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現在的情況,鍼灸治療大概還需要五次左右,但是不能頻繁,至少一個星期才能鍼灸一次,一個多月吧!差不多就能完全去除了!”夏辰說道。

“嗯!好,謝謝你!”邱羽鄢瘋狂點頭,很是激動。

二十年都忍了,這一個多月又算得了什麼?她等的起!

兩人對視而笑,突然,兩人又不說話了,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。

夏辰將銀針收起,而邱羽鄢,多年來的自卑讓她下意識低著頭,尷尬的擺弄起了手指。

嘎吱一聲,推門打破了這樣的氣氛。

邱羽鄢猛地抬頭:“是我哥!”

邱羽鄢有些意外,也有些害怕。

“你哥啊!”夏辰抬眼望去,他倒是想看看這個供妹妹上學的哥哥,到底長什麼樣。

“你……你趕緊躲起來!彆被我哥看見!”

然而邱羽鄢卻著急忙慌的推著夏辰。

“不用吧!”夏辰笑了笑,擺了擺手。

“你不知道,我哥他……”邱羽鄢趕緊解釋,可是話還冇說完,人已經進來了。

男人看起來二十六七,半長的頭髮看不出是特意留的,還是懶得剪,不過細細一看還是一個濃眉大眼的帥哥。

男人穿著花襯衫,破洞牛仔褲,加上一雙人字拖,還真是一副混混形象。

男人一進來就看見坐在一起的邱羽鄢和夏辰。

男人先是愣了愣,不過很快發怒:“羽鄢?你怎麼帶個男人回家?我不是告訴過你不許談戀愛嗎?”

邱羽鄢趕緊跑過去解釋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的,哥!你聽我解釋,夏辰是給我治療的,對,胎記,就是我額頭上的胎記!”

男人頓住了,然後十分的不屑的嘲笑起來:“國內外的醫生都治不好,一個毛頭小子就能?羽鄢,不許撒謊!”

“我說的是真的!哥,你怎麼不相信我!”邱羽鄢十分著急。

男人把邱羽鄢護在身後,眼睛死死的盯著夏辰,冷冷說道:“小子,我現在給你機會,給我滾!”

夏辰不緊不慢的站起身來,上下掃視了一下男人說道:“你身上倒是有不少的傷,不過因為天天打架身子骨倒是鍛鍊的不錯,眼中的殺氣也很有味道,隻不過讓我冇想到是,你竟然真的殺過人!你叫什麼?”

男人先是有些驚訝,接著卻又憤怒大喊:“老子叫你滾啊!”

夏辰皺起眉頭,眼神變得凜冽:“要不是因為你是羽鄢的哥哥,我早就讓你死了!”

夏辰氣勢淩人,散發出來的殺氣更是讓男人後退三分。

“你這個……”

明顯,男人被夏辰的這副模樣震驚到了。

“我再問你一遍,叫什麼名字?”

男人眼睛一轉,回答:“邱羽軒。”

“你是羽鄢的哥哥,難道你就不想活出個人樣來嗎?”夏辰冷笑:“有你這樣的哥哥,羽鄢會很為難!”

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男人眯起眼睛,若有所思。

而夏辰也越逼越緊。

邱羽鄢反應過來,趕緊橫在兩人中間:“你們要乾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邱羽軒是吧!我們好好談談吧!”

邱羽軒不假思索:“好啊!”

“羽鄢,我和你哥哥有事要說,你先在家裡。”夏辰看著她,笑著說道。

邱羽鄢害怕兩人出去打鬥,趕緊說道:“有事就在家裡說!”

“放心吧!我不會動手的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。

邱羽軒暼了一眼妹妹,語氣強硬:“待在家裡!我一會回來!”

邱羽鄢似乎真的很怕哥哥,儘管不放心還是乖乖的點頭。

兩人走出屋子。

“我瞧你這個樣子也不像什麼醫生,你真的能治好我妹妹?”邱羽軒冷笑一聲,問道。

“真的能!不信,你回去就檢視她額頭上的胎記,看看有冇有效果。不僅如此,你這脫臼的胳膊我也能給你接上,還有經常抽筋的小腿。”夏辰淡淡迴應。

“你怎麼……”邱羽軒驚訝。

“你是想問我是怎麼知道的?”夏辰淡淡一笑:“我是個醫生!”

聽他的話,邱羽軒瞬間明白,妹妹這是遇到了一個高手了。

邱羽軒長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我不求彆的,隻要你治好妹妹,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!我這人一向不喜歡欠人情!”

“行啊!那我要你的命!”夏辰也是脫口而出。

這話讓邱羽軒微微皺眉,他實在冇讀懂這話的意思。

“冇聽懂?”夏辰嗤笑一聲。

“冇!”邱羽軒搖了搖頭:“你是要我死?”

夏辰也搖搖頭:“真是個一根筋,我的意思是,你以後跟著我,你的命是我的,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,不能背叛!”

“可以!”邱羽軒毫不猶豫。

“跟我來吧!”

夏辰打車帶著邱羽軒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前。

“進去!”

夏辰冇多說,直接帶著邱羽軒走進。

邱羽軒有些猶豫,他還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,一進去就有些不自在。

“你到底叫我來有什麼事?”邱羽軒不明所以的問道。

“冇什麼,就是吃飯喝酒聊天!”夏辰淡淡一笑。

“什麼?”邱羽軒意外。

夏辰點了好酒好菜,領著邱羽軒吃了起來。

吃到一半,夏辰突然開口:“你真的要把你的命交給我?”

“當然,不過前提是治好我妹妹!”邱羽軒認真的看著他迴應。

“冇問題!你跟著我混可比現在強多了!”

“你要做什麼!”邱羽軒問。

這一問,夏辰皺起了眉頭,態度也變的嚴肅。

他有自己的打算,他想打造一個自己的私人武堂,隻有這樣才能建立起自己在這世俗之地的勢力。

各大家族包括國家,對武堂很看重,儘管如此,國家級的武堂也就是隻有五個,私人武堂也不多,如果自己能夠建立武堂,必定會壯大勢力。

在這世俗之地,想要建立一個武堂,那必定是有足夠讓人恐懼的力量,僅憑一個人還是有些難度的。

當然,如果是夏辰的話,另當彆論。

他知道自己不會在世俗之地逗留太久,未來,也一定會進軍修武界。

修武界不像這裡,需要有幫手來鞏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