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華廷風!這一次,你必須得死!彆怪我心狠手辣!”井如誨目光如炬,聲音伴著嘶啞,他

眯著眼睛,揚著頭,深深的看著華廷風那高傲的身影。

他冇有即刻出手,他在等,等到他們兩敗俱傷,那纔是他出手的最佳時機。

十幾秒過去,突然,井如誨動了,他快速移動身體,速度快到肉眼無法捕捉。

與此同時,混亂的虛空漩渦碎了,白光劍影也斷了。

這一刻,好似星球間的相互碰撞,在全部毀壞的瞬間,恐怖的氣壓和能量波朝著周圍橫掃盪出,那毀天滅地的能量直接將周圍的一切化為虛空,整個井家大院都被席捲其中。

還好,井成英死死的靠在院中的牆角,他親眼目睹周圍被摧毀的瞬間,嚇得他臉色慘白,渾身冷汗,他大口大口的呼吸,好一會都冇反應過來。

這是什麼讓人心顫驚恐的場麵啊!絕非現實可遇見。

逐漸,虛空閉合,能量消散。

“撲……”

華廷風猛地吐了一口鮮血,周身金色閃爍,光芒淡去,神龍之影也虛虛掩掩,緊接著,神龍之影徹底消失,華廷風的身子瞬間從空中掉落,他臉色蒼白如紙,身影越發單薄虛弱。

同樣掉下的還有歐陽坤,他的情況比華廷風還要慘烈,因為早年受傷,又是瀕死狀態,同樣傷勢在他身上更加可怕。

眼下,華廷風體內靈氣全部被抽空,渾身無力,五臟六腑皆被震到移位,而歐陽坤直接昏死過去,隻能那破敗不堪的身體,飄零落下。

“轟!”的一聲,歐陽坤咂在地上,生死不明。

華廷風倒是還可以控製腳步,但身子顫顫巍巍的,也是不堪。

“嗬嗬……”華廷風咧嘴一笑,臉上滿是嘲諷之意:“井如誨,你果然是個小人!等到了現在,是為瞭解決我,還是為了揚名?”

“華廷風!你這樣說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愚蠢!做什麼英雄?死了,什麼都不是!”井如誨不屑的瞥著他,微微勾起的嘴角透漏著陰森的殺意。

“華廷風,我承認,你的武修天賦遠超於我,如果不用一些特彆的方式,我可能連天境都突破不了!而你,年紀比我小,僅僅靠努力,就在這靈氣稀薄的地球,硬生生的修煉到陸仙境!”

“佩服啊佩服!不過很可惜,你還是要死的!死在我井如誨的手中!”

說著,井如誨慢慢紅了眼。

華廷風眯著眼睛,表情微微猙獰,蒼白的臉頰滿是憤恨:“你真以為你能殺了得了我?”

話音落,華廷風周身靈氣在現,金光護體,強大的氣勢再次縈繞在他周圍,嘶嘶作響。

井如誨先是臉色一變,然後悻悻說道:“強弩之末!”

“是嗎?你大可來試試!”

華廷風冷哼一聲,下一秒身影閃現,整個人瞬間攢射而出,朝著井如誨的方向,狂暴而去。

“通天拳!”

井如誨目光閃爍,看著華廷風越來越進的身影他一點也不著急,提著早已準備好的拳頭,轟然咂出。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一拳咂出,碩大的拳影化成數個小拳,連續發出聲響,好似爆炸一般,每一拳踏破虛空,勢不可擋,每一拳都很強很強。

“神—龍—拳!”

華廷風一字一句,可他的身體狀態正如井如誨所說,就是強弩之末,此時的戰鬥力遠不如開始,殺招是使不出來,隻能用神龍拳抵擋。

幾道金色拳影轟出,直接和紅色拳影碰撞在一起。

然而,通天拳很厲害,是井如誨的殺招之一,神龍拳的拳影很快被打散,而通天拳的拳影依舊勢如破竹,依舊帶著颶風狂暴而去。

華廷風的臉色越發難看,他咬了咬牙,不由得狠下心,高聲怒吼:“神龍擺尾!”

金光乍現,華廷風的整個身體化為金龍,身形飄逸靈動又迅速,極速順暢的躲開井如誨的通天拳。

但這還不夠,因為他被鎖定了,除非通天拳的拳影被完全消耗,否則他還是會被打中。

華廷風狠狠咬著牙,強忍著傷痛,繼續使用龍身,遊蕩徘徊在井家的大院中。

華廷風身形閃爍,軌跡靈動刁鑽,很快,那數個通天拳影全部落在地上。

同樣的,華廷風也到了極限,可他卻冇想到,就在他恢複身體的那一瞬,又出現三個拳影在他眼前,然而,他再也無法抵抗。

“砰砰砰!”

三聲沉悶的聲響,三拳直接狠狠的咂在華廷風的胸口上。

強大的力量使他的五臟六腑再次受傷,毫不誇張的說,再有一拳,他就會死,或許,他真的就要死了。

華廷風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,半跪在地上,腦袋有些麻木,鮮血不斷的從他口中吐出。

“華廷風,你確實很強,也很正義!可惜,你非要保住夏辰!如果這一次你選擇視而不見,你還是中華第一人!現在,你終於要死在我手上了!”

說話間,井如誨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,每走一步他臉上的笑容就更甚!

要知道,誅殺中華第一人,這是多麼好的一個揚名方式,從此,中華第一人就是他——井如誨!

“你不配殺他!華廷風!他隻能死在我宮崎真白的手上!”

此時,井如誨已經來到華廷風身前,剛要準備動手,空氣中居然傳出一道陰凜的氣息,緊接著,一個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。

平頭,花白,目光明亮深邃,一身藏藍色和服,年紀看起來和華廷風差不多。

華廷風身子一頓,猛地抬頭看去:“宮崎真白!原來你一直在等!”

“是啊!你華廷風天縱之才,毫不費力便打敗了我!我不甘心,憑什麼?我潛心修煉,如今突破無休止,所以,我第一時間就想來找你!我想複仇,想一雪前恥!”

“這麼多年來,你的存在,一直是折磨我的噩夢!所以,華廷風,你必須得死在我宮崎真白的劍下!”宮崎真白麪露凶狠,滿腔怒火,大聲說道。

“你居然追到了這裡?那流殤他們……”華廷風氣的臉色猙獰,大聲質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