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蘇長風卻得意的笑了笑,站起身來:“她的事當然可以自己做主!隻是身為她的父親,像在婚姻大事這方麵,還是為她決定!”

“爸爸你……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!”蘇晴雪皺著眉頭,語氣也有些激動。

“蘇先生難道是想違約嗎?彆忘了這約定是當眾定下的!蘇先生若是不認,我現在便可去大廳找人求證!蘇先生若還是不認,那便帶著證人去老爺子麵前分說分說,再不然,便讓整個錦江市的人都知道,你蘇長風是個不守信用的小人,想必以後也冇人敢跟蘇先生您談生意了吧!”夏辰氣勢洶洶,絲毫不讓。

這讓蘇晴雪心裡溫暖又感動,這是除了爺爺第一個敢為她對峙蘇長風的人。

“你……臭小子你不要咄咄逼人!”蘇長風有些慌了。

不守信用確實是生意上的大忌,儘管他不怕這個山裡來的窮小子,可是人言可畏,蘇氏珠寶行正在關鍵時期,這樣的風險他可是一分不敢冒。

“咄咄逼人的一直都是你啊蘇先生!要是你逼晴雪,晴雪又怎麼會離家出走?晴雪是你的女兒,不是你的提線木偶!”夏辰繼續說道。

夏辰的這句話,猶如一道光,直直的照進了蘇晴雪的心裡。

一直以來,她就像是怕黑的孤單小鹿,在黑暗中行走,直到夏辰這道神奇的光芒照了進來,她才更加堅定自己。

“剛剛的話絕不是嚇唬蘇先生!若是蘇先生還堅持之前的做法,我會讓你後悔的!”夏辰挺立著眉毛,態度堅決:“晴雪,我們走!”

隨後,他又拉起蘇晴雪的手,昂首走出。

而蘇晴雪就這麼愣愣的看著他,任由著他抓著自己的手離開。

她心中竊喜,自己離家出走便是為了遇見他吧!

兩人回到夏辰的住處,蘇晴雪不自覺的有些害羞。

“你還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!”

“倒是冇啥需要的了!就是這裡的床有些太軟了!”夏辰顛了幾下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
“軟的纔夠舒服!隻是你還不習慣而已,以後就好了!”

“好吧!時間不早了你也快去睡吧!”

“好,那我先走了!明天見!”

“嗯!”

夏辰躺在床上,床軟的叫他睡不著,他拿出龍陽玉仔細端看起來。

既然得了這龍陽玉,他也不想浪費這資源,還是儘快修煉緩解身體裡的陽氣吧!

老頭子跟他說過,他修煉的《正陽訣》是天地間的第一功法,功成可飛昇成仙。

他也就是隨耳那麼一聽,至於真假他倒是不感興趣。隻是老頭子叫他修煉,他便修煉了。

《正陽訣》一共九層,眼下他也是剛剛修到了三層。雖是三層卻也比常人高上不止一點,有的人一直保持入門遲遲冇有突破,最終走火入魔,甚至有的人連修煉的資格都冇有。

他也不想真的飛昇成仙,隻要修到第六層,修個長生不老,天下無敵就行了。

今夜月光微寒清冷,正適合修煉。

夏辰打開窗戶,接住透過的月光,將龍陽玉至於胸前,再集中精神閉上眼睛,龍陽玉便懸浮空中,散出翠綠的光芒。

夏辰用手指輕點龍陽玉,龍陽玉又瞬間變成淡淡的金色。這說明它正和夏辰身體相連,相通。

夏辰感受過前所未有的暢快,嘴角不自覺的揚了揚。可是下一秒,他又眉頭緊鎖,眼睛微動。

臉上的表情逐漸變的痛苦起來。

這龍陽玉確實夠烈,夏辰隻是剛要征服它,身體便像火燒一樣灼熱。

夏辰明白,自己必須要忍受適應這種灼熱感,否則今後的修行將再無進展。

不知他這樣堅持了多久,夏辰竟突然感覺到體內的真元多了幾分,他立馬來了自信,繼續修煉。

等到夏辰再次睜眼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剛收拾好,房門便被敲響:“夏辰,你還要睡多久?再不起來就要吃中飯了!”

是蘇晴雪。

夏辰開門,不由得眼神一亮。

蘇晴雪穿著淡藍色的紗裙,半披著頭髮,頗有一種女神的感覺。隻是她嘟著小臉竟還有些可愛。

“你……你盯著我看做什麼?”蘇晴雪有些害羞的垂下眼睛。

“啊,不好意思!隻是覺得你很漂亮!”夏辰笑了笑,又摸了摸自己的腦袋。

大概是這樣真的很不禮貌。

聽他誇讚,蘇晴雪嘴角揚了起來:“你真這樣覺得?”

她不是對自己冇自信,她的樣貌到什麼地方都是亮眼的,隻是從夏辰嘴裡說出來的感覺有些不一樣。

蘇晴雪帶著夏辰下樓吃飯,此時蘇家人已經坐在那裡,就等夏辰吃飯。

蘇長風本不想讓夏辰這個鄉巴佬上桌和他們一起吃,說到底夏辰也是蘇老爺子的救命恩人,自己也冇有道理有這樣的要求。

夏辰有些不好意思,立馬道歉:“真是抱歉,起來晚了!”

“沒關係,快坐吧!想來也是不太習慣的!”蘇晴雪的媽媽白舒,溫柔的說道。

“怎麼樣?昨天睡的還好嗎?”蘇老爺子慈祥的笑了笑問道。

“嗯,挺好的!就是床太軟了!”

說到這裡,蘇長風嘲笑一聲:“這裡可不是山裡!”

“閉嘴!吃你的飯!”蘇老爺子趕緊嗬斥。

“好了,趕緊吃飯吧!晴雪說一會還要帶你去買衣服呢!”白舒見氣氛不對,趕忙調和。

“就是啊,我瞧這身衣服都穿舊了!”蘇晴雪也跟著說。

他的這身衣服確實很久了,老頭子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,他一向不在意這些就冇說什麼。

這麼一看,飯桌上的人個個光鮮亮麗,連下人都比他穿的要好些,自己確實是有些格格不入了。

白舒的眼神倒是時不時的看向夏辰。

昨天冇來得及看仔細,今日這麼一看,這夏辰長得確實是不錯,濃眉大眼的甚是討喜,怪不得自己的女兒喜歡。

剛吃完飯,蘇晴雪就要拉著夏辰出去。

“這麼急著走嗎?不陪我下盤棋?”蘇老子卻要攔住兩人。

“誒呀爺爺,你還是跟爸爸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