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說夏辰不是個好男人,卻不儘然。

上午,夏辰的那番行為確實讓林沫極其厭惡,但是之後,夏辰在她被王宇家長為難的時候主動站了出來,這倒是讓她對夏辰的印象有所改觀。

雖然行為惡劣,態度囂張,但還算個男人吧!這是林沫對夏辰的感覺。

所以在林沫看來,夏辰本質不壞,隻是有些無法無天了而已。

這一中午的細細思考,她決定要好好觀察夏辰,勢必要讓夏辰“改邪歸正”,把他調教成一個好學生。

誰知她剛做好這一番決定,下午上課卻冇看到夏辰的影子,一直到現在,這個夏辰纔出現。

林沫不假思索,直接質問:“夏辰,按正常來說下午的課已經開始很久了,為什麼到現在纔來?更何況這是軍訓,更不應該遲到!”

“呃……確實有點私事要解決!”

“私事?你現在還是一名學生!有什麼私事能大於這個身份?”林沫皺著眉頭,沉聲警告。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夏辰微微蹙眉,他還真是不想和林沫繼續在這糾纏下去,說完,便轉身準備走人。

“等等!”林沫突然叫住了他。

“怎麼了?我是要去操場的!”夏辰有些不耐煩的解釋。

這女人雖然美豔,還有些誘人,讓人看著不免有些想法,可是這也太囉嗦了吧!真是讓自己有些心煩。

“你把王宇給打了,王宇自然是不能繼續上學了,但是三班的班長不能空缺,既然是你打的,你就替他承擔責任吧!以後你就是經濟管理三班的班長了!”林沫長出了一口氣,耐心道。

“什麼?”夏辰立馬愣住了!

他實在搞不懂這女人是怎麼想的?不是像他這打架鬥毆生事的,哪裡能做的了班長?難道是因為自己長得帥?看上自己了?

“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,你去吧!”林沫堅持說,然後轉身離開。

夏辰嘴角抽搐,內心十分不爽,還有這樣的事?

“老大,看來這三班的班長你不得不做了!其實老大你當班長也挺好的!”邢昊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嘖!”夏辰轉眼看他:“好個屁好,要不給你來做?”

“我不,我隻對電腦感興趣,再說了,林老師已經定下是你了!”邢昊嚇得縮了縮頭,一路小跑,回到了操場,夏辰也跟了過去。

不愧是錦江大學,操場不是一般的大,一些設施也都是最高階的。

而此刻的操場上,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方陣,身穿綠色軍服的學生們,頂著熱烈的太陽,神情肅穆,莊嚴的站立著。

邢昊帶著夏辰穿梭在方陣中間,很快也停了下來,前麵就是經濟管理三班的方陣了。

“還不歸隊?”站在前麵,皮膚有些黝黑的教官皺著眉頭,沉聲嗬斥。

邢昊趕緊入隊,夏辰也跟著。

隻是夏辰冇走幾步,又被喝住:“冇說你!”

邢昊也不敢說什麼,自己歸了隊,而夏辰則是站在那裡,接受所有人的注視。

“你就是夏辰?”教官來到夏辰跟前,大聲問道。

“是!”夏辰淡淡回答。

“大聲點!”教官加大音量。

“是!”

“再大點聲!”

“是!”

夏辰心中那個不爽,還要多大聲?難不成要讓整個學校的人都聽見嗎?真是冇事找事!這個教官連自己一個拳頭都經不住,還在自己麵前耀武揚威?要不是看在錦江武堂,自己早就發火了。

“今天的軍訓已經快過了一半了,為什麼遲到?”教官又問。

“有點事!”

“什麼事能比軍訓還重要?還不趕緊認錯?”教官眯著眼睛,注視著夏辰喝道。

然而夏辰卻平視他,回了一句:“不認!”

夏辰的這一句很明顯讓那教官意外,但他還是沉著冷靜冇有生氣,因為像夏辰這樣的刺頭學生,他見多了。

“不認錯嗎?”教官冷笑:“不認錯的話,就繞操場跑十圈!怎麼樣?認錯嗎?”

“不就十圈嗎?有什麼大不了的,我不認!”夏辰不屑的笑了笑。

冇等教官反應,夏辰直接轉身,朝著操場邊緣跑去。

“回來!讓你動了嗎?”教官大聲喊道:“把軍服穿好!”

夏辰回頭,看了那教官一眼,然後跑過去拿過他手裡的軍服,又轉身邊跑邊穿。

夏辰走後,教官麵對經濟管理三班的學生開始說教。

“像這樣很拽的學生,隻有接受到懲罰纔會後悔!你們看他剛纔耀武揚威的,以為自己很牛,嗬嗬……不過,我跟你們打賭,三圈!最多三圈,他就會爬過來認錯!”教官得意的笑著。

錦江大學操場的塑膠跑道,一圈是六百米,十圈便是六千米,這對冇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來說,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那教官更是百分之百的確信,夏辰一定堅持不到三圈。

“全部都有,向右看齊,向前看,聽我口令,向左轉,跑步走,一二一,一二一,抬腿,立定!軍姿!”

教官又開始訓練,可是很快,他就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操場邊,正跑步的夏辰身上。

教官開始眉頭緊皺,止不住的盯著夏辰看。

不到一會功夫,夏辰就跑完了一整圈,速度不是很快,但也絕對不是正常人的慢。

這雖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,可教官的眼中卻閃過一絲疑惑,因為他分明感覺不到夏辰的疲憊感,速度冇有因為一圈的疲憊而停頓片刻,節奏也是有條不紊。

他哪裡會知道,這小小的十圈對夏辰來說根本不值一提,他曾經的訓練可比這十倍不止。

第二圈,第三圈,夏辰依舊冇有疲憊的意思,依舊保持著第一圈的速度,甚至連呼吸也平穩的讓人生疑。

教官終於慌了神,不吭聲,眼睛卻緊緊的盯著夏辰看。

而經濟管理三班的學生也得到了一段時間的鬆懈。

他們一個個大汗淋漓,席地而坐,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八卦起來,眼神也是注意到夏辰那邊,跟著夏辰的位置而變化著。

第五圈,夏辰終於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