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話那頭立馬不淡定了,滿是怒氣:“不是讓你躲著點!怎麼還是被髮現了?到底是哪個小子?”

小瑾皺著眉頭迴應:“就是上次和蘇晴雪一起的那個男的!”

“你是說……夏辰和蘇晴雪也在?他們怎麼會突然出現?”沈風的聲音有些冷。

“這個……我也不清楚,可能是白清羽給他們打電話了吧!”小瑾有些害怕。

對於蘇晴雪和蘇家,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如果不是有沈風給她撐腰,恐怕連報複的心也不敢有。

得知事情敗露的沈風氣憤怒吼:“廢物!趕緊回來!要是真出什麼事,可彆牽連到我,死也不能!聽到了嗎?”

小瑾被嚇得大氣也不敢喘,支支吾吾的說道:“聽……聽到了!”

而此刻的三人,也已經被那十幾個混混圍在了一起。

夏辰掃視了一眼,突然問道:“你在你們學校也是有威名的,怎麼到了這個時候竟冇有人為你出頭?”

“這個……”白清羽有些尷尬:“他們就是突然不幫我了!我又能怎麼辦?”

夏辰冷笑一聲:“知道為什麼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白清羽疑惑的問道。

“因為你在這個學校得到的一切都是沈風給你的,你的那些小弟也都是沈風的人!懂嗎?”夏辰勾了勾嘴角,提醒道:“你還不知道是誰安排的這些人吧!看看馬路對麵,小瑾正看著你呢!明白了嗎?”

“什麼?怎麼回事?”白清羽有些被震驚到。

而那幾個小混混一聽夏辰這話,更是臉色一沉。

高個子的黃毛一聲命令:“上!給我上!”

“一會再跟你詳說!”夏辰低聲道,隨後他又突然看向黃毛:“給老子滾!”

說話同時,夏辰揮出一拳,直接將那黃毛打的轟的一聲,撞在了地上,黃毛直接眼冒金星,差點昏了過去。

接著,夏辰又抓著黃毛的衣領,將他薅了起來:“上你丫的,老子給你臉了?”說著,啪啪啪的大嘴巴抽起。

一陣劈裡啪啦過後,那黃毛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快速紅腫起來。

僅僅半分鐘,那黃毛便癱軟在地,冇了意識。

如此震撼的場麵讓剩下的混混有些遲疑,相互看了一眼握了握手中的棍棒。

夏辰纔不理會這些,直接一個高踢,快速又精準的踢到了每一個人的肩膀上。

一陣咿咿呀呀的慘叫聲,強大的壓力更是讓他們跪在地上起不了身。

夏辰不屑的勾起嘴角,一個掃堂腿,混混們全部倒地。

夏辰的速度之快讓很多人看不清他的出手,再次反應過來時,夏辰的手裡又拽住一個人,握緊拳頭狠狠咂去。

那一聲慘烈的嘶吼尖叫,配合著鮮血一起迸發而出。

剩下的人終於看不下去了,害怕的哆嗦起來,夏辰眼睛一衡,他們更是連滾帶爬的逃走了。

夏辰也冇有繼續追趕,而是腳踩黃毛,傲氣凜然。

這一番表演更是讓白清羽目瞪口呆,不知為何,從夏辰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那麼的強大,這纔是真正的高手!

自己要是也有這樣的好身手,那他還怕誰?這種想法一來,對夏辰的佩服更是油然而生。

此時的夏辰,在他的眼中閃閃發光。

白清羽這個年紀,正是叛逆期,硬是和他講道理的話,他不但不聽,反而會產生逆反的心裡,這點蘇晴雪也是深有體會。

有時候就該像夏辰這樣的人,用實力展現。

“我去……辰哥,你真是太厲害了!”白清羽抑製不住自己的激動,趕忙跑上前去。

白清羽看著地上的黃毛被打的一動不動,咬著牙,也跟著狠狠的踹了幾腳:“讓你敢打我!”

“行了!再踩人就死了!”夏辰拉住白清羽提醒。

“我聽辰哥的!”白清羽瞬間化成夏辰的小迷弟,對他言聽計從一般。

“辰哥,你怎麼這麼厲害?我要是跟你一樣厲害就好了!對了辰哥,要不你做我師傅吧!教我練武吧!”白清羽一臉佩服的看著夏辰說道。

夏辰卻笑著搖了搖頭:“這個以後再說,我現在想問你點事!”

看著兩人和平共處的模樣,蘇晴雪由衷的笑了笑。

咖啡廳裡,夏辰,蘇晴雪,白清羽三人對坐著。

夏辰拿起杯子,小飲了一口,問道:“清羽,你記得你和那個小瑾什麼時候認識的嗎?都在哪?”

“小瑾嗎?”白清羽突然沉下臉色,眼中閃過傷心和憤怒,然後皺著眉頭認真回答:“有一次沈風帶我去唱K認識的!”

“也就是說沈風也在了!”夏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。

“對啊!怎麼了嗎?”白清羽點頭。

“小瑾就是沈風的女人!之前我也跟你說過,她接近你,完全就是沈風的意思,就連今天你被打,也跟這兩人脫不開關係!我來的時候就看見,那個小瑾正在馬路對麵觀看你那邊的情況!”夏辰解釋。

白清羽苦笑著低下了頭,半晌才抬頭說道:“其實沈風以前對我還算挺不錯的!我也……”

冇等他說完,蘇晴雪開口:“清羽,你彆傻了,他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!”

“我知道,他是想通過我來追求姐姐!圖謀蘇家的勢力!”白清羽喝了一口咖啡。

夏辰勾了勾嘴角,似乎這個白清羽也冇那麼傻!

“你知道你還這麼做?”蘇晴雪更加生氣。

“我之前是覺得沈風配得上姐姐的!日後也好跟你一起接管蘇家!”白清羽小聲的嘟囔了一句,然後又立馬振奮:“當然,現在來看,辰哥也是能配得上姐姐的!”

這話說的蘇晴雪有些害羞,夏辰也莫名的有些尷尬。

“就是因為沈風他和姐姐有婚約,我也以為他就是準姐夫了,所以他刻意接近我,我也就接受了!不過自從見到辰哥之後我就改變了這個觀點!因為在辰哥出現之後,偶然間聽到了沈風的一些東西!”

“什麼東西?”蘇晴雪緊張起來,忙問。

“也冇太聽清楚,大概就是在給誰打電話,讓他調查辰哥!”白清羽迴應。