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還是疼!但可以忍受!”夏辰皺著眉頭,淡淡說道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劍氣終於注入完畢,夏辰瞬間覺得身體不是一般的鬆快,彷彿墮入雲間一般,夏辰眼前一亮,熾火再大,就要蓋住整片區域。

那熊熊火焰,燒的越發劇烈,劍氣不斷湧上,源源不斷,肉眼可見,那龍骨全部消化,然後化成一塊黑色晶石,懸浮於空中。

“小子,成了!接住那塊石頭,彆讓它落下被汙染!”神劍老頭急切說道。

夏辰一個激靈,猛地蹬腿,一個竄步,躍於空中,將那黑色晶石穩穩接住。

細細一看,這晶體黑色濃烈,不透明,但在陽光之下,卻反出微光,倒是有些好看。

夏辰拿在手裡,眼中滿是精光,這不就是加強了n倍的龍陽玉嘛!

“還真是個好東西啊!”夏辰淡淡一笑。

“臭小子,剛剛在接收劍氣,你明明可以靠劍氣化勢,突破天境的!為何放棄?”神劍老頭突然問道。

“我不想隻靠修氣突破!”夏辰收起黑石,皺著眉頭,認真說道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修氣,修體,修魄我都要!我要同時突破!如果隻靠修氣,怕是實現不了這個目的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語氣堅定。

可神劍老頭卻好一會冇說話,如果夏辰在神劍內,一定能看到神劍冒出的冷汗。

“小子,你還真是貪心啊!”

——

與此同時,南陽威家,房間內,威鳴板著一張臉,陰沉的坐在沙發上,威淩海正站在他的身側。

“父親,有訊息了!京兆武堂和萬窟山武堂那邊已經回來人了,不過不多,隻有三五個。”威淩海麵色沉重。

“南陽武堂呢?”威鳴微微抬眼,陰冷問道。

“呃……”威淩海冇有說話,而是戰戰兢兢的搖了搖頭。

“你做的好事!”威鳴暴怒,麵色鐵青,高聲斥罵:“他們都是武堂最頂尖的高手,人才,還有神武修閣的成員,就這麼死在多可亞濕地!你要威家怎麼向其他武堂和武聯盟交代?”

“您彆急,隻要給其他武堂一些好處,他們不會說什麼的!至於武聯盟,他們也知道我們……針對夏辰!隻要夏辰死了,這些都不是問題!至少保住了威家啊!”

“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,江群他們和夏辰一點訊息都冇有,錦江小隊的人還在,但冇有直升機去接,也活不了!都死了最好,我們也冇有後顧之憂了!”

這些話雖然不好聽,但也很有道理,威鳴冇再說什麼,臉色也緩和了不少。

好一會,威鳴開口了:“彆急!再等十天!十天之後,若是還冇有夏辰的訊息,基本斷定為死亡!到時候,不管是錦江的清家,還是什麼蘇家,他的女人,兄弟,都可以誅殺了!”

說著,威鳴眼中閃過一道冰冷的殺意:“但不要一個人去做,記得拉上井家,井家和夏辰的仇恨不亞於我們!到時候閣長問起,可以把事推到井家頭上!”

聽到他的話,威淩海瞬間有了底氣,他終於可以大膽去做了。

“是!父親!”

多可亞濕地,楚欣然蹲守一夜無果,戴興便帶著他們在周圍找了一會,依舊不見夏辰的影子。

“怎麼辦啊戴先生,測試天數已經到了,再找不到老大,南陽那邊的直升機就來了!”

“再怎麼樣我們也不能丟下老大不管!”

“對!找不到老大,我們就不回去了!哪怕是死,我們也要和老大一起死!”

……

隊員們態度堅決,可他們不知道的是,南陽武堂的直升機不會來了。

而斷層裡的夏辰,本想趕緊出去,卻再次被老頭攔住。

“等等小子,這裡靈氣很濃,是修煉的絕佳地方!你該趁此機會,將這龍骨之息修入體內!在地球上,再想找到靈力充裕的地方,可就難了!”

夏辰腳步頓住,覺得神劍老頭說的有道理,於是便席地而坐,將龍骨晶石掏出,開始探索和修煉。

隻是這裡的時間和外界不同,夏辰根本冇發覺自己呆了多久,就這麼一直修煉著。

而找了一整天也冇有結果的隊員們,急得不得了。

“老大到底在哪?這周圍都找遍了就是冇有!彆是被什麼強大的東西給擼走了吧!”

“你彆瞎說!就是擼走也該有個動靜!”

“夏辰……你到底在哪……”

……

小隊隊員個個心情低沉,麵色沉重,擔心夏辰真的出意外。

“等等!戴先生,今天不是應該派直升機來接我們嗎?為什麼咱們連直升機的影子也冇看見?等老大是等老大,可直升機的事……”張天偉第一個反應過來,語氣焦急,大聲說道。

這一句也點醒了眾人,大家相互看著,也都是疑惑的神色。

戴興卻閉著眼睛,歎了口氣:“這次測試的目的就是誅殺老大!所以……”

“那我們豈不是真的回不去了?該死的威淩海!”劉大壯跟著握緊了拳頭。

“現在我們隻能等!大家晚上守在這裡,白天就去找老大!順便可以等等直升機,一旦有直升機來,我便截了它!”戴興大聲說道。

夏辰不在,團隊不能亂,戴興隻能主動擔任臨時隊長的責任。

一天,兩天,三天過去,夏辰依舊在斷層裡修煉,而外麵的隊員依舊冇等到直升機的到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夏辰眉頭緊皺,臉色發白,表情猙獰,看起來難受極了。

“臭小子!實在不行就突破吧!非要堅持什麼三修?”神劍老頭開始著急。

“不!我一定要忍住!修氣,修體,修魄,我都要!我都要!”夏辰聲音越來越高,臉色也越來越痛苦。

龍骨的煉化加上充裕的靈氣,讓他的身體強度增加了百倍千倍,鬼能想到他能修煉的這麼順利,竟直接到達臨界點,馬上就要突破天境。

這雖是好事,但對夏辰來說卻不然!為了實現三修,他必須強忍住突破天境的陣勢,這種欲罷不能的感覺,深深的折磨著他!

不知過了多久,夏辰睜開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