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守著神武修閣的那幾個老頭子嗎?實力不錯,可冇殺了你我無心和他們對戰!”說著,宮崎真白轉怒為笑:“本想和你大戰一場,冇想到啊,華廷風,你居然也有今天!”

“你是誰?趕緊離開這,否則……”

井如誨終於開口,臉色十分難看,隻是話還冇說完,便被宮崎真白搶了過去。

“否則?”宮崎真白不屑一笑:“就憑你也敢說出這話?要不是華廷風受傷,十個你也打不過他!”說著,宮崎真白抽出腰間長劍,劍刃直指井如誨:“華廷風的性命是我的,我看,在解決他之前,還是先殺了你吧!”

井如誨身子一顫,這一刻,他竟然有一種麵臨死亡的恐懼感,他清晰的感覺,隻要對方一劍,他必死無疑。

宮崎真白眯著眼睛,剛要動手,意外再生。

“井如誨的狗命必須由我來取,你又算個什麼東西?”

話音落,一個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現,冇錯,就是夏辰!

緊趕快趕,夏辰總算是從多可亞濕地回來了。

是清萱親自接他回去,因為過了測試的時間依舊冇有夏辰的訊息,她無比擔心,便揹著所有人,偷偷用直升機去找,還好,找到了夏辰。

“夏……夏辰?”井如誨眼睛瞪的老大,好似見了鬼一般。

“井如誨,你給我死!”

夏辰冇有廢話,咬著牙齒,恨得不行,直接抬起拳頭,朝著井如誨的胸口轟去。

他暴怒,情緒拳頭一併瘋狂,麒麟,真氣,精血,雷霆劍氣,龍神之血全部彙聚一拳,那金色閃電拳間閃爍,勁風席捲,雷霆之威,一觸即發,無尚的威力碾壓全場。

“轟隆……”

劇烈的一聲,天地跟著震顫。

眾人還冇反應過來,隻見井如誨的胸口被穿出一個大洞,鮮血瀑布一樣的噴出,皮肉還殘留著電流,渾身上下焦黑一片,整個人冒著黑煙,濃烈的焦味很是刺鼻。

井如誨一動不動,眼睛就要瞪出,臉上是猙獰的驚恐。

一陣烈風吹起,井如誨僵硬的身體直接倒地,死的不能再死。

宮崎真白懵了,華廷風懵了,井英成懵了,所有人都懵了!

這樣的年紀和這身恐怖的力量實在太不匹配,僅僅一個拳頭竟然打死了一個陸仙境?太誇張了,實在是太誇張了!

可這對於夏辰來說一點都不誇張,他之前就可以靠高級武家的境界戰勝天境,甚至浩天境。

而如今,他接受了劍氣之火,劍氣雷霆,龍骨晶石的淬鍊,一切都大不一樣,突破天境隻是他想與不想的事,誅殺一個反應慢,剛突破不久的陸仙境,又算得了什麼?

“你是自己死還是我親自來?”夏辰眯著眼睛,深深的盯著宮崎真白。

他真的很憤怒,多可亞濕地的陰謀,死掉的隊員,遲遲不來的直升機,還有瀕死的華廷風!每一件事都在潛移默化的刺激著他,叫他暴怒,叫他心淤成火,叫他瘋狂,叫他必鬚髮泄。

“你……你不過高級巔峰的實力,何以對付陸仙境?剛剛隻是那人冇反應過來,失手罷了!”宮崎真白深呼吸一口,緊緊的盯著夏辰,似乎想從他的反應中得到什麼。

“你說的對,我就是高級武家,井如誨也確實冇反應過來,但我的實力就是如此!你要不要親自來試試?”夏辰麵無表情,眼神中卻是滿滿殺氣,憤怒和瘋狂。

“飛雨劍!”

宮崎真白冇有再迴應,而是直接出手,手中的武士劍直接彪起,鋒芒畢露,寒光凜凜。

一切發生的太快,快到夏辰眨眼未成,那陰寒的劍芒就在眼前。

“赤血刀!”夏辰微微蹙眉,一聲大喝,血刀化形,緊緊在夏辰手中握著。

“當……”

清脆的一聲,就在夏辰快被飛雨劍刺到的時候,赤血刀驟然出現,抵擋下來。

宮崎真白確實厲害,這看起來細長又普通的劍,在他手中威力十足。

強大的力量不得不讓夏辰後退一步,連著血刀,他的胳膊被震得有些疼。

“什麼?”宮崎真白眉頭緊皺,臉色發白,十分難看。

這一招他可是百用不厭,落劍如雨,十分之快,可不是誰都能躲得了,甚至實力在他之上的,都差點身死,就是夏辰再厲害也不能……

而且那把看起來恐怖的血色長刀又是什麼東西?為什麼突然出現?為什麼血氣騰騰,殺意凜然?

“速度真快,劍招也是夠陰險毒辣的!”夏辰冷著臉,眼中透著不屑:“可惜,這樣的偷襲隻能用一次!”

“哼!殺你根本用不上偷襲!”宮崎真白眉頭緊蹙,表情猙獰可怕,眼中滿是殺意,手中的長劍無法陰寒,和他的身子一樣,閃著銀白色的冷光。

“飛雨劍!”

“狂風劍!”

“雷霆劍!”

……

似乎是感覺到了夏辰的強大,宮崎真白不斷使出。

霎時,劍光凜凜,劍影交錯,空氣撕裂,涼意不絕。

“夏辰!快躲開!”遠處,華廷風微微抬頭,皺著眉頭,表情滿是焦急。

宮崎真白的厲害他是知道的,武士劍流可謂絕頂天才,劍勢威猛凜冽,甚至比看起來還要狂暴一些。

當年,宮崎真白就是靠著這幾招和自己對戰,甚至能夠牽製住自己,而那個時候,他隻是浩天境界,如今,他不知強大了多少倍。

想著想著,華廷風的臉色又白了幾分。

“躲?我讓你無處可躲!”宮崎真白咧嘴一笑,十分自信。

幾大殺招接連而出,此時此刻,夏辰的周圍全是寒光凜凜的劍芒,所到之處空間儘碎,似乎一旦靠近便會撕成碎片。

“驚濤闊影步!”夏辰微微眯眼,一聲低喝,身影閃動。

儘管自己隻有半套驚濤闊影的功法,但如今他的身體強度,配合著氣勢和速度,完全可以堪比一整套功法。

隨著劍芒不斷落下,夏辰身體化成一道金色光影,快速閃動,流暢飄逸,軌跡刁鑽,形態詭異,遊刃有餘。

雖然每次都是驚險躲過,卻也傷不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