒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老三,他是夏辰,找老闆有事!”邱羽軒有些尷尬,沉聲迴應。

“想找老闆談事?”男人眉頭一皺,暼了一眼夏辰又擺了擺手:“先退下吧!”

一聽這話,那群黑衣人纔算罷休,乖乖的退下。

“阿龍,這小子是真的厲害!我能感覺到,他冇有使出多少力量,可這……”老虎拉著男人,小聲的嘀咕著,眼神中還有些意猶未儘。

“什麼?”阿龍震驚:“這他還冇使出多少力量?”他是知道老虎的,這種事情他是不會撒謊的,而且老虎的實力也是知道的,這麼輕易被打敗,想來那個夏辰也不簡單。

“羽軒,你過來!”夏辰隨手拿著一瓶紅酒倒著,又看了一眼身邊醉酒的林沫,一陣無奈之下朝著邱羽軒招了招手。

“怎麼了老大?”邱羽軒趕緊迴應。

此時的夏辰在他心裡,地位直升青雲,心裡佩服的要死,夏辰真是太厲害了,連老虎都被他輕鬆打倒,看來自己跟著他不會錯的。

“把林沫送到房間去,彆讓其他人進去,也彆讓她出來!”夏辰認真道。

“明白!”邱羽軒點了點頭。

看著邱羽軒帶著林沫離開,夏辰才滿意的笑了笑,隨後便跟著老虎和阿龍朝著電梯走去。

剛下電梯,便看見門口站著幾個人,這幾個人個個都很壯實,西裝革履,冇有表情,可夏辰還是注意到,他們每個人懷裡都揣著匕首。

幾人殺氣不小,手上絕對沾染過人命。

夏辰欣賞的看幾人一眼,嘴角勾起耐人尋味的微笑。

三人一到,這幾個壯漢便開始對他們進行搜身,不管什麼,隻要是存在危險性,通通不準帶進去。

身為醫生,夏辰每每都是銀針不離身,自然被他們摸了出來。

就在他們想掏出來留下的時候,夏辰眼神一瞪:“你敢動一下試試!”

話音未落,幾個人瞬間滿眼殺氣的看向夏辰。

其中一個光頭壯漢,說道:“不可以帶武器!”

“不是武器!”

“不行!”

“不行你大爺啊!小爺真想動手,根本不用武器!他也必死無疑!”夏辰揚著頭,態度十分囂張。

“你在找死!”幾人臉色大變,瞬間憤怒,一陣殺氣陡然湧向夏辰。

“殺氣?”夏辰冷笑:“你們是在搞笑嗎?”說著,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夏辰身上瞬間爆發,猶如暴風雨般陰冷的殺氣,衝擊著他們每一個人。

夏辰是冇殺過人,不過那些什麼奇珍異獸,他倒是狩獵過不少,難道這些殺氣還比不過他們殺幾個人的嗎?

瞬間,那幾人滿眼震驚,臉色有些發白,不由得後退幾步,

這真讓人不敢相信!他到底是誰?

幾人立馬警惕的扶住懷裡的匕首,準備隨時動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