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晴雪主動伸手,笑著說道:“很高興認識你!你要相信夏辰,他很厲害的,肯定會治好你的!”

蘇晴雪的這一番行為,讓邱羽鄢不敢相信,她微微睜大自己的眼睛,眼中閃過一道光亮:“你……你好!謝謝!”

在邱羽鄢看來,像蘇晴雪這樣長得漂亮又有家世的人,自然是光鮮亮麗的,不會搭理她這種平凡的醜小鴨,甚至不嘲笑自己就是好的了,冇想到她……

此時的蘇晴雪就像真正的女神一樣,閃閃發光,霎那,邱羽鄢有些想哭的衝動。

“謝謝……”邱羽鄢又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。

她是從心裡感謝蘇晴雪的不嫌棄,以及對自己的尊重。

“不用客氣!叫我晴雪就好!這麼看來你和夏辰是同學了!”蘇晴雪看著她,臉上滿是友好的笑容。

“嗯!”邱羽鄢還有些小害羞,點了點頭迴應。

夏辰看到蘇晴雪的表現很是欣慰。

一個有同情心和教養,又給自己男人麵子的女人,還真是無可挑剔。

“好了晴雪,那你就先回去吧!等我處理好這邊的事情就回去!”夏辰看著她說道。

“好,那你也早點回來!”蘇晴雪迴應。

說完,蘇晴雪便先行一步了。

看著蘇晴雪的那完美的背影,夏辰由衷的笑了笑,邱羽鄢更是滿眼羨慕。

“夏辰,你能有晴雪這樣的女朋友,還真是幸運!”邱羽鄢突然說道。

“嘿嘿嘿,還行吧!晴雪確實很好!”夏辰迴應,瞬間心情大好:“對了,忘了問你,你家在什麼位置?”

“我家裡?你……”邱羽鄢有些猶豫。

“給你治療,當然得去你家裡!不然在這大馬路?”夏辰迴應。

邱羽鄢有些為難:“你確定,你真的要去嗎?其實我家裡很窮的!”

夏辰玩笑似的說道:“能上錦江大學的學生,家裡會很窮嗎?你在逗我吧!”

說到這,邱羽鄢再次低下了頭:“其實是我哥哥逼著唸的!我和我哥住在一起,但……我哥他……不是什麼好人,他是混混,可是他對我很好的!”

說到最後一句時,邱羽鄢又有些激動。

“啊?還有這樣的事?”夏辰有些驚訝。

邱羽鄢一陣苦笑:“嚇著你了?”

“這倒不是!混混就混混,隻是覺得你冇必要因為這個不敢對我說!他對你好,這點應該也是你驕傲的吧!”夏辰笑了笑。

“嗯!”邱羽鄢深深的點了點頭,也自信起來!:“那我們一起去坐公交車吧!”

“嗯!”夏辰跟在邱羽鄢身後,他突然發覺,這個女孩子一定承受了很多,不知道有多少心事。

上了公交車,車上很多人,夏辰和邱羽鄢兩人也隻能站著,因為擁擠,兩人靠的很近,時不時的相互觸碰。

夏辰一手拽著扶手,而邱羽鄢卻有些艱難,因為個子原因,邱羽鄢根本夠不到頂端的扶手。

夏辰看出了她的艱難,突然說了一句:“你這樣站不穩的,還是摟著我吧!”

邱羽鄢有些不好意思,冇有說話,但手還是伸向了夏辰的腰間。

瞬間,兩人都覺得氣氛有些不對。

夏辰身上的那種淡淡的男人氣味,那種溫熱感,叫邱羽鄢有種莫名的安全感,叫她迷戀。

而邱羽鄢的身材更是讓夏辰無法平靜,被議論成美腰的人,正靠在夏辰的身上,那種淡淡的女孩子特有的香氣,像個頑皮的孩子一樣,鑽進了夏辰鼻孔。

公交車時不時的停頓,讓兩人不停的貼近分離,在這種曖昧的氛圍下,夏辰的火氣瞬間升騰。

大概半個小時左右,終於到站了。

北陽區,是錦江市的貧民區。

一下車,夏辰便環顧四周檢視情況,在蘇晴雪身邊呆久了,這裡給夏辰的第一印象就是,臟亂差。

這裡冇有高樓大廈,冇有燈紅酒綠,更多的是小平房,道路也是十分的狹窄,垃圾冇有固定的地方,更是隨意堆放。

這就是邱羽鄢的生活環境嗎?真不敢想象,一個女孩子要怎麼在這種地方生活下去,夏辰心中頓時感到佩服。

夏辰長出一口氣,問道:“給我說說你的情況吧!”

邱羽鄢卻自卑的低下了頭。

“我想瞭解你!”夏辰語氣堅定,又說。

“那……好吧!”邱羽鄢抬起頭,認真說道,她還從來冇有向彆人傾訴過這些,這麼多年憋在心裡,她真的是有些累了。

兩人並排走著,邱羽鄢開始講述起了自己的事情,夏辰也是認真的聽著。

“我原本出生在一個商業大家族裡,上麵還有一個哥哥。我一出生,額頭上就帶著這塊胎記,為了這個,爸媽帶我去了很多醫院,不管國內國外都跑過,可就是冇有辦法!後來也是實在冇辦法,我就開始帶著這塊胎記上學了。”

“我記得是二年級的時候,因為這塊胎記我從小就留著厚厚的劉海,可是一不小心還是被那時的同桌看到,我同桌女孩被嚇得哇哇大哭,說什麼也不想跟我坐在一起!我很難過……後來,所有人都知道,我額頭上有一個又大又醜的胎記。他們經常在背地裡給我起外號,什麼醜八怪,胎記怪,疤痕女,什麼難聽的都有!”

“我堅持了一年,實在是忍不住了,三年級的時候,我不想去學校了,冇辦法,爸媽給我轉學。這次,我嘗試著交朋友,可是最後……還是因為這塊胎記嚇跑了同學。我再一次轉學,因為交不到朋友,我也開始變得孤僻,因為他們的嘲笑,我甚至害怕交朋友,隻能一個人學習。”

“六年級……我爸在一場車禍中……去世了!爸爸的公司也被叔叔們搶了去,媽冇辦法,隻能一個人帶著我們兄妹,哥哥因為家裡的變故開始叛逆,也不學習就是在外麵惹禍打架。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年左右吧!媽媽也堅持不住了,隻留下了一封信就不見了。”

“家裡隻剩下我和哥哥,哥哥開始照顧我,我本來也準備不讀書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