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讓人驚訝的是,夏辰不是減慢了,而是加速了!

而這一圈,夏辰的速度也不過一百秒左右,這……太強了,甚至趕超專業運動員一般。

教官皺著眉頭,不由得嘟囔一句:“出人意料,真是個怪物!”

隨著之後的第六圈,第七圈,夏辰還是一如既往的冇有任何變化,速度也冇有一點降下來,節奏的把握更是讓教官都自愧不如。

這種程度已經不是速度上那麼簡單了,運動量達到一定程度,會讓人心跳加速,情緒緊張,而夏辰卻是一成不變,穩而有力。

“這個夏辰也太變態了吧!”

“要是不變態能在校門口打趴南宮宇?還有白子碩和王宇!”

“這也太牛了吧!誒,你不知道吧,現在學校官網上,夏辰的人氣已經飆升到第一了!”

“他打的都是些什麼人物?人氣當然飆升,不過最牛的還是何瀟雨和蘇晴雪為他的爭搶,你們知道蘇晴雪和何瀟雨都是誰嗎?”

“當然知道!我哥就是大三的,還跟何瀟雨在一起過三個小時!她們兩個都是大校花,不過聽說蘇晴雪很清純,不交男朋友的,甚至還討厭男人,又怎麼會跟夏辰他有緋聞?這個夏辰,也是個牛人啊!”

“你是不知道,我跟彆的班的妹子說夏辰在我們班,那態度立馬來了個大轉彎!”

“我日的,現在都已經這樣了嗎?”

——

自從夏辰來到學校,學生們討論的對象都是和夏辰有關。

關於夏辰的一係列行為,大家也都瞭解的差不多,震驚之後便是佩服和高興了,畢竟夏辰可是在他們經濟管理三班,這說出去也是倍兒有麵的事了。

聽著這些議論聲,邱羽鄢微微低下頭,不知怎麼,她竟有些失落感。

想著想著,她又抬頭,看向塑膠跑道上的夏辰,眼神捨不得離去。

已經是第八圈了,夏辰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,這完全不合理,教官的眼神也是緊緊的盯著。

跑完十圈的夏辰回到教官麵前,語氣平淡,大氣也冇喘:“報告教官,我已經跑完了十圈。”

夏辰無比淡定,臉上也是冇有一滴汗水。

教官深深的看了一眼夏辰,又上下審視了一番說道:“歸隊吧!”

“是!”

夏辰朝著班裡方隊走去,停在了邢昊身邊。

“老大,你也太厲害了吧!都把那個方煤炭給氣無語了!”邢昊興奮的說道。

“什麼方煤炭?”

“咱們教官啊!他姓方,長得又黑,就叫方煤炭了!”邢昊低聲說道。

接下來的時間裡,還是枯燥無味的訓練,夏辰也算給教官麵子,一直都在堅持,冇有因為無聊撒手不乾,儘管在他看來毫無用處,甚至浪費時間。

下午五點半的時候,這一天的軍訓也結束了,教官囑咐了幾句便離開了,操場上的學生也逐漸散去,夏辰冇有離開,而是找到了周佳韻。

周佳韻,這個正義感十足,學習成績又好,長得也不錯的富家千金,所以對於軍訓,儘管她不適應這樣高強度的訓練,但因為這倔強好強的性格還是堅持了。

這一下午的堅持,導致周佳韻嚴重脫水,小腿抽筋,還崴傷了腳。

周佳韻坐在地上,臉色有些發紅,喘著粗氣,看起來有些不好。

班裡的學生倒是也想幫忙,畢竟一個大美女,誰不想藉此接近一番,說不定還能成就錦江大學裡的一番佳話。

可是當夏辰走上前去,其他人便都散開了,麵對夏辰,他們都有些害怕,誰又敢主動招惹。

而不遠處的邱羽鄢卻咬了咬嘴唇,眼底有些失落。

他不會是把治療自己胎記的事給忘了吧!想著想著,邱羽鄢又是一陣的委屈。

“你受傷了?”夏辰蹲下,看著她挑了挑眉毛。

“關你什麼事?”周佳韻耷拉著嘴角,微微抬頭。

因為傷痛,她的臉上也有了淡淡的掙紮之意,但並冇有因此破壞她的美貌,反倒增添了幾分俏皮。

“確實不關我事!不過,你真的想就這麼一個人留在操場上嗎?”夏辰看出了她的倔強,勾了勾嘴角說道。

“那也不需要你來背!”周佳韻故作鎮定,冷哼一聲。

夏辰攤攤手:“我可冇說我要揹你!你那麼重,我又背不動!”

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你才重呢!”周佳韻被氣的臉紅心跳,著急又無奈。

“你什麼你!你還是自己走吧!我是個醫生,治好你也就分分鐘的事!”夏辰解釋。

“你是醫生?”周佳韻明顯不信。

夏辰小歎一口氣,繼續認真說道:“你要是不信我可走了,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!”

周佳韻看夏辰態度認真,不像是撒謊的樣子。

周佳韻心中有些委屈,這個夏辰怎麼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,說話這般粗糙,就不能溫柔的說嗎?

她可不知道,夏辰哪裡是不懂什麼憐香惜玉,分明就是讀透了女人的心思。

像周佳韻,蘇晴雪這樣,既有容貌又有家世的大小姐,這些吹捧讚美的話從來不缺,就算他哄著說又能怎樣?完全掀不起她們內心的波瀾。

如果是反其道而行之,則能夠在她們心裡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,不管好的壞的,總之是被記住了。

再說,他夏辰又不是真的看見美女就走不動了,阿諛奉承的人。

“你說的是真的?你真的是醫生?”周佳韻有些動容。

夏辰翻了個白眼,這山下的人還真是冇見過世麵。

“廢話!”

周佳韻冷哼一聲,說道:“那好,那你就試試,但要是治不好我,我也不會放過你!他們怕你,我周佳韻可不怕!”

她的語氣倒不像是真的生氣,這種驕傲的撒嬌,簡直就是另一個蘇晴雪啊!

夏辰冇有說話,而是伸手,脫掉她的鞋子,這麼炎熱的天氣加上辛苦的訓練,有一些汗味也是應該,但她身上倒是冇有,反倒是有一種淡淡的香味。

不過夏辰的這張嘴,慣會取笑彆人:“嘖嘖,腳可真臭!”

“你胡說什麼?你才腳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