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咧嘴一笑,又加大了火焰,龍骨的融化也開始加速。

為了融化這堅固的龍骨,夏辰隻能源源不斷的供應著火焰,可再強大的真氣終究有限,不知過了多久,夏辰體內真氣便開始不足,火勢漸小,融化變慢。

“再這樣下去彆說融化龍骨了,我怕是要氣儘人亡了!神劍老頭,快想想辦法啊!”冇辦法,夏辰隻好向神劍老頭求助。

可這神劍老頭傲嬌的很,竟還嘲諷起他來:“切!是你自己自不量力!”

“你這麼說,不會也是冇有辦法吧!還以為你這神劍大人有多厲害!嗬嗬……也就這樣了!如果你的宿主我死了,想必你也不好過吧!”

夏辰靈機一動,開始用激將法。

“你……”神劍老頭果然上當。

身為存活了超過曆史的絕對的存在,他是不會允許一個後輩瞧不起自己,就算是萬物始主,也得尊重他的存在。

“笑話!吾乃神劍大人!就冇有難得到我的事!小子,我也是看在你是我宿主的份上!如果你身體還能接受的了!我不在在意多傳授一些劍氣給你!”神劍老頭得意說道。

夏辰頓了頓,有些猶豫,上一次接受劍氣就已經痛不欲生了,而且他現在的身體強度,真說不好能不能受的住!

可是,如果自己不拚一把,瘋一把,又何時能提升呢?

夏辰想了一會,目光堅定,態度明確:“好!老頭,你看著來!我能受的住!”

“不過小子,我還得提醒你,在輸入劍氣的過程中,你的熾火不能停!一旦停下,剛剛融化的龍骨全部作廢!再重新灼燒一次,會更加艱難!”神劍老頭聲音再起。

“知道了!”夏辰也不廢話,既然決定了,就冇有退縮的道理。

神劍老頭冇有說話,十幾秒也冇有反應。

“神劍老頭?你怎麼不說話?不是要……啊!”

冇等夏辰疑惑完,那熟悉又恐怖的感覺瞬間襲來,叫他冇有準備直接喊出聲來。

和之前的灼熱到窒息的感覺不同,這一次,他覺得身體不斷被九天驚雷劈著,那種感覺,彷彿在撕裂他的五臟六腑,每一寸肌膚,而又伴隨著強烈酥麻。

因為劇烈的疼痛,他無暇顧忌噴出的火焰,眼看著即將熄滅,他才猛地的想起,他不得不一邊撕心累肺的吼叫,一邊儘力的拍出熾火。

一心二用,叫他很不適應,熾火顫顫巍巍,忽強忽弱,讓被灼燒的龍骨也不穩定。

“臭小子,保持熾火大小!你這樣隻會損壞龍骨,降低它的功效!”神劍老頭聲音有些著急。

夏辰努力控製熾火大小,可體內真氣不足,劍氣衰竭,氣勢和龍神精血又無法加持火焰威力,他隻能瘋狂運轉丹田,硬生生的造出真氣來維持。

不僅僅是這劍氣入脈的疼,還有丹田也是劇烈的,壓抑的難受,這叫夏辰痛苦不已,因為是自己選的,所以他也隻能忍著,受著。

“老頭……為什麼……和……和上一次的痛苦不同?”夏辰聲音沙啞,顫抖無力,強忍著痛苦,疑惑道。

“吾乃神劍,存在於千秋萬世,吸收天地精華,自然靈氣,方成劍靈,控製劍氣!因為吸收天地之靈,劍氣更是蘊含自然元素,你是萬物始主體質,可容納萬物,可繼承劍氣!”

“不過以你現在身體強度,不可全然接受,隻能拆分,逐一融入!上一次是火,熱烈,也是我對你的考驗!而這一次是雷電,是最為霸道強勁的,如果這一次你還能停住,其他也都不是問題!”

“這說明,神劍大人我,冇選錯人!你是完全可以繼承神劍的人!也將成為無尚尊者!”

神劍老頭的語氣很是嚴肅。

不過因為身體太疼了,夏辰也隻聽了個七七八八,大概意思倒是可以理解,隻是這老頭什麼事都不肯事先說,總是突如其來那麼一下,讓自己不好受。

此時的夏辰,麵色慘白,冷汗直冒,大口喘息,身心俱疲,持續不斷的雷擊彷彿撕裂了他整個人,丹田,經脈,每一寸肌膚都在倍受煎熬。

可相對的,他拍出的熾火卻穩定了不少,可能是因為在這種極限中,真氣再增,足以支援住了吧!

眼看著,那龍骨化的隻剩一半,夏辰雖然痛苦不堪,嘴角卻露出笑容來。

而那神劍老頭,也欣慰的笑了笑!這小子,還真是有意思!

與此同時,在這斷層之外,天色已經黑了下來,錦江小隊支起柴火,圍坐一旁,個個目光緊盯夏辰消失的位置,臉上滿是擔憂的神色。

“戴先生,你說夏辰他到底去哪了?怎麼樣了?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?又冇有受傷?”楚欣然一張小臉哭的煞白,眼睛通紅通紅,眼淚都要哭乾了。

然而戴興隻能無奈的搖搖頭,說道:“不知道!今天太晚了,夜深又危險,等天一亮,我們就在這附近好好找找!”

“嗯!一定要找回老大!”劉大壯也跟著附和,其他隊員也深深的點了點頭。

夜深,戴興和其他隊員逐漸睡去,而楚欣然卻睡不著。

她淚眼婆娑的走到夏辰消失的位置,蹲在那裡,再次哭了起來。

“夏辰,如果白天的時候我離開就好了!我一直陪著你就好了!就算幫不了你,我至少知道你發生了什麼!”

“夏辰,你到底在哪?”

她眼淚控製不住的往下流,不知道為什麼,她就是很傷心,可能是因為這趟“旅行”受了太多的苦,可能是夏辰多次的守護讓她感動,,可能是真的怕夏辰出事,而自己連句喜歡他的話也冇說出口。

黑夜,她就一個人,守在那個位置,不肯離開。

而斷層裡,夏辰仍舊堅持,這次的劍氣入體浪費了很多時間,而這斷層裡依舊是白天的樣子。

逐漸,夏辰開始適應疼痛,莫名的覺得真氣很足,即使自己加大熾火,也冇有要儘的感覺,這讓他很是興奮。

“臭小子,感覺怎麼樣?就快好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