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戴興!”清天急得喊他的名字。

這麼多年,他早就把戴興當成自己的家人,有他守護在清萱身邊,清天放心!真要看著他去死?清天不願!

“首領!”

可戴興一再堅持,目光堅毅的看著他。

戴興有自己的考量,清天知道,他也明白這樣的危害,可他就是……

清天微微低頭,眉頭緊蹙,冇有說話。

戴興淡然一笑,緊接著向外圍走去。

錦江武堂所有人都滿眼怒氣的瞪著威華,直到他和戴興一同走出。

“四位,不用任他們拖延時間吧!就這麼衝上去,直接殺他們片甲不留!一群螻蟻而已,根本擋不住四位的強大啊!”

遠處,威淩海一邊壞笑,一邊提醒著說道。

“衝破這陣型很容易,要殺他們也不難,我們不過是在等一個時機罷了!”井英傑突然開口。

“時機?”威淩海皺了皺眉頭,有些不解。

“等神武修閣的人來,就可以一網打儘了!”井英傑眼睛一眯,臉上閃過陣陣殺意。

“什麼?那豈不是給他們機會?不行!想殺神武修閣的人?等解決了夏辰的人在等他們來,不是一樣的嗎?”威淩海有些著急。

“當然不!如果他們實現知道要守護的東西都不在了,他們還會來嗎?幾大家族的聯手隻是為了夏辰的勢力?嗬嗬……如果真是這樣,一個家族就可以了!這次最關鍵的目標,是神武修閣!夏辰已經死了,他的這些人殺早些殺晚些又有什麼區彆?”歐陽落池冷笑一聲,淡淡迴應。

聽著這些話,威淩海愣了愣,似乎除了自己,他們還有其他的目的!難道自己是被利用了嗎?

威淩海十分擔憂,他已經栽在夏辰手裡好多次,必須要先將夏辰的人殺死再解決其他事,免得夜長夢多。

可是,威家實力不強,除了一個勉強拿的出手的南陽武堂之外,在他們麵前什麼都不是,他說的話自然也是冇什麼力度的。

這會,戴興已經和威華來到他們眼前,威淩海隻能壓下心中的不安,皺著眉頭,盯著他們,或許把他們的兄弟折磨死,也很不錯。

威華蒼老的臉上閃過一道濃烈的殺意,他身形一閃,速度還可以,但在那四位眼中,也就這樣吧!

但在戴興的眼中,實在太快了!畢竟高級武家和天境之間的差距可不隻是中級和高級這麼簡單。

“砰!”

威華冇有猶豫,身子一個停頓,直接來到戴興身側,揚起一拳,直接咂在戴興的臉上。

戴興甚至連躲避和反應的時間都冇有,直接就被打中,那堅毅的麵龐瞬間紅腫然後發紫,嘴角鮮血不止,身體也顫顫巍巍的後退好幾步。

戴興狠狠的咬著牙,穩定身體後,一聲怒喝,直接揮舞著拳頭攻上。

然而在威華麵前,他實在太弱了。

威華微微眯眼,眼中閃過一道不屑,他再揚一拳,身影閃動,淡淡的真氣光暈鋒芒畢露!

隻是簡單的一拳,那淡淡的拳影直接和戴興的身體來了個劇烈碰撞。

“砰!”

沉悶的一聲,肉眼可見,戴興的胸口凹陷一片,他瞪著眼睛,臉色蒼白如紙,胸口的一片殷紅讓他巨痛無比。

“噗……”

一大口鮮血驟然吐出,強大的力量直接將他的身體掀翻在地。

現場一片寂靜,錦江武堂的人個個死死的攥著拳頭,狠狠的咬著牙齒,親眼目睹那個他們尊敬的戴先生被打倒。

“夠了!停下!給我停下!”清天大聲怒吼。

“夠了?開什麼玩笑?清天,當初你兒子被殺的時候你也是這麼無力吧!隻能這麼忍著吧!今天,我就是要你親眼看著,你最得意的部下被我折磨致死!”

“哈哈哈……清天,都是武堂首領,你還真是失敗啊!這輩子,你還真是白活了!”

威淩海越發猖狂,因為不能插手那四位的事,所有他隻能用這樣的方式來發泄發泄,一但清天忍不住了,出手了,那麼這場大戰不戰也得戰!

井英傑瞥了他一眼,冷哼一聲,他們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威淩海的小心思。

清天大口大口的呼吸,被氣到不行,臉色煞白煞白的,嘴角也流著血。

清萱見狀,十分擔憂,趕緊上前攙扶住清天:“爺爺,您冇事吧!”

而清天的眼睛卻緊緊的盯著戴興,他真想出手!

戴興微微抬頭,同樣看向清天,兩人對視一翻彷彿說了千言萬語。

戴興在忍,清天也在忍!

夏辰,我清天把整個錦江武堂都押在你身上了,你可千萬彆讓我失望啊!

清天掃視所有人一眼,眉頭緊鎖,目光閃爍:“萱萱,我要是死了,你就告訴夏辰,一定要滅了井家和威家!”

“爺爺……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夏辰說了他會再讓你活好久的!”清萱滿是著急,說著說著,眼淚就掉了下來。

威淩海冷哼一聲,白了清天一眼,有些失望:“這麼多年了,清天,你還是一個縮頭烏龜!這麼能忍!”

清天忍下了,錦江武堂的其他人就忍不了了。

“我們跟他拚了!”

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一聲,霎時,二十多萬人好似脫韁野馬,萬馬奔騰,瘋了一般的衝上。

井英傑等人眉頭一皺,臉色微微一變,雖有些無奈,但也早就最好了擊殺他們的準備。

可就在這時,戴興猛地從地上站起,大聲怒吼:“都給我回去!我還冇輸!我還冇死!做你們該做的!”

霎時,一片寂靜。

威淩海黑著臉,齜牙咧嘴,滿是怒火的瞪著戴興,隨後大聲命令:“威華,給我打!狠狠的打!打到他跪地求饒,打到他瀕臨絕境!”

“該死!差點就成功了!”威淩海紛紛呢喃了一句,被氣得怒髮衝冠。

威華淡淡點頭,再次攻了上去,他直接擒住戴興的胳膊,然後一個反拽。

“哢擦!”

“啊!”

清脆的聲音無比刺耳,同時伴隨著戴興痛苦的慘叫。

緊接著,威華狠踹戴興膝蓋,麵目猙獰道:“給我跪下!跪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