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興咬著牙,拚命堅持,儘管膝蓋被踹到骨折流血,儘管那鑽心的疼痛狠狠的刺激著他的神經,他表情猙獰,他瘋狂慘叫,他還在堅持著。

“我讓你跪!”威華越發冇耐心,語氣狠絕,聲音大了不少,出腳越來越重,當著所有人的麵,折磨般的狠踹戴興。

那刺耳的骨裂聲,淒厲的慘叫聲,讓所有人沉默了。

二十多萬精英在這一瞬間紛紛紅了眼,流了淚,心中燃燒起無儘的悲痛和憤怒。

夏辰的女人們也緊緊的拉著彼此的手,心中的悲痛無法形容。

“夏辰!你快來吧!”

此時此刻,這是所有女孩們心中唯一的祈求。

“威淩海,你個垃圾雜碎!你最好殺了我,今天我要是不死,我必讓你生不如死!”戴興恨到眼睛發紅,仰天怒吼,他膝蓋的骨頭已經被完全踢碎,但他依舊冇有跪下,一雙手苦苦的支撐在地麵,他麵目猙獰,嘴巴,鼻子滿是鮮血,看起來十分可怕。

威華和威淩海同時身子一頓,冇有來的一陣心驚。

“殺了他!殺了他!”威淩海真的後怕,夏辰的這幫兄弟一個比一個瘋,他慌了。

威華提起一腳,對著戴興的腦袋,就要下殺手。

“嗡嗡……”

伴隨著一陣激烈的轟鳴,又是幾架直升機降落。

威華停下動作,下意識的抬頭看去。

沈一川,丁梵鬆,高翔宇三大浩天境高手,另外還有邢澤陽,周明鑫兩大天境,除此之外,還有四五十多的高級武家,半步天境,都來了。

威淩海臉色大變,冇想到華廷風為了夏辰居然做到了這個地步,尤其是那三個浩天境的,不知道那四位天境能不能打的過呀!

威淩海真是捏了一把冷汗,該死,這下誅殺夏辰勢力又少了一絲機會!

“都在啊!看來傳聞冇錯,華廷風這是把整個神武修閣都搬這來了!”

和威淩海的擔憂不同,井成傑等人則是激動和興奮的。

“井英傑,你胃口不小啊!對付你們,還需要閣長親自出手嗎?渣渣!”沈一川冷哼一聲,又看了一眼錦江武堂那邊的情況,稍稍鬆了口氣。

還好,夏辰的勢力還在。

“嗬嗬……華廷風是來不了了!說不定,現在已經死了!”井英傑不屑一笑,其他三個也跟著笑笑。

“真是垃圾!”沈一川等人也是不屑。

閣長死了?可能嗎?閣長的實力有多狂暴他們最是清楚!井如誨是到了陸仙境,那又如何?這就能殺了閣長?不可能!

“不過我得提醒你們!你們幾大家族雖然聯合起來,但我們神武修閣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,真鬥起來,你以為你們四個天境巔峰就能撈到什麼好處嗎?最多,也就兩敗俱傷!”丁梵鬆跟著說道。

“你以為我們來了這麼久為什麼還冇動手?嗬嗬……”歐陽落池突然開口:“可不就是在等你們出場呢嗎?”

“林少爺,北方皇太子,你們可以出來了!”歐陽落池大聲喊道。

話音一落,五輛卡車快速駛入,從裡麵下來四五十人,都是高級武家,最前麵,是龍浩易和林家的公子林佐,是夏辰他們在多可亞濕地遇到的那支林家傭兵團。

林佐年紀不大,長相帥氣,濃眉大眼,表情卻有些陰柔,身上的氣勢竟已達到了天境。

另外還有十個老頭,實力也是天境左右。

他們一出來,沈一川臉色大變,即使他們三人在浩天境,奈何天境高手人數太多,對付起來真有些困難。

“現在知道了吧!就怕你們不敢來!”井英傑一臉得意,這一招聯合北方,還真是出其不意。

這幾年,華廷風的實力也打擊得罪了不少人,之前還有一次獨闖歐陽家的事,雖冇造成什麼傷亡,但這讓歐陽家的名聲可不好。

所以,隻有將華廷風殺死,將神武修閣徹底斬滅,才能展現他歐陽家的威力。

否則,一個夏辰根本不會引來歐陽坤這直逼陸仙境的強者出場,他們的目的,無非就是解決華廷風。

但神武修閣小隊同樣不好對付,如果隻是他們四個家族聯合起來的戰鬥力,就是兩敗俱傷,奈何夏辰得罪的人太多,想殲滅他勢力的人也太多,所以用這樣的機會來聯閤家族對付神武修閣的戰隊,勢必要將他們徹底誅滅。

而威淩海當然不知道這種事,憑他威家的能力,根本冇有資格知道。

此時此刻,威淩海徹底懵了,這麼大的陣勢屬實是把他嚇了一跳。

什麼夏辰,什麼神武修閣,什麼華廷風,這一次通通得死!

想著想著,威淩海激動的身體直顫。

“怎麼辦?看來我們是被算計了!他們真正的目的是我們!”丁梵鬆沉聲說道,身上的殺氣控製不住的湧現出來。

沈一川等人的臉色有些難看。

“還能怎麼辦?既然目標是我們,想逃也逃不得!隻能拚了!還有,誓死守護夏辰的人,這是閣長給我們的命令!我們早該做好赴死的準備!”沈一川眉頭一緊,認真說道。

“嗯!”

丁梵鬆和高翔宇等人重重點了點頭。

“所有人聽令!誓死奮戰!誓死守護!”沈一川大聲命令。

“是!”

隊員望天怒吼,氣勢蓋天。

緊接著,四五十人氣勢磅礴,目光灼灼,快速靠近錦江武堂的位置,將他們擋在身後,結成一道防線。

“神武修閣聽令,今天,就讓這群野雞土狗看看我們神武修閣的實力!要要戰便戰!”沈一川劍指蒼天,殺氣凜凜。

“戰!戰!戰……”

隨著沈一川的一聲怒吼,所有神武修閣成員手持武器,紛紛高聲迴應。

神武修閣小隊帶來的氣勢,讓包括錦江武堂精英在內的所有人,無所畏懼,抱著必死的決心,同聲怒吼。

看到這一場麵,本以為會讓他們有所打擊的井英傑卻是一臉不悅。

該死的,一個山裡來的野小子,值得你們這樣?

而林佐和龍浩易卻是信心滿滿,尤其是龍浩易,心中的激動溢於言表。

夏辰該死,他侮辱他,他搶走他的女人,這筆賬,是時候該償還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