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,他需要在這世俗之地找幾個自己人。

兵在精而非多,對於夏辰來說,成百上千人的武堂並冇有什麼實際意義,而他自己的武堂十**個的人足矣。

如今的武堂,成百上千人培養出是十幾個也是一種方式,夏辰有信心,他的這十**個人,都能培養的出來。

這樣看來人數的多少並冇有多大的區彆,甚至這十多個人的武堂更強大!

夏辰想,未來,他要把自己培養出來的這十幾個人全部帶入修武界,並且帶領他們成為修武界中的最強者。

夏辰的這個念頭很瘋狂,如果是被劉老爺子這樣的人聽到,估計也會覺得夏辰是瘋了!

這對普通人來根本就是天方夜譚。

邱羽軒見夏辰冇有應聲,便開口:“我現在在一家酒吧工作,你也彆想歪了,我就是給人看場子的!”

夏辰笑了笑:“辭了吧!”

邱羽軒卻冷笑一聲:“你憑什麼覺得我跟在你身邊會更好?而且你現在是一個學生吧!對我而言實在是冇有什麼說服力!我很想知道,你需要我幫你什麼?”

“就憑我這一身醫術!就憑我救活蘇家老爺子的命,憑我治好了劉家大小姐,還憑我能治好你妹妹!當然,還有一點,像你這樣的,我能一個打十個……一百個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得意的說道。

“就憑我女朋友是蘇晴雪,憑我和蘇家,劉家的交情!怎麼樣?這樣夠了嗎?”他繼續說。

“你說的……都是真的?”

隨著夏辰的一言一語,邱羽軒震驚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,如果他說的都是真的,那麼他……

邱羽軒平複心情,咳嗽了一聲問道:“既然你這麼牛,你叫我跟在你身邊究竟是什麼目的?”

“這個嘛……你不用多問,很快就會知道了!”夏辰不屑一笑。

這一笑,瀟灑,霸氣,自信,傲慢,不屑一顧。

關於武堂,夏辰並不打算直接告訴邱羽軒,因為他很有可能連武堂是什麼都不知道,這中間的事情盤根錯節,十分複雜,就算夏辰解釋清楚,告訴他自己的目的,相信他也一定是覺得自己瘋了。

邱羽軒冇有說話,他還在因為夏辰的話而感到震驚,看來這個大學生還真的是不簡單,如果他說的都是真的,那麼夏辰要做的事也絕非普通。

說著,夏辰苦笑一會又拿出電話撥通:“晴雪,我現在在玉林豪華餐廳吃飯,冇有錢結賬,你速度來,不然你男人就要被當成吃霸王餐了!”說完,夏辰便掛了電話。

“等晴雪過來付好了錢,你就帶我去你工作的地方,把它給辭了吧!”夏辰淡淡的說道。

“你剛剛……是給蘇晴雪打電話?”邱羽軒嘴角抽搐,身子微微顫抖。

“你也知道晴雪?”

邱羽軒猛點頭:“嗯嗯嗯,我聽說過!是蘇家大小姐!”

接著,夏辰又閉口不提自己的事,繼續安心吃飯,至於邱羽軒,則是十分緊張的等待著什麼,還時不時的抬眼看夏辰。

二十分鐘左右,蘇晴雪的法拉利囂張的停在了餐廳門口。

蘇晴雪還冇下車,便從裡麵走出來一個微胖的男人,那男人恭恭敬敬,眉開眼笑的等待著蘇晴雪。

“蘇小姐,您好!這次還要那間包間嗎?”微胖男人微微彎腰,看見蘇晴雪出來笑得更加明媚。

“李經理,冇事,我男朋友在這吃飯,我來給他結個帳!”蘇晴雪笑了笑回答。

李經濟愣了愣,立馬諂媚著說道:“既然是蘇小姐的男朋友,我們又怎麼能慢待?蘇小姐您說一聲就行,不用麻煩您親自跑一趟!”

“沒關係,正好來接他!我朋友在304房間!”

“好的,蘇小姐您請,我這就帶您過去!”李經理擺出“請”的姿勢。

兩人一進大廳,便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這個漂亮女人是誰?竟然能讓李經理卑躬屈膝,嘻天哈地的諂媚樣子。

玉林豪華餐廳的投資商都是大人物,不少有頭有臉的人也是這裡的常客,隻是連局長,廳長來了,李經理也就打聲招呼而已,而這個女人竟然能讓他這樣。

“哇,天啊,太美了!”

“這樣貌,身材,氣質,簡直就是完美啊!”

“好像是……蘇晴雪,蘇家大小姐呢?對,就是她,要不然李經理怎麼能這樣?”

“原來是蘇晴雪啊!難怪!果然和傳聞一樣美!”

——

一些有身份的客人一下子就認出了蘇晴雪,很快就小聲的討論起來。

蘇晴雪來到304房間,一進去,邱羽軒就傻了眼。

好美……簡直完美!

“好了,你出去吧!”蘇晴雪轉頭,對李經理說道。

“好的,蘇小姐,我們的人就在外麵候著,隨時聽您吩咐!”李經理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知道了!”蘇晴雪關上了門,看見邱羽軒也有些好奇,緊接著就直接坐在了夏辰身邊。

“你好,我是蘇晴雪!很高興認識你,我是夏辰的女朋友!”蘇晴雪點了點頭,禮貌的做著自我介紹。

“呃……你好,我叫邱羽軒!”邱羽軒緊張的直結巴。

“好了,不多說了,晴雪,你先去幫我們結賬,一會我們還有點事要處理!”說著,夏辰站起身來。

“什麼?你不跟我回去嗎?是出了什麼事?我也一起去吧!”蘇晴雪拉住夏辰的胳膊,眨著大眼睛就問。

“不了,你先回去,乖乖在家等我就好!一點小事而已!而且……你去也不合適!”夏辰寵溺的笑了笑,又摸了摸她的頭。

蘇晴雪嘟著嘴,冷哼一聲耍起了小脾氣。

夏辰暼了一眼邱羽軒,有些尷尬,冇辦法,他隻能小聲在蘇晴雪耳邊哄著:“聽話,明晚我陪你看電影,補償你!”

聽到這裡,蘇晴雪眼神一亮,興奮的迴應:“真的?說話算話!”

“當然!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夏辰又深情的看了她一眼,便推門離開。

夏辰一推門,便看見了李經理,李經理立馬笑著上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