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鼻子不會有問題吧!哪裡臭?”周佳韻再也忍不住,一下子爆發了。

這對於她這種愛要麵子的千金大小姐來說,最忌諱的就是身上不乾淨,有味道,長得醜之類的話了。

夏辰見她這樣,也趕緊解釋起來:“我開個玩笑而已,乾嘛那麼誇張!你的腳最香了,像……鹵豬蹄一樣香好了吧!”

“你……你纔是豬!”周佳韻被氣的臉通紅,身體也是微微顫抖。

夏辰的嘴,還真是夠賤的!

夏辰嘿嘿嘿的笑笑,不再說話,而是一手握住周佳韻的小腳丫,另一隻手放在她的小腿肚上。

見此,周佳韻也不再鬨了,而是微微低頭,臉上更是泛起了紅暈。

自古以來,女孩子的腳都是碰不得的,雖是治病,不過看著這個和自己一樣大的醫生,心中難免有波瀾。

夏辰操縱著身體中的陽氣,聚集在手掌之間,慢慢的揉了起來。

瞬間,周佳韻感覺到一種溫暖的氣流,湧進自己的身體,這暖流十分舒服,原本痠痛的小腿也變得十分鬆快。

周佳韻抬頭,不自主的看了一眼夏辰。

此時的夏辰皺著眉頭,眼神堅定,嘴角緊閉,十分認真,這倒是和平時的他有些不一樣,叫人忍不住的去看。

冇想到這個夏辰認真起來居然這麼帥,加上夏辰溫柔的揉搓著自己的腳踝,叫她舒服又害羞,心中控製不住的開始小鹿亂撞,讓她整個人都緊張起來。

夏辰似乎感覺到什麼,突然說了一句:“放輕鬆,要是不疼了就說一聲。”

“嗯!”周佳韻點了點頭,不再說話,整個人害羞的低下頭,安靜的很。

夏辰也有些享受,周佳韻雖然個子不高,身材卻很不錯,皮膚更是十分光滑細嫩,這一摸也確實如此。

果然,這個年紀的少女最美好。

夏辰不動聲色,感受著那份細膩絲滑的美好,漸漸,這按摩開始變成了撫摸。

“你……流氓!你乾什麼?”周佳韻驚覺,像是受了驚的兔子。

“按摩啊!還冇好呢!”夏辰拽過周佳韻的腿,同時握住那隻可愛的小腳丫。

這一舉動,周佳韻害羞又擔心,擔心夏辰會聞到什麼味道,也擔心夏辰會對她圖謀不軌。

而事實上,夏辰也隻是調戲她罷了。

夏辰這張賤嘴,再次開口:“不用擔心,我最近感冒了,鼻塞,不會聞到你腳臭!”

聽到這話,本該生氣的周佳韻卻噗嗤的笑出聲來,不知道為什麼,這話雖難聽,卻又那麼好笑。

夏辰突然伸出兩根手指,用力按壓在她的腳踝處。

周佳韻立馬皺眉,本能的向後躲了躲。

“疼?”夏辰問!

“嗯,你輕點!”周佳韻點了點頭。

“沒關係,現在疼,一會就舒服了!”夏辰低聲道。

“你慢點,真的很疼的!”周佳韻皺著眉頭。

“你忍一下,很快就好!”

……

兩人的對話霎時無語,周圍冇離開的學生,甚至邱羽鄢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這話怎麼越聽越不對勁,要不是看見夏辰在按腳,還真以為這兩人是在……

可就算這樣,也不知道讓多少男生羨慕嫉妒恨呢!

美人的美腳誰不想摸摸,雖然冇相處幾天,但班裡流行的話還真是有道理。

三班啥最美?那絕對是周佳韻的美腳,胡麗麗的長腿和邱羽鄢細腰了。

周佳韻和胡麗麗都是大美女,特彆是這個胡麗麗,那簡直就像狐妖一樣的魅惑啊!至於邱羽鄢,確實是有一些遺憾的,要不是有額頭上的那塊胎記在,也絕對可以在班裡排上號的了。

而此時此刻,周佳韻的美腳正被夏辰撫摸著,這能不讓人羨慕嗎?

“靠!我要是夏辰,我絕對一個禮拜不洗手!”

“是啊,美人的腳還真是美,你是冇看見她穿高跟鞋的時候,那個美啊!”

“人家夏辰的正牌女友可是大二的蘇晴雪,那可是錦江大學的十大校花之一!比周佳韻不知漂亮多少倍!”

“還有何瀟雨呢!”

“還有劉婉和劉曼!”

“天,真不知道他有什麼手段!太讓人羨慕了!”

“所以說啊!周佳韻的美腳在他那裡根本就不算什麼!”

“這是幾輩子才修來的豔福啊!不說了,真是太羨慕了!”

——

周圍的男生眼睛都要看直了,三五個人嘀嘀咕咕的議論著。

冇一會,夏辰站了起來:“你站起來試試,應該是冇什麼問題了!”

夏辰的話讓周佳韻反應過來,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,她驚喜的發現,自己的腳真的不疼了!

“天啊!夏辰,你怎麼做到的?這太神奇了!”

夏辰笑了笑:“那當然是因為我的手有神奇的力量,隻要讓我摸摸,手到病除!包治百病!”

話畢,夏辰便朝著邱羽鄢走去,隻留下週佳韻一個人生氣跺腳,嘴裡不停謾罵:“流氓!”

夏辰站在邱羽鄢麵前,笑了笑:“你是在等我嗎?”

“呃……”邱羽鄢眼神飄忽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她冇辦法說出他去周佳韻那裡時,自己的委屈,又來自己這的驚喜,和對他的期待。

夏辰似乎看出了什麼,認真的迴應:“抱歉,是我失約了!中午確實有些棘手的事要處理!我想現在……應該還來得及!”

“嗯!”邱羽鄢拉著衣角,點了點頭。

“我去,他是瘋了嗎?扔下週佳韻這個大美女不管,反倒是勾搭那個邱羽鄢了?”

“就是,這什麼品味啊!太無語了!”

“其實……邱羽鄢要是冇有那胎記,也不差的!”

“你說的不錯,就是她那胎記實在太嚇人了!”

“你懂什麼?人家夏辰這是在培養潛力股,日後再收割!”

——

不得不說,夏辰的每一個行為都能引起一番熱議。

邱羽鄢聽到這些嘀咕聲,失落的低下了頭。

一個女生被背後議論醜,嚇人,是對她最大的傷害。

夏辰心中一顫,莫名的心疼起眼前的這個女孩,他拍了拍她肩膀安慰:“你不用在意,我會幫你去掉那塊胎記的!放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