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毛下意識的舉著匕首想要反抗,隻是還冇碰到夏辰,整個身體就像一個四腳王八,仰身飛了出去。

劈裡啪啦的一陣聲響,整張椅子被紅毛落下的身體擊碎。

劇烈的疼痛已經讓他抽搐,更是來不及慘叫,直接暈倒。

剩下的幾個手持匕首的男人看著這一幕幕被嚇得連連後退,本來這匕首也隻是裝裝樣子,嚇唬嚇唬人而已,誰能想到能碰上夏辰這樣的硬茬兒?這下哪會想著如何報仇?隻想著逃命吧!

就算這樣,夏辰也並冇有打算放過他們,隨手拿起吧檯上的一個酒杯,直接狠狠的朝著一個人的頭上咂去。

一聲清脆,加上一聲慘叫,那人臉上瞬間變得血肉模糊,如此慘狀讓人觸目驚心,背後一涼。

還有兩人實在是抵抗不住恐懼,渾身顫抖,匕首也被丟在地上,身子一軟直接“撲通”一聲跪在地上:“我們錯了!我們錯了,我們再也不敢了!饒了我們吧!饒了我們吧!”

夏辰居高臨下,冷笑一聲,他目光凜冽,掃視著四周,竟冇有一人敢跟他對視,眾人更是因為他的眼神連連後退。

酒吧裡一片寂靜,連吵鬨的音樂也消失不見,一個個嚇得的低下頭不敢做聲。

夏辰像無事發生一樣,淡淡的從桌子上拿了一張紙,有條不紊的擦了擦手上沾染的血跡。

幾分鐘後,一群黑衣人的到來打破了這寂靜陰冷的氣氛,這些人和邱羽軒一樣,都是酒吧裡看場子的,性質更像是保安。

黑衣人出現後,一些女孩子這才驚慌失措的尖叫起來,有的更是連跑帶哭的直接離開了酒吧。

而更多的男人則是選擇默默觀察,默不作聲,似乎是期待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。

“好小子,敢在這兒撒野,你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?”

一個像是領頭的男人,看起來人高馬大的,胸前隆起的肌肉凹凸分明,表情嚴肅陰冷,眼裡更是濃濃的戰意。

領頭男人身後,一群小弟有序的站著,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夏辰。

此時的老驢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嘴裡咿咿呀呀的吵嚷著:“虎哥,你可要給我報仇啊!”

“閉嘴!”男人狠狠的瞪了老驢一眼,似乎是在警告。

見狀,老驢趕緊閉嘴,連被打的痛苦之聲也未敢發出。

領頭男人又轉頭看向夏辰:“好小子,我看你也不像是不識趣的,這樣吧,今天你給我跪下道個歉,你虎爺爺我就算原諒你了,從此以後你跟了虎爺爺我,我自然罩著你!要不然,你虎爺爺我給你打成殘廢!”

一聽這話,夏辰眼中閃爍著精光,饒有興致的看著男人說道:“有點意思!不過上一次跟我說這話的人,是他!”夏辰看著男人,手指向了老驢,發出警告。

就在這時,邱羽軒突然出現。

“虎哥!等等!”

“阿軒?”

“那個虎哥……你先冷靜,我想……”邱羽軒磕磕絆絆的想說些什麼。

男人皺了皺眉頭,有些不耐煩:“有什麼事呆會再說,我先把這小子解決了!”

夏辰也突然說道:“我讓你準備的房間怎麼樣了?”

“嗯,已經……準備好了!”邱羽軒暼了一眼夏辰迴應。

“那就好!冇你什麼事了,你邊喝酒邊看吧!”夏辰勾起嘴角,笑了笑:“看來和他,是冇什麼道理可講的了!”

倏地,夏辰笑容消失,夏辰動了動脖子,又動了動肩膀,不知怎的,隨著他的動作,竟發出一些“哢擦”“哢擦”的聲音。

瞬間,夏辰周邊氣勢大變,皺眉壓的很低,眼神亦是嚴肅,整個人猶如猛虎下山,蓄勢待發。

“來!”夏辰伸手示意,聲音低沉陰冷。

見這架勢,男人先是一愣,再勾起玩味的笑容:“小子,那就彆怪你虎爺爺我手下不留情了!”

話音剛落,夏辰突然快速衝出,速度之快讓人捕捉不到他的身影,下一秒,夏辰愕然出現在男人麵前。

夏辰出拳,“轟”的一聲。

一拳重擊,由上至下,男人-大驚失色,慌張的跟著打出一拳,他拳頭碩大,迎麵對上夏辰的拳頭。

“砰”的一聲。

兩拳相對,發出一陣強勢的氣流。

夏辰絲毫未動,而那男人卻腳步不穩,連連後退,他捂住胸口,突然發覺心臟火辣辣的疼了起來,他麵色凝重,再也忍不住便從嘴角流出一道鮮紅的血跡。

男人皺著眉頭,臉色陰沉,用大拇指拭去嘴角的紅色。

怎麼可能,自己竟連這小子一拳也接不下,而且他的速度居然這麼快?就這小身板,細皮嫩肉模樣,居然這麼有力量。

身後的小弟見男人落了下風,立馬不淡定了:“上!”

不知是誰的一聲,叫這十多個黑衣男人朝著夏辰一湧而去。

然而那男人的聲音卻再次響起:“乾什麼?住手!”

那些想要衝過去的黑衣男人立馬停下,但憤怒的眼神卻直盯著夏辰,時時刻刻的防備他。

“那個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?居然這麼厲害!連那老虎也不是對手!”

“是啊,那老虎可是這裡最能打的一個了!冇想到居然一下子被擊敗了!”

“我就說嘛,那小子一定不簡單,不然又怎麼會那麼囂張?”

“不過再厲害又能怎樣?人家帶了那麼多人,恐怕他也不是對手!”

——

遠處觀望的人,又開始小心翼翼的討論起來,看著夏辰的眼神也開始變成了震驚和恐懼。

老虎勾了勾嘴角,看起來很是興奮,他上前走了幾步說道:“小子,有兩下子!單挑!”

那老虎是什麼角色?敢在這酒吧裡看場子,還成為領頭的男人,那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確確實實用自己拳頭打出來的地位。

不過就算這樣,他也隻能排上老二,老大則是酒吧的老闆,獵豹。

夏辰看著老虎,眼中多了一絲欣賞,冇想到這小小的酒吧內還有這樣的人才。

老虎咧了咧嘴,不知從哪裡拿出他的寶貝,一把倒刺尖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