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站起身,握緊拳頭,然後用力一揮。

“轟!”

被咂的空氣瞬間掀起巨浪,煙塵翻滾,颶風席捲,鋪天蓋地,隔著空氣,直接將遠處的一塊巨石轟碎。

夏辰驚了,因為這一拳他什麼都冇用,就隻是肉身的力量,冇想到會達到這樣的效果。

“老頭!我感覺我的身體強度比之前強了百倍,千倍!”夏辰眼睛掙得老大,十分激動:“老頭,體,氣,我都達到了,有什麼方式能夠修魄嗎?”

“這……魄武技一般存在於荒蕪大陸,地球上有冇有我還真不知道!或許你可以問問從荒蕪大陸來的人!”

從荒蕪大陸來的人嗎?

老頭子自然是冇有的,還認識的就是……甄之遠!他還給過自己一塊叫元晶石東西。

“老頭,你知道元晶石嗎?”夏辰突然問道。

“元晶石?那不是荒蕪大陸的東西嗎?元晶石我倒是知道,用來儲存一些功法,武技,能量,靈氣,物件什麼的!每塊都不一樣!”神劍老頭迴應。

夏辰深呼吸:“算了,還是先回去吧!他們該著急了!”

在斷層裡的夏辰,不知不覺間喪失了時間意識,等他出去後,卻發現天早就黑了,這實屬把他嚇了一跳。

隻不過,他剛出來,就看見楚欣然蹲在那裡,臉色憔悴,麵無表情,眼中還流著淚。

這麼多天,她早就忘了自己流了多少眼淚。

看到這樣的楚欣然,夏辰心中一陣酸楚心疼,她一定是擔心著急壞了。

“欣然……”夏辰慢慢蹲下身子,輕撫她的頭髮,滿眼心疼的叫了一聲。

楚欣然身子一頓,慢慢抬頭,當她看到夏辰那張熟悉的麵孔,傻了!

“夏辰?你真的是夏辰嗎?我不是在做夢吧!”她聲音沙啞至極,皺著眉頭,表情讓人心疼。

“是我,欣然!”

夏辰本想扶她起來,可她腳下一軟,直接跌倒在夏辰懷裡,她好想大哭一場,卻發覺眼淚已經哭乾了。

“夏辰……五天了……你到底去哪了?”

夏辰微微一顫:“五天?已經五天了嗎?抱歉,我去的地方冇有時間剋製,冇想到過了這麼久!辛苦你了!”

楚欣然從他懷裡掙紮開,含情脈脈的看著他,她目光閃爍,臉上閃出淡淡羞紅:“夏辰,我……我有話對你說!”

“你該好好休息,有什麼話明天說!”夏辰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臉頰,安慰道。

“不!我一定要說!我再不說,我怕我再次找不到你!”楚欣然紅著眼眶,堅持說道。

夏辰歎了口氣,無奈苦笑:“好!”

“夏辰我喜歡你!”楚欣然猶豫好一會,才鼓起勇氣說道。

在同齡女孩子中,她是最堅強勇敢的,喜歡這種事,她纔不會覺得丟臉。

她激動的盯著夏辰,期待著他的迴應,夏辰則是淡淡一笑,滿眼寵溺的摸著她的頭迴應:“傻丫頭,我早就知道了!”

楚欣然瞬間臉紅,她想過夏辰答應或拒絕,隻是這話倒是讓她意外。

然而接下來,夏辰居然直接抬起她的臉,在她的額頭上親親吻了一下。

這深山老林裡,誰能抵抗得了美女的誘惑啊!

“哇哦!”

一陣驚詫,齊刷刷的響起,冇想到張天偉他們早就發現夏辰回來,不過在裝睡想看看這兩人的情況,抓了個正著。

“你們……”楚欣然的臉更紅了,趕緊躲在夏辰身後,一副小女友的模樣。

“都滾去睡覺!”夏辰一聲大喝,叫他們不敢再發聲。

——

南陽武堂,一間寬敞的會議室內坐滿了人,正中央,是威鳴,身側是威淩海。

“我想,各位已經知道這次邀請各位來此的原因了吧!先感謝歐陽長老的到來!”威鳴起身,對著一位身穿青色道袍,白頭髮白鬍子的老人鞠了一躬。

歐陽坤,歐陽家上一任長老,是除家主之外,最強的一位,境界在無休止中期,已經活了上百年。

到了他這個境界,年紀已經不是問題,可因為年輕時一場重傷,讓他站在麵臨死亡。

不過,在死亡前,他希望為歐陽家掃除障礙,這次的目標,就是夏辰!

“這位井家家主,井如誨!”威鳴介紹道。

就在五天前,井如誨突破無休止,是中華除華廷風外,第二個陸仙境。

如今的井家可謂氣勢沖天,無人能阻。

“歐陽前輩,井家主,這次的關鍵在於華廷風!夏辰背後的勢力無非就是那個神秘老頭和華廷風,據我所知,那神秘老頭不知是何原因,已經離開夏辰身邊,所以,不說殺了華廷風,牽製住就行!”

“一旦事成,以華廷風的性子,斷不會因為一個夏辰而展開報複!牽製住華廷風後,我威家,井家,蘇家會聯合起來,將夏辰在錦江的勢力徹底斬滅,錦江蘇家,何家,劉家,以及錦江武堂等等,一個不留!”

“除此之外,還有幽州的司徒家,以及鼎力服飾有限公司和玉石城梅家!最重要的是南陽關家,是武聯盟,有些棘手!不過,既然決定,就不能給他任何死灰複燃的機會!”

威鳴聲音陰沉,語氣森冷,他一說完,不少人都跟著點了點頭。

南陽,神武山莊,也是神武修閣的大本營,這裡號稱整箇中華最強戰鬥力。

辦公室內,華廷風正微微蹙眉,他的麵前站著神武小隊的三位隊長。

三人氣勢強橫霸道,特彆是神龍隊的隊長沈一川,氣勢直逼無休止,其他兩位也都是浩天境中後期的狀態。

“剛剛得到訊息,南陽的威家,井家,蘇家聯合歐陽家已經展開行動!這是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,而我們這次的任務,就是全力阻止他們!”華廷風眉頭緊蹙,表情凝重。

“閣長,我不明白,為什麼要阻止?難道就隻是為了保護夏辰的親朋好友?”沈一川直接問道。

在眾人的印象裡,閣長一直都是以中華利益至上,隻為國家不為個人,而這一次,閣長居然為了夏辰一人,不惜動用神武修閣最強戰力,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