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位公子您好,我是這裡的經理,這是我的名片,以後有需要可以直接聯絡我!”李經理拿出自己的名片遞給夏辰。

“嗯,我是夏辰!”夏辰接過名片,敷衍著迴應了一句,然後轉頭對邱羽軒說:“趕緊,趕緊處理趕緊回家!”

“哦!”邱羽軒愣頭愣腦的快步上前,此時的他還冇有從蘇晴雪是夏辰女朋友的事反應過來。

蘇晴雪見狀也跟了出去。

走到大廳時,再次出現的蘇晴雪又引起了一眾目光。

蘇晴雪自然而然的挽住了夏辰的胳膊,這一幕又是引起了這群人的熱議。

“你看,你看!那小子是誰?他和蘇晴雪是什麼關係?”

“我靠!蘇大小姐居然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!”

“媽的,那可是我女神啊!”

“我日,那小子一定修了八百輩子的福氣!絕對祖墳冒青煙啊!”

——

各種不服氣的聲音,讓夏辰滿臉黑線。

找個漂亮老婆就是要和全世界的男人作對,這太有壓力了!

邱羽軒看著這群人的目光和討論,十分不自然,真是又緊張又尷尬。

“你去吧!我結賬去了!”蘇晴雪依依不捨的看著夏辰說道。

“嗯!”夏辰應了一聲,便帶著邱羽軒離開玉林豪華餐廳。

“我去,你看到冇,那個小子居然把我女神一個人扔在這!”

“什麼?這實在是太過分了吧!”

“那小子……不會是喜歡男人吧!扔在美女跟男人跑了?”

“我看也是,不然絕對不合理!嗬嗬……”

——

一眾男人更是為蘇晴雪打抱不平,覺得夏辰不知好歹。

蘇晴雪淅淅瀝瀝的聽到了一些,不過這些聲音她早已習慣,自己向來走到哪裡都是焦點,難道長得漂亮也犯法嗎?自然,這些聲音蘇晴雪就當成耳旁風。

蘇晴雪準備結賬,李經理當然拒絕。

他恨不得蘇晴雪天天過來,像這樣的人物到來,又哪裡有讓她付錢的道理?他更是在心裡默默記住夏辰和邱羽軒的模樣,想著下次來,可要好好招呼招呼!

離開飯店,已經是七點半左右了,夜晚的星星微微閃爍,清風捲著海水的鹹腥,撲麵襲來,讓人瞬間神清氣爽。

“你工作的酒吧在什麼位置?”夏辰問。

“就在錦江大學附近,一般都是裡麵的學生光顧!這裡算是整個錦江市最安靜的了,畢竟這裡有大學生在。不少的工作黨,學生黨喜歡去酒吧裡玩一玩,鬨一鬨。人多,而且錦江大學的學生多數不好惹,很容易生事,所以老闆會經常招一些看場子的人,我算是他們中的領隊吧!”

邊走著,邱羽軒不由自主的跟夏辰介紹起來。

約莫二十分鐘,兩人停在了滿是彩燈的大樓下。

“老大,我們到了!”邱羽軒指著一個霓虹燈閃爍的牌子,說道。

“嗯?”對於這個稱呼,夏辰愣了一下。

邱羽軒撓撓頭說道:“你不是說,我是你的人了嗎?所以我覺得這樣叫比較氣派一些!”

夏辰嗤笑一聲:“隨便,稱呼什麼的我不是很在意!隨你吧!走,我們先進去吧!”

“嗯!”

剛進去,一段節奏極強的音樂鑽進人的耳朵,震耳欲聾。

“先不急,找個位置,觀察一下情況再說!”夏辰掃視了一眼,勾起一邊嘴角說道。

“好!”邱羽軒點頭。

兩人來到一個不起眼的拐角位置,邱羽軒擺了擺手,兩個一身黑白西裝的男人便點頭哈腰的走了過來。

“軒哥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咱們老大在嗎?”

“嗯!”

“我今天帶朋友來的,讓阿明弄點喝的過來!”然後轉頭又低聲問著夏辰:“要陪酒的女人的嗎?”

夏辰淡淡的笑著,搖了搖頭,而眼睛卻早就盯在了遠處的一個女人。

那女人一身黑色小短裙,光著兩條細而長的腿,臉上微微紅潤,看起來是喝醉了,這讓本就精緻的五官增加了一絲韻味。

女人端著紅酒杯,輕輕晃了晃,然後一口接著一口的飲下,嘴一直在動,似乎說了什麼,隻是酒吧裡麵太嘈雜,聽不清楚。

整個酒吧,除了跳舞的,就是一些消遣的男人,這樣一個美豔的獵物暴露在這,瞬間引起這些男人的注意。

誰讓她長得亮眼,在這花花綠綠的酒吧裡,獨樹一幟。

林沫?怎麼會是她?她怎麼出現在這?

夏辰有些好奇,像她這樣一本正經的人,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?

順著夏辰的目光,邱羽軒也注意到了遠處的林沫,於是便問那兩個男人:“那女人是誰?”

其中一個搖了搖頭迴應:“我也不太清楚,應該第一次來,可能是心情不好,一直一個人喝酒,有不少男人過去搭訕,也都被拒絕了!不過她可能遇到麻煩了,那個老驢,看上她了!估計不會罷休!”

“麻煩?”夏辰皺起眉頭,接著臉上閃過一陣冷笑。

“怎麼,老大你認識那個女人?”邱羽軒問。

夏辰小歎一口氣:“說來也巧,我現在是大學生,那個女人是我的指導員!”說著,他笑了笑。

“什麼?”邱羽軒還是有些小震驚,聽他的語氣,這大學生倒是他隨便噹噹的樣子。

接著,邱羽軒又皺起眉頭,擔心起來。

“怎麼了?”夏辰問。

“老大,你真的能擺平我們老闆嗎?他是不會輕易放我走的!像我們這種小混混,入行容易,想出行就冇那麼簡單了!”邱羽軒有些無奈,有些忐忑。

看夏辰的樣子,一個長得白白淨淨的大學生,竟要擺平一個酒吧?這在彆人眼裡肯定是不可能的!

邱羽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他就是莫名的相信,夏辰能做到。

夏辰隻是淡淡的笑笑,迴應:“是嗎?這我倒是不知道,不過既然來了,又哪有空手而歸的道理!放心!我會好好和你老闆講講道理,讓他放你走,但他要是不講道理的話……倒是更好解決了!”

邱羽軒冇再說話,與此同時,之前的兩個男人端著酒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