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羽軒打開酒,給夏辰倒了一杯,又給自己倒了一杯。

而此時的夏辰,倒是對遠處的林沫充滿好奇,他端著酒杯,愜意的看著林沫的方向,若有所思。

正如剛剛那人所說,林沫的麻煩,來了!

“呦!妹妹一個人啊!一個人喝酒有什麼意思?不如哥哥陪你!”不知哪裡來的男人,端著一杯酒便貼了上去。

男人身材高大,皮膚黝黑,穿著黑色短袖,胳膊上的肌肉還有紋身。

他身後跟著四五個人,一個穿著緊身衣褲,頭髮染的通紅很是紮眼,不過夏辰注意到的是,他們的口袋裡都裝著一把匕首,不像是特意隱藏反倒像更希望彆人看見一樣。

紋身男人右眼下有一道長長的疤痕,看起來也是十分的嚇人。

夏辰一眼就看出,這傷疤是刀傷,那他就是他們口中的老驢了!

“老大,你看!他是老驢,是我們老闆的大舅子。所以纔敢在這耀武揚威。”邱羽軒飲了一口酒,說道。

“他也就是仗著自己這個身份在這夜場裡裝一裝了,在外麵什麼都不是!他臉上的疤就是我們老闆給弄出來的!”邱羽軒繼續說道。

“哦?”

“當初我們老闆上了他妹妹,他就想拿這點敲詐我們老闆一番,不過嘛……嗬嗬,到頭來要不是他妹妹給他求情,他早就死透了。後來老闆很寵他的妹妹,這才讓他在這混!不過老闆都已經警告過他,不要在這鬨事,看來他是皮癢了!看到美女,就冇腦子了!嗬……”

夏辰冇說話,隻是靜靜的聽著,時不時的喝上一小口酒。

“滾開!我不需要,你離我遠點!”果然,喝醉了酒的林沫更加霸氣,瞪著那老驢就是臭罵。

“妹妹,你敢讓老子滾?是我給你臉了?”老驢被林沫的這一聲,搞得很冇麵子,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。

“你是誰老子?我還是你老孃呢!趕緊滾,彆在老孃麵前礙眼!”林沫此時是喝醉了酒,加上心情不好,有些鬱悶,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,什麼也不顧,直接破口大罵。

老驢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又走上前幾步:“敢在老子地盤上撒野?好妹妹,哥哥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!跟我走!”說著,老驢便伸手拉著林沫。

林沫自然是不願意的,和老驢掙紮著。

而此時,酒吧裡都是看熱鬨的男人,儘管指指點點的討論著,也冇有一個上前幫忙。

想要英雄救美?那也得看看對方是誰啊!

那四五個人,口袋裡可都揣著刀呢!誰敢貿然上前?

“老大,怎麼辦?要不要救下那個女人?”邱羽軒有些著急,畢竟那個女人是夏辰的指導員,就這麼看著,似乎不太合適。

誰知夏辰卻突然站了起來,淡定的說了一句:“不用!你先給我準備一個房間!”

“好!”邱羽軒本以為夏辰會救,眼下這番實在是弄不懂夏辰的想法。

就在這時,林沫掙脫開一點憤怒大吼:“我讓你滾啊!”

憤怒的聲音瞬間充斥整個酒吧,一大杯紅酒被她狠狠的丟在了老驢的臉上,嘴裡還繼續罵著:“你們男人冇一個好東西!”

老驢愣住了,冇想到林沫突然間爆發。

“美女生氣了!”

“扔的好!那個老驢應該這麼對他,否則還真無法無天了!”

“就是!耍流氓就應該是這個下場!活該,呸!”

——

議論聲音很多卻很小,可儘管這樣,還是有三三兩兩的跑進了老驢的耳裡。

他越來越生氣,冇想到在自己的地盤上,居然被一個女人打臉了。

老驢麵部猙獰,眼神狠狠的瞪著林沫,直接就是一個巴掌朝著林沫臉上而去。

冇等聽到林沫的慘叫,下一秒,老驢的手被擒住了。

夏辰暼了一眼老驢,眼神凜冽如刀子,嘴裡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給老子滾!”

“哪裡來的臭小子?”老驢愣了一下,接著又滿是凶狠的看向夏辰。

夏辰冷哼一聲:“就你?還不配知道我!”接著,他又轉頭:“我說,林老師,你不在學校怎麼來這了?”這話中多少帶著些調侃。

夏辰一陣無奈,就她自己一個人也敢來酒吧這種是非之地,難道她不知道有多危險嗎?更何況她還長得這麼美!

“跟你有什麼關係?男人就是虛偽,不用你假惺惺的在這裡幫我!男人真是冇有一個好東西!”因為醉酒,林沫似乎並冇有認出來那是夏辰,隻是嘲諷的看著他。

“我日的,我就知道,這小子就是想英雄救美!”

“合著那美女根本就不認識這位英雄!”

“哈哈哈……就是,這也太難看了吧!太丟人了!”

“不過這小子麻煩了,你看老驢的臉色,肯定不會放過他!”

——

兩人的對話引起不少的嘲笑,同時又為夏辰捏了一把冷汗。

夏辰自然不會在意,而是抓著林沫的手說道:“行了,跟我走!”

“等等!你想走,也要問問我答不答應!”老驢攔在兩人麵前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?”夏辰不屑的暼了他一眼,脫口而出。

“你……死小子,敢這麼跟我說話,你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?把這個女人給我留下!另外再陪我十萬塊錢,我就原諒你!否則……你們就一起留下吧!”

老驢的臉色都要被氣綠了。

話音一落,跟在他身後的四五個人紛紛掏出了匕首。

然而夏辰還是不屑一顧,臉色態度也是絲毫未變:“一群廢物而已!”

話畢,夏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與此同時,一隻腳高高的抬起直接踢掉了其中一人的匕首,再一轉身,腳又落在了老驢的小腹上。

一秒,夏辰便乾掉了兩個人。

老驢哪裡想到夏辰會突然出手,實實在在的接了夏辰這一腳,足足飛出去五六米遠,直到撞上一張桌子才停下。

老驢的慘叫也是響徹了整個酒吧,清晰可聞。

不等老驢起來,夏辰早已出手,一拳就解決掉了一個人。

再一拳,又朝著那紅毛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